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07149

    累積人氣

  • 73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盾鐵][AVG2]關於良心的話題

  
山姆‧威爾森,代號獵鷹,最近剛剛加入復仇者不久。

最近才聽說美國隊長和鋼鐵人是一對。

他不知道要跟誰討論這件事才好,你知道,這就是新兵菜鳥的寂寞,除了自己同梯,你很難跟學長們討論點他們早就知道、並且不想繼續知道的事情,而如果你的同梯們對這件事一點都不感興趣──旺達和皮特根本討厭鋼鐵人,至於幻視,雖然山姆不知道那張理論上應該是鋼鐵做成的臉上是怎麼出現微笑的,但他就是帶著高深莫測的微笑,說「我才剛剛出生還沒一歲呢,我什麼都不懂」。

最好你不懂!你那明明就是「唉呀其實我什麼都懂可是我不想告訴你」的臉!

所以山姆只能氣呼呼的自己跟自己討論,並且為了不能把這些東西發到推特上而抓心撓肺──說真的,他們都是公眾人物,雖然早就出櫃,但山姆實在不覺得這些秀恩愛到應該要被燒死的內容應該被公開,那好說也是別人家的私事嘛,更何況媒體一般也對秀恩愛的名人戀情沒有大興趣。

但這不代表他不想。

很多時候他都想把這一對不要臉的情侶的對話發去推特,特別是他們「又」忘記關公共頻道然後就聊起了天的時候。

比方說,你看,他們今天又打贏了一連九頭蛇的軍隊,逮捕好幾個AIM的科學家,繳獲一整個倉庫的九頭蛇制式武器,看美國隊長把那些還在掙扎扭動的俘虜一個一個敲昏丟上運輸車,然後還在倉庫裡清點戰果的山姆,冷不防就聽見了奇怪的對話。
 


「哇,哇,這丟俘虜的動作太粗暴了,隊長,你得想想日內瓦合約裡都是怎麼寫的啊。」──這是東尼史塔克,從風聲聽起來他應該還在半空中。

「我讀書少,沒讀過日內瓦公約。」──這是史蒂夫羅傑斯,很冷靜的聲音。

「我也沒讀過,那是什麼?」克林特插嘴進來。

「自己去估狗,我才不要回答你們這種蠢問題呢。」東尼笑嘻嘻的說:「看我們隊長這麼粗魯的動作真是太令人震撼了,你都不怕折了他們的脖子?」

「哦,戰鬥中總有意外。」史帝夫平淡的說。

「說這話真是太不正義了,就跟你今天的陰謀詭計一樣──哦哦我不是說那招不好,事實上讚透了,但實在是太不正大光明了。隊長,你的良心呢?我們僅存的大美利堅的良心呢?」東尼還在調笑,而且聽起來像是降落了。

「收起來了。」隊長還在把人往車裡丟:「收在衣櫃裡,跟我的內褲放在一起。」

山姆沒有透過公共頻道,而是親眼看到在他前面沒多遠的旺達踉蹌了一下。

「為什麼是跟內褲放在一起?」東尼笑問。

「因為內褲跟良心一樣,都是屬於你看不見卻很重要的東西。」史蒂夫把最後一個俘虜扔進車裡拍了拍手:「好了,關門!」



 
───山姆聽克林特說,很久很久以前,大概五年前,那時候剛剛從冰塊裡被溶解出來的美國隊長羅傑斯,是個容易害羞的男人。當時的史帝夫,就連聽到「雞胸」都會不好意思的臉紅。

多麼四零年代,啊,那個逝去的美好的純真的年代。

而如今,五年過去,他已經百鍊成鋼百毒不侵,並且把內褲跟良心放在一起了。




 
山姆以為這件事情應該就到此為止了。

畢竟內褲跟良心這也不是什麼會常常見到的話題。

所以他和平常一樣,在訓練中心鍛鍊、吃飯、跟史蒂夫聊聊天、跟旺達和皮特聊聊天、看幻視在天空飛來飛去,他會穿上獵鷹套裝,跟幻視一起飛來飛去,跟他討論「已知額頭上有一顆心靈寶石,求該擺什麼姿勢才能造成最大的必殺技效果」這類沒什麼營養但是很好笑的問題。
 



然後他聽到美國隊長在講電話。

不,山姆可以對上帝發誓,他不是故意聽到的,絕對不是,但他跟幻視就剛剛好在那個轉角,正準備轉彎就聽到了史帝夫和東尼的聲音。

你說就算你們很有錢可以搞出3D影像即時通訊的電話,也不要把聲音開得好像真的在面對面對話好嗎?知道你們是一對已經很過分了,被迫收看你們秀恩愛簡直就是在鍛鍊動心忍性的堅毅不拔的精神啊!

求放過………

還沒有女朋友的山姆忍著想衝出去打斷他們的心情,和幻視一起靠在牆邊等史蒂夫講完電話再過去。

「……所以說,你今天穿了良心沒有哇?」這是東尼的聲音。

──有完沒完你們兩個!怎麼這內褲的話題還沒過去嗎!山姆想。

「穿啦。」史帝夫的聲音帶笑,山姆可以想像,他現在的表情一定是很溫柔笑得很燦爛眉角很陽光聲音很甜蜜。

的在討論內褲的話題。

「嘖嘖,所以今天是有良心的美國隊長啦。」東尼說。

「我在房間裡的時候,通常都是特別沒有良心的。」史蒂夫笑笑。

幻視拍拍山姆的肩膀。

「我希望今天晚上看到的史帝夫,不只要沒有良心,最好還什麼都沒有。」東尼又說。

「好的,茲收到您的建議一條,會遵照辦理。」史帝夫的聲音甜得簡直像要滴蜜:「相對的,我希望可以拉開東尼史塔克先生的良心,希照辦。」

「你得到我的同意了,大兵。」東尼的聲音聽起來趾高氣昂。

「好的,晚上見。」史帝夫笑。

「晚上見。」

山姆已經忘記了他本來想跟幻視討論什麼。

他現在只想立刻扭頭就走。

他無法直視這個美國隊長。

他必須先去冷靜一下才能正常對話。

不然他會一直想美國隊長的良心到底都是什麼花色。

噢不求放過,他的腦袋要爆炸了。

幻視蹲在山姆旁邊,同情地拍拍他的背。

被機器人同情的我好可憐。

不管是什麼閃光,情侶閃光都實在太要不得了。

山姆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