李氏山房

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01072

    累積人氣

  • 12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放假心得

一連放了四天。

其實本來沒有這樣放假的,只是剛好遇上期中考,
有個必修科目的老師說為了給我們準備的時間,所以他決定放假,然後連他自己的選修一起放掉。

可是其實我們系上根本就沒有期中考啊,每個禮拜都要考試,
我們根本沒有所謂的「期中考周」這種東西嘛,每個禮拜都在期中考哩。
加上我這個禮拜到星期三就結束考試了,所以根本就是從星期四開始連放四天。

連放四天的感覺其實有點無聊...(呆)
雖然我還是很認真的整理資料準備做報告,但是總是忍不住就開始怠惰,
開著電腦不知道要幹麻的混掉好幾個小時,居然連萌都萌不起來,
米蟲的生活會讓人失去一切動力啊....Q_____Q

要毀掉一個人,不應該給他無窮無盡的考驗,
應該給他優渥的生活,這樣他就會自然腐敗掉了......

放了四天假的感想。
我還是應該振作起來去看PAPER才對的說.....
繼續閱讀

期中考

目前為止發了三科,我是我們寢室(我們寢室都是同學)裡面考的最低的,
是說經常也都是這樣,習慣就好啦。

這次考得還不錯,雖然質性研究比我想像的低分讓我有一點不太高興,
不過大體上來說,都是可以接受的。

質性90,情緒92(討厭,我如果天擇有想起來應該有97的),變態心理學90。
是說,變心我這分數拿得很空虛就是了....
因為太簡單了,拿90分感覺就是很不爽,有那種「啊啊這樣90分喔~」的感覺,害我好空虛.....

下禮拜要發統計耶,我考得很不好,擔心有沒有及格...(我就是那種沒興趣的就都不讀的人...||||)
希望會過吧。

好,接下來要繼續努力生物人類學跟永續發展!!(握拳)

繼續閱讀

所謂人發

規定學校裡面吃素,但是可以到外面吃東西;雖然說要穿制服,但是不到周會是沒有人會把制服掛在身上的。
是的,比起其他大學,我知道慈濟無疑是安靜的,甚至是病態的寂靜的。校園中沒有人穿得花俏,沒有人辦大型活動,
沒有吵鬧的學生,沒有層出不窮的校園問題。

就一個大學來說,慈濟太安靜,安靜得幾乎不合常理。

可是這就是慈濟,是我已經讀了三年的學校,而我,很不巧非常的喜歡。

喜歡他的安靜,因為讀書不會被吵;喜歡他的平靜,因為不會發生罷課行為讓我左右為難不知道該走哪一邊;
喜歡他的小,因為學生人數少老師和學生互動關係良好。

而人發系,說出來沒人知道在幹什麼的系,簡單來說就說他是人類學系+心理學系好了,總之,我認為不錯,
我喜歡人類學,也喜歡心理學;人類學拓展我的視野增加我的觀點,心理學讓我可以更深一點的了解人,我很喜歡這兩個學科,
非常。^^
繼續閱讀

【DM】瞭望

一段不知道該不該開始的生命,一個不知道該不該哭泣的經歷,少年站在最黑暗的角落,瞭望光明的世界。

「我只是想要幸福而已...」少年的哭泣太小聲,傳不到陽光底下。

顛簸,究竟會帶來怎樣的生命歷程?
白衣的存在,只是為了報恩為了突顯黑衣的耀眼?
沒有表情的少年,心底究竟糾結哪些情緒?

《瞭望》是一本這樣的故事,
追尋自己亦或放棄自己,白衣走在自己的道路上,沒有人指點。










繼續閱讀

【公告】〈背叛〉出書DM

相愛的眼神一直都在,彼此的背影未曾離開………
在命運的洪流中,究竟是誰背叛了誰,有沒有人曾經將溫柔的信任往地上踐踏?

命運的輪盤不停運轉,輾碎的不只是愛情。

繼續閱讀

【出書DM】有,或沒有HP本

伸出手想要尋找愛情,
寂寞擴大的時候,溫柔要到哪裡去尋?
戰爭已經逼近,懷抱自己的靈魂,
溫柔的你,要走上哪一條路?

或許能夠終止眼淚的不是傷痛,
但那樣的東西,在這世上,
究竟有,或沒有?

繼續閱讀

【公告DM】《未識》

給大家添了很多麻煩,讓朋友罵破頭的開皇的第一本書《未識》,在差錯連連的狀況下,總算在今天下午送印(被我盧了三個小時面不改色的老闆,謝謝你)。

繼續閱讀

社團展覽用資料──同人文化淺介

一、 什麼是同人?

同人【名】1.志同道合的人。
     2.該人。(新時代日漢辭典‧大新書局‧1992)
「同人」一詞並非中文,而是外來語。然而在台灣,許多媒體甚至是許多人,卻往往無視於「同人」的原意,而將「同人」當作是某種事物簡稱來硬柪。從93年首次出現在台灣大眾媒體(台視熱線追蹤) 上「指同為青少年的人」此種笑話解釋,到現在在網路上見到的「喜歡同一部漫畫的人」、「畫同性戀漫畫的人」等等的噴飯解釋,都是沒有經過追本溯源,被國字牽著鼻子走的狀況。

但從日本近來的文章中看來,「同人」似乎已經脫離了原意,而行成了指稱「從事私人出版創作」的概括名詞,開始被作為用來說明「內容或製作方式不具商業考量」的形容詞。

繼續閱讀

夢的國家設定

一、火焰國家
火焰國家:
女子只要確定懷孕,就會被要求單住居住,在隔離的房間(有人送飯菜和處理生理問題)住到小孩出生為止。

孩子出生以後,臍帶啊胎盤啊什麼的都要燒掉,女子才可以帶著小孩重返社會圈。

因為覺得女子生產是不潔的,所以女子居住過的那個簡易房屋也會被火焚燒掉,祈求帶走噩運喔~。(PS.火焰國家沒有男性成年禮但是有女性成年禮,初經來臨的女孩子在第一次來潮的時候必須和同一個月份一起初經來潮的女孩同住,一樣是住在隔離的簡易房屋裡面,住到第一次初經結束。然後女孩的父母要用火焚燒女孩過去最喜歡的東西作為女孩成人的證明,然後就可以嫁了...XD)

喔,在火焰國家是跟著老爸姓,父權制度。火焰國家的婚姻制度,應該是一夫多妻吧,不然我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說炎隸可以跑到國外那麼久都不被抓回去...一來不是前面幾個,二來小孩太多也不是那麼重要。

多餘設定是說,其實每一個王子身旁都會有一個小侍女,說是服侍,其實不如說是類似童養媳那樣的小妾。在王子長大以後就可以享用(汗)。炎隸當然也有一個,不過因為炎隸自己不喜歡火焰王國,對制度興趣缺缺,而且我的夢中,他根本就是個蒼白削瘦的男生,跟火焰王國普遍粗壯的男生其實不太一樣,而且,他也比較矮。從小就受到歧視的關係讓他討厭這個國家,也討厭他自己的小妾,可是問題在他逃出國的時候其實已經十六,在火焰國家裡,一個男生年過十六沒有讓女人懷孕是非常丟臉的事情。

他的小妾雖然依然是處女,可是因為大家都認為炎隸一定跟她做過了,所以反而轉送不出去,而且也有人責怪小妾為什麼不看好王子,還有人說是小妾太沒有魅力王子才會出走。最後無法忍受輿論的小妾只好自殺。

附帶一提,火焰王國最有尊嚴的自殺是自焚,用香油淋滿全身焚燒而死,一來證明自己的清白,二來祈求神能藉由火焰帶死者上天堂,三來是將自己奉獻給神的證明。不過關於這些,炎隸當然都不知道...


二、飛翔國家:
崇拜水,認為女子初潮是神聖的,初潮來臨的少女們會被裝扮成水妖精,接受眾人讚美一天。(女性的成年禮)懷孕的女子基本上是被呵護寵愛的,這個國家的人們不太在意父親,他們認為生命是母親給予的,所以從母姓,女權制度,即將生產的女子會到水邊的神殿去等待臨盆,接受神的祝福,並且父親要發誓他將永遠敬愛自己的妻子和生下來的孩子。

飛翔國家也有男性的成年禮,少年在初次夢遺之後的那一天,必須自己尋找兩座島嶼,從其中一座游泳到另外一座以證明自己已經成年,是個男人,有足夠的體力保護即將尋找的妻子和未來出生的孩子。

三、風與木之國
是個領土大部分都糾結樹木的國家,真正的土地其實幾乎沒有,有點類似熱帶雨林那樣,他們國家的領土(空?)是樹冠層以上以下,大約就是有長葉子的部分就是他們的國土這樣。

底下的部分是另外一個國家,不過這個國家沒有出現在我的夢裡,正在思考要叫做什麼名字。「土與木之國」?

至於民俗嘛,我目前也只知道他們的個性很溫和,爽朗,是個性情很好相處的國家,但是非常厭惡火焰,認為水、風、太陽是神聖的,樹木是他們賴以維生的神聖植物,認為是邪惡的東西包括樹蟲、火焰、打雷等等,宗教就是崇拜光與水之神,沒有成年禮,但是有獨特的葬禮,他們的葬禮是把死者做成木乃伊,放到「神木」(其實就是他們的墓園)裡。神木必須是已經自然死亡的樹木,他們認為這樣的樹才有能力將死者淨化,死者可以藉由神木的力量獲得新生,重新轉世為人,或者「成為祖先」。

是個喜歡唱歌的民族,和下面的國家相處良好,經常通婚,也會交換詩歌。婚姻觀念是一夫一妻,認為出軌是不潔的,如果某個人被證明對配偶不忠,會被處以最嚴厲的刑罰──火刑。這個國家的人認為被火焚燒的人靈魂是無法得到淨化的,就像被火燃燒的樹木死絕了一樣是會下地獄的。

四、金屬國家
名字取得很爛我知道,不過反正這個夢裡的名字都不怎樣,所以名字就隨便取取好了...XD

因為想到火焰國家都沒有友好國很可憐,而且木水火土都有了要來個金湊五行,所以乾脆就給火焰國家一個友好國這樣。

金屬國家顧名思義盛產金屬,在他們國家拿來當做貨幣的不是金屬(因為太不值錢了),都是拿糧食當作貨幣(以物易物?)居住的地方其實很難種植作物,土地堅硬(因為都是礦產嘛),商業盛行,其實是一個商業國家,經常跟鄰近的國家做交易,最大交易國是風與木之國和土與木之國,經常彼此交換糧食金屬,跟火焰國家友好是因為火焰國家的火焰可以讓他們發展工藝事業,金屬國家是個金屬工業極度發達的國家,幾乎人民都會打造東西,從日常用品到神殿用品無一不做,材料從玻璃到黃金無一不有,居民信仰多神教,什麼希奇古怪的神都有人信,但是他們很崇尚自己「萬世一系」的王室(對你沒看錯我抄日本的神道信仰...)會把王室成員神格化,認為國王死後會變成星辰(這是埃及),但是國王沒有實質上的權利,政治上有由人民選擇的議會(英國),基本上是個民主國家?(我到底在寫什麼...)

有時候設定這種事情果然要靠作夢....今天夢到金屬國家(炸飛)

不過夢裡我的身分比較像是人類學家去做研究。

金屬國家的氣候很炎熱(因為鄰近火焰國家的關係?)怎麼說,那個溫度大概比屏東再更熱個幾度吧,總之,我是還好,夢裡的幾個人也都是金屬國家的人所以也都還好。

金屬國家的主食多半都用油炸的,不管什麼東西都拿來炸然後吃...我的媽,已經這麼熱了還吃油炸的,夢裡的我因為偶爾吃所以還好,不過還是覺得怎麼有辦法吃下去這樣...||||||||||飲料就正常多了,是冰得涼涼的水。

金屬國家居民的屋子多半都是用不導熱的材料建築的,植物因為很昂貴,所以普遍見到是有錢人住的。我去的那一家有一個男子正在進行成年禮儀式,金屬國家只有男子成年禮,滿20的男生要用腳鍊綁著坐在他們叫做「綁椅」的椅子上一個月,
據說這是要訓練男人堅忍的耐心和毅力?

因為綁椅是很重要的東西所以比較捨得花錢吧,多半都是用草編,高級一點的用藤椅,聽說還有人用竹子?我去的那一家是用藤椅啦。金屬國家的男子髮型跟蒙古人有點像,就是把其他地方的頭髮都剃掉,只留下天靈蓋上那一點頭髮任他留長以後綁辮子。衣服好像也穿得很少,我那時候看到他就圍塊布而已?

不過正常的穿著好像不可以這樣,嗯,應該說就是很像遊牧民族吧。

然後,綁椅要坐一個月,我去的時候看到那個男的坐得很不舒服的樣子,
一直抓他的腳鍊,好像很癢,然後我的報導人跟我說,因為綁這個很癢,天氣又熱,其實很容易滋生細菌。(媽啊.....)在儀式結束以後,會由「新郎」(就是進行成年禮男子親密的男性長輩,多半是叔叔伯伯,有時候也由父親執行)執行開腳鍊的儀式,然後帶到自家的礦坑去治療腳上的疾病,象徵在自家礦坑成年。

不過金屬國家卻是一個男女平權的國家呢,男人負擔粗重的工作,女人負責精細的工作,礦坑的繼承權是看出生順序的,第一個出生的就是繼承礦坑的人,不分男女。

....夢裡就跟我講這樣而已。話說回來我在那邊居然吃到炸薯條跟炸黑輪...
原本還有炸香蕉可以吃的,氣死人,我居然醒了0____0

以上。
....人類學版的設定?XD
繼續閱讀

大綱

簡單來說,這個是夢。可是因為夢實在很有趣,目前打算一邊想設定、一邊準備寫;大綱當然就是夢的過程囉~不過因為自己的坑實在太多了,所以應該都會慢慢來吧~反正我不急XD

很有奇幻風味。

夢裡我是個男的,身分很奇妙的是「炎帝」的兒子。
不過這個炎帝跟中國傳說的炎帝是兩回事,
夢裡的世界是二分的,一方是殘忍暴虐炎帝統治的國家,
另外一邊是崇尚自由的國家(沒有領導人)。
身為炎帝眾多兒子之一的我,名字叫做「炎隸」。

好像是因為不滿自己父王的暴虐所以出走,在自由的國家遇到兩個同伴,
一個叫「昆弟」(女),另外一個形象很模糊,好像是男的,不過我忘記了。
只記得一開始介紹的時候他們都被名字嚇到,我很慌張的說自己不是姓「炎」,
是姓「言」。

跟著兩個同伴到處去冒險,我記得夢中的交通工具長得跟風之谷的飛行工具很像,
那個國家主要都是水,大半時間我們都在水面上的晴空飛行,聊天,
其實說是冒險,比較像是自由業的旅行藝人。
我還記得我們去了一個風與木之國,
那個國家大半領土都是樹,人民生活在樹上,個性很豪邁,對火很排斥,
第一次聽到我的名字的時候也起了厭惡感,但隨即在解釋之下對我友善。
在那個國家聽到對炎帝豪不保留的厭惡和批評,
發現對這個國家來說,火焰是很讓人討厭的東西。

我記得整個夢裡我都很擔心自己的身分被發現,每天都提心吊膽,
因為我是捨棄了自己的國家逃到別的國家的,幾乎是沒有地方可以回去,
更害怕被拒絕,根本不敢想像自己兩個同伴要是知道自己的身分會怎麼想,
害怕從他們眼裡看到恐懼跟害怕。

整個夢我都在害怕,那種恐懼的感覺異常清晰,還有,
完全沒有歸屬感的感覺。
因為炎帝的國家是建築在陸地上的,另外一個國家的交通以飛行為主總是讓我感覺很害怕
提心吊膽,一直害怕著跌落。
不過同伴很好,總是緊抓著我,給我鼓勵和勇氣...^^

記得我一直偷偷喜歡昆弟,他是個超爽朗的女生,長得很少年,身材也少年(汗),
可是對人很好,也會安慰我,雖然偶爾會嘲笑第一次離家的我XD

後來昆弟跟另一個同伴生下一個小孩的時候我有點失落,
不過夢裡的我是用狂歡的方式掩飾自己的失落,
我們三個人乘飛行器在晴空萬里的海面上又叫又笑,尖聲大笑,
而我堅持昆第孩子的名字要讓我取...
最後取名叫做「昆晴」,紀念在晴天出生的孩子。
我記得我飛一飛一直很想跳海,因為真的很失落...XD
不過昆弟飛一飛會來抓我,所以我還是努力維持正常的跟他們一起笑。

然後最後模糊的閃過一個念頭,
用「晴」這個字取名,會不會被他們發現我來自火焰的國家?
因為這個國家很少用到這個字,而炎帝的國家很常用到這個字。

總之呢,夢裡的狀態好像是因為我們遇到了火焰國家來搗亂的人,
為了趕走他們於是使用了只有同樣是火燄國家的人才會用的法術把他們打跑了。
趕走對方以後我根本不敢回頭看,怕看到自己不敢看的。
兩邊都陷入沉默,很久很久。

最後我鼓起勇氣回頭看,卻看到凝結在他們臉上的驚訝表情,
還有,那一點點的厭惡。

張開嘴我想解釋,卻發現自己的喉嚨好像卡著沙,啞啞的,
什麼都說不出來,最後說出來的,只有「我...」和「對不起」。
然後就落荒而逃。

一直飛一直飛,飛到我終於筋疲力竭才停下來,
躲近某一塊土地的角落自己偷偷哭,哭到累了才睡。
隔天起床後本來不想吃東西,可是又因為很渴,就去喝水。
跑去躲起來的附近剛好有顆樹,雖然上面的水果其實不好吃,
可是至少能吃。

就這樣把自己縮著躲起來,躲了多久不清楚耶...
一個多月吧?每天生活都是睡覺、醒來去喝水吃水果、
醒著的時間就是回想過去,可是想一想都會哭出來,通常哭累了就睡了。
(男生耶...^^|||||)

某一天出去以後回來,居然看到昆弟抱著兒子,跟另一個同伴站在我的飛行器旁邊。
看到我回來他們想往我這邊走過來,可是被嚇到的我只想往後逃跑,
還跌進水裡。

後來是昆弟上前拉住我,好像想跟我解釋些什麼,
可是慌張的我什麼都聽不進去,一直想說對不起,可是因為一個月沒說話,
開口的聲音又粗又難聽,越開口我就越慌,越慌就越想跑,
最後是昆弟她老公抓住我。

昆弟還是一樣的先嘲笑我,說我一點都不像火焰國家的人,
然後很生氣的責怪我為什麼要說謊騙他們,問我還有什麼沒說的。
可是我只是一直發抖,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心理真的感覺很害怕,巴不得他們乾脆殺了我好了,為什麼要這樣責怪我?
為什麼要破壞我少數的美好回憶?我只是想安靜的過活,遠離火焰國家,
為什麼要逼我?)
然後昆弟又說我真的很不像男人,問我有沒有什麼目的。

這個至少我回答得出來,反正就是拼命搖頭。
然後昆弟用責怪的語氣對我說因為他們發現我,所以炎帝派了很多人到這個國家,
把這個國家弄得一團糟,說是要找我。

我知道回去就是死,不過炎帝對外說只是要把逃家的王子找回去,
昆弟問我要怎麼辦。
昆弟的表情看起來很困擾,我知道他很不喜歡火焰國家的人來這邊打擾他們。
所以我說我要回去,然後看見昆弟明顯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縱然回去就是送死不過也無所謂了,那時候我這麼想著。
不過腳還是因為害怕而發抖,走不太動。
昆弟的老公把我抓到他的飛行器上一起飛,到了兩國交界,
他們把我交給那些士兵。

被士兵架著我回頭問昆弟,孩子要改叫什麼名字呢?
昆弟沒有回答我。

然後場景就跳到死刑場,火焰國家的死刑是淹死。
我被綁著大石頭丟到水裡,看著往上冒的水泡,我滿心害怕死亡。

然後就死了。

故事就這樣結束了XD
很無聊吧XD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