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206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金牌特務][梅林中心]魔法師與管家

  
 
騎士和管家,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有共通的意義。

但這句話本身是一個悖論,因為意義這種事情全都是人找的,有沒有共通的意義全都是自己說了算,所以要說有共通的意義也可以,要說沒有也可以。

對於梅林──現任的梅林來說,他個人覺得騎士和管家具有共通性,而他本人,則來自一個古老但不那麼高貴,長久以來服侍於那些傳統貴族管家家族。也許那是他傾向認為這兩個職業有其相似之處的原因。

這也許是因為他們所效忠的對象都是一個具體而又抽象的東西的原因。騎士效忠他的王,管家為他所效忠的主人鞠躬盡瘁;騎士會選擇一個值得效忠的王,並在王倒行逆施的時候阻止他;管家則會選擇效忠的主人,並對其家族奉獻他的勤勉,卻也會在值得效忠的對象失去時,轉身離去。

當然,如果能有其他選項,轉身離去永遠都會是最後一個。

金士曼這個組織,起源於一戰前,完備於二戰後,這個組織以傳說為名,所有人都來自古老而高貴的家族,他們身後都有一股或多股龐大的勢力,或者他們自己就能代表一股或多股龐大的勢力。

但他們都不是家族中第一順位的繼承者,甚至超過一半的人在進入金士曼以後就不存在於族譜上──不管是名義上的死亡或因醜聞而被家族除名等等,各種理由不一而足,可以確定的是這些人在明面上已「不存在這個世界」。

如此說來,金士曼與其說是傳說中亞瑟王的國度卡美洛,不如說是冥界。當你進入這個地方,便只剩下自己的靈魂可以依仗。

不過終歸只是很接近而不是真正的冥界,所以騎士們所代表的家族和所代表的利益,在這個地方,仍然可以通用。

而騎士們總是忙於在外征戰。

當騎士為了他們的王他們的榮譽他們的愛情以及他們的世界和平出征時,一個好的管家就應該把一切都打理好,替他們送上最堅實的盔甲、收集最確實的情報、並且,最重要的是,在騎士們回來時,讓他們有一個可以安座的舒適空間,為他們送上舒適溫暖的飲食。

這是管家最高貴古老、最微不足道、最應盡的小小責任。

究竟「梅林」一職是什麼時候和管家合流,具體已經不可考。也許是因為這個職務的責任和管家很像,也許是因為管家們都是魔法師,也許就只是剛好而已,也許有很多的也許,不過對梅林來說,那都不是重點。

要爬到他這個位置上,單單只是有能力那是不夠的,還得有更多的運氣──他跟其他候選人比起來,所多出來的一點也不過就是托福投了個好胎罷了。

所以他成為這一任的梅林,而其他人不是。

梅林這一個職位的階級流動,比起騎士們那真是低得太多了。也許這就是後勤之所以容易僵化的緣故,因為對比起容易折損的外勤騎士,他們的人才損失率低得多,所以也就僵化得多。

「所以說,梅林呀梅林,」新任的加拉哈德把他那張原本就有點嬰兒肥的臉笑成了一個圓,滿臉討好的搖晃著手中的雨傘:「你就行行好告訴我,金士曼到底是怎麼經營的吧?沒道理死了亞瑟王和好幾個騎士,組織卻連一點地震都沒有啊。」

「你知道一個好的騎士應該有什麼樣的自覺和行為嗎?」梅林連看都懶得看伊格西,他推了推眼鏡,繼續敲著鍵盤:「那就是好好穿上你的盔甲,拿好你的武器,跟著新任的亞瑟王,去維護世界和平。至於有多少人要負責幫你把盔甲做好皮鞋擦亮裝備上膛,那都與你無關。」

「有關嘛有關,我想知道,我就認識了一個柏林那裡的,而且第一天晚上就退出了。我就是想知道,到底誰才是真正的經營者,管這麼一大群人,亞瑟不是頭頭嗎,為什麼他死了卻沒有混亂?」伊格西頓了一頓,然後眨眼:「還是說,真正的老大是你?我覺得有可能耶,光頭的都是大魔王。」

「我對你的想像力真是不敢恭維。」梅林轉過身,面對伊格西認真地翻了個白眼:「為了向你的想像力表達至高無上的哀悼之意,我只好面對著你翻白眼了,加拉哈德。」

「你越說我就越覺得是……」伊格西嘻皮笑臉的:「蘭斯洛特也很好奇,她說她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可是這麼大一個組織耶!非政府的,私人的,地下化的,到底都是誰在管的啊?」

「王有王的職責,騎士有騎士的。」梅林又轉過身去,重新敲起了鍵盤:「正如魔法師有魔法師的,管家有管家的。」

「貴婦忙針線,騎士忙練劍,隨從走過吊橋去,出發遠征別遲疑?」伊格西笑得雙眼彎彎。(《閣樓上的城堡》The Castle in the Attic (1985),伊莉莎白.溫思若Elizabeth Winthrop Mahony著)

「以你平常慣用的梗來說,算得上相當新了。」梅林哼了一聲。

「所以魔法師的職責是什麼?」

「把你變成鉛人偶丟進城堡裡再放到閣樓,然後把我的貓變成噴火龍。」梅林敲下最後一個Enter結束作業。

拿起文件夾轉身的時候,梅林就看到伊格西自顧自笑得像個神經病。

「我小時候很崇拜銀甲騎士。」伊格西笑得眉眼彎彎:「可是長大以後,又覺得他混成這樣實在有點挫。」

「混得挫才是現實人生。」梅林用文件夾敲了伊格西一腦袋:「開會去小子。要遲到了。」

「亞瑟以前在當加拉哈德的時候也總是遲到,我要跟他看齊。」

「快點滾去開會我數到三。一,二……」

「數到三不去會怎樣?」

「下一季你的西裝花色就會變成紅底綠條紋,說到做到,三……」

「我去開會了!在你數到三以前動的身!所以西裝還是維持那個花色!」

「滾你的蛋吧,蛋蛋。」梅林嗤笑一聲。

「梅林好壞───」伊格西的笑聲一路遠去,消失在轉角。
梅林拿著文件夾走到櫃子旁,拉開了櫃門就在裡頭擺弄了起來。

騎士們開著圓桌會議,魔法師管家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呢。

比如,研發新的武器。

 


「啊啊啊啊梅林我跟你沒完!!!」監視螢幕裡傳來伊格西又痛又笑的怒吼,梅林咧開嘴,無聲地笑了起來。

比如說,看起來那麼像惡作劇的,讓你一坐上去就整個黏到地板上的椅子,出奇不意的作用,很適合用來當作混亂場面的機會吧?

當然,也有可能純粹就是惡作劇呀。

梅林推了推眼鏡,帶著笑繼續做他的事。

他是驕傲的管家、金士曼的偉大魔法師。

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