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206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全職][唐王]電話線

 都說帶著小孩的單親爸爸最難追,更別提帶著一群小孩的單親爸爸了。

對啊,說的就是那個姓王的啊,微草戰隊的隊長爹,姓王名傑希的那個王大眼,一大一小兩隻眼兒的那個王大眼。

「喜歡挑戰也不帶到喜歡成這個樣子的吧。」魏琛說:「輪迴那個劍客啊,杜明是不是?他不是喜歡你喜歡得死去活來嗎,把這個拿下多簡單,幹嘛非得去招惹那個帶著一群崽子的王大眼?」

「加油啊少女,我看好妳,用美色把王大眼勾引來咱們隊吧,交給你了!」方銳在旁邊起鬨。

「別逗,來了個魔術師我們可沒有人能接應他,難道叫包子跟他打配合?」葉修鄙視方銳的智商。

「我來!」包子非常振奮的舉起了手。

「難道沒有唐柔反而被勾去微草的可能嗎?」安文逸推了推眼鏡。

「遠距離戀愛不好開頭呀。」蘇沐橙考慮的事情和大家不在同一個位面上。

唐柔就只是微微笑著聽大家說話。
 





 

 

 
電話鈴響的時候,王傑希剛剛帶大家做完手操。

他拿起手機,看見上面的號碼是個不認識的陌生來電,一邊想著大概是什麼公關或是記者吧,一邊讓隊員們都散了,一邊接聽了起來。

「請問是王傑希先生嗎?」一個清脆脆的女聲從電話那端傳來。

「是。請問你是?」王傑希很普通的客套。

「我是唐柔,興欣的唐柔。」唐柔說。

「啊,唐小姐。」王傑希換了個口氣,仍然不脫禮貌:
「請問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我有點問題,想要問一下王隊。」唐柔的聲音帶著笑。

「好的,我能回答的一定竭盡所能。」王傑希的回答滴水不漏。

然後唐柔在電話那端笑了大概有五秒鐘,笑得王傑希滿頭霧水。

「王隊現在會盡一切所能,為微草鞠躬盡瘁,對嗎?」停下了笑,唐柔問。

「是。」到底是打來問什麼的?王傑希莫名其妙。

「您會在微草退役嗎?」唐柔又問。

「有這個打算。」王傑希想了想還是沒忍住:「怎麼?唐小姐打算退役,改當記者了嗎?」

「倒不是。」唐柔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話:「這麼說吧,我希望能夠預約王隊退役後的時間。」

「哎?」王傑希愣了一下,打趣起來:「要是給興欣搶BOSS啊還是陪練什麼的,那都是沒有空的。」

「哪能呢,不是那個的。」唐柔又笑了,這次的聲音卻帶點不好意思:「是這樣的,我呢覺得王隊是個好男人,但是現在我們都在為榮耀盡全力,所以吧,想預約您退役後的時間,希望您能夠當我的男朋友。」

王傑希覺得電話對面的人生生給了自己腦門一個豪龍破軍,具體方向大概是從耳朵進去從天靈蓋出來,帶轉彎的,不愧是戰鬥法師寒煙柔。

震得他話都說不出來了。

「喂?在嗎?」唐柔聽話筒那端沒聲沒息,忍不住喊了幾聲。

「……在。」王傑希這會還沒回過神。

「還是您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了?」唐柔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擔心:「如果是的話您也不用擔心我,直接說就是了。」

「呃我都沒有……」王傑希反射性的說。

「那我能預約嗎?」唐柔的聲音聽起來很高興。

「………………………為什麼啊?」王傑希話問完就後悔了。媽呀這是什麼沒水準的蠢問題?

「不知道哎,就喜歡上了。」唐柔笑笑,聲音聽起來都明亮了幾分:「好不好呢?可以預約嗎?」

「……這我還得考慮………」王傑希這還木著。

「行,那我下禮拜也這個時間打電話過來,一個禮拜可以嗎?還是要久一點?」唐柔很爽快。

「可以。」王傑希用空著的手揉揉臉,覺得自己大腦依然一片空白。

「那就下個禮拜見啦!掰掰!」唐柔說完就掛掉了電話。
王傑希拿著電話,久久沒有移動一步。
 






 

 
走回寢室的路上,王傑希覺得自己的心臟有一點不太好。

怦怦怦怦,怦怦怦怦。

活了二十好幾個年頭,粉絲的告白天天聽,求交往的要求一個禮拜也會有個一兩次,粉絲寄過來的禮物裡什麼都有,王傑希也不是沒有收過告白信和更大膽一點的信件,但他都笑著處理了,也不特別覺得有什麼。

因為他很明白的知道,粉絲們愛的不是王傑希,而是「微草戰隊的隊長王傑希」。告白求交往或者乾脆求婚的信件,其實是在他當上隊長之後開始變多的,為此王傑希也曾很得意過一陣子,認為自己隊長當得很好很沉穩,才會讓粉絲們這麼喜歡,這些求交往跟求婚的信,都是對他隊長形象的正面稱讚。

他一直很努力的當一個好隊長。

葉修曾經問過他,為了當隊長而放棄魔術師的風格,值得嗎?

王傑希現在想不太起來當時是怎麼回答他的了,但其實他沒有放棄過,只是暫時把那個魔術師放在箱子裡,沒有丟掉,只是先收著而已。就像夏天來的時候要把冬衣收進箱子,王傑希覺得自己暫時不表現出魔術師的風格只是因為現在不是使用這個風格的時機,他要先當一個好隊長,然後才是魔術師。

這哪裡有什麼呢?

走回寢室坐在床上的時候王傑希已經冷靜了下來。

想想既然粉絲看到的只是「微草隊長王傑希」,那唐柔看到的也差不多啊。所以對他「是個好男人」的印象,必然都來自於外在表現出來的樣子,而不是真的他自己。

這麼一想的王傑希就釋然了。

「微草戰隊的隊長王傑希」當然是個好男人,既沉穩又冷靜,並且關心愛護隊員,他可是很努力表現出這種形象的,如今一看,成果斐然。

但是唐柔說,她要預約的是「退役以後」。

退役以後的王傑希,做的可就是王傑希他自己了。

王傑希起身走進套房的浴室裡,看著鏡子裡的那個人,皺起眉頭嘆了一口氣。

唐柔是個美人,沒有疑問。

大小眼的男人就算退一萬步也不會有人覺得那是個帥哥的。

承認自己不是帥哥對王傑希來說一點心理壓力都沒有,雖然有一點傷心(誰不希望自己是帥哥呢,但就不是這有什麼辦法)。他搖搖頭轉身離開浴室,決定拒絕唐柔的「退役後交往」預約。

有一個這樣的大美人當女朋友,別管別人怎麼看的,自己心臟都受不了啊王傑希想。

而且女朋友什麼的………

………女朋友什麼的………………

其實也滿想要的。

王傑希把臉埋進枕頭裡,覺得心有一點酸。




 

 
所以當王傑希帶大家做完手操後接到唐柔電話時,他覺得自己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唐小姐。」王傑希接起了電話。

「晚安,王隊。」唐柔的聲音依然那麼清脆:「請問您的考慮如何呢?」

「是這樣的,我慎重考慮了一周後,覺得像唐小姐條件這麼好的女孩子,應該能夠找到更好的對象,我個人即使在退役後,也暫時沒有找女朋友的打算。」王傑希很沉穩的回答,並且在心裡給自己點讚。

雖然那個不是隊長的青年宅男王傑希在腦海的某一角偷偷說,他真的好想要一個女朋友啊。

弟妹們知道有這麼漂亮的嫂子一定會很得意的,哥哥王傑希說。

可是唐柔條件那麼好,會撐不住的啦。隊長王傑希很堅定的說。

宅男王傑希和哥哥王傑希一起點點頭,說也對喔。

然後他們一起等唐柔的回答。

「這樣啊。」唐柔說。

「是的。」王傑希說。

「可是我真的很想要男朋友呢。」唐柔說。聲音聽起來竟然有點像撒嬌。

不管是隊長王傑希還是宅男王傑希還是哥哥王傑希還是魔術師王傑希,都被鬥破山河轟得躺平在地上,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剛剛剛剛全榮耀最硬氣的女選手那個戰鬥法師是不是在撒嬌?是不是?是不是?是還是不是?糟糕分不出來啊,不知道對手用的什麼招就無法攻破啊,這種時候不能逃走啊,不能逃走也不能硬上能怎麼辦啊?

王傑希你快想個辦法出來啊!

宅男王傑希狠掐隊長王傑希。

隊長王傑希求救的看著哥哥王傑希。

哥哥王傑希轉頭去看魔術師王傑希。

但是誰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作為一個想要女朋友的正常二十多歲青年男性,當一個超級大美人自己送上門來求交往的時候,就算撕裂了他的嘴,「那你可以找別人當男朋友」這種話卻是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的。

太可惜了啊!

「王隊願意多給我一些認識你的機會嗎?」好像知道王傑希已經當機,唐柔笑嘻嘻的繼續說了:「我認識的王隊呢,是個認真的人,看起來好像很沉穩,但上次一起組二十人隊打副本的時候,跟葉修吵架的樣子也很可愛喔。」

啊對耶當時唐柔也在場。王傑希這才想起來。

「一下子跑過來說要交往好像太主動了,我這個禮拜也反省了一下。」唐柔還在說:「所以可以先從多多認識你開始嗎?我可以先從叫你王傑希開始嗎?」

都說到這個地步了。

一個美女都說到這個地步了。

都說先從多多認識開始,這樣就算她認識了真正的那個王傑希以後,也不一定就會願意交往嘛。

而且讓女孩子主動好丟臉啊王傑希想。

不管是宅男王傑希還是隊長王傑希還是哥哥王傑希都這麼想。

──更何況放走了這個機會,下次再遇到不嫌棄他大小眼的女生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啊!

所有的王傑希都覺得應該要當機立斷才是好漢。

「嗯,我也覺得這個主意好。」王傑希咳了一聲,壓著自己的聲音不要發抖的說:「承蒙唐小姐不棄,我先把私人用的手機號碼給您。」

「好的。」唐柔的聲音很輕快:「請喊我唐柔。」

「那也請您稱呼我王傑希。」

放下電話後,唐柔露出了滿意的微笑,對蘇沐橙豎起了大拇指。

平常強硬的女孩子,稍微一撒嬌那就是比鬥破山河還有殺傷力的大絕招。

「我為大眼點蠟啊,被小唐看上了他竟然還想掙扎。」葉修實話實說。

「有漂亮老婆送上門,這是需要燒死的節奏。」方銳酸溜溜。

「小唐你也帶著大筆嫁妝來嫁老夫吧!」魏琛抖抖煙灰。

「很可惜我就喜歡王傑希呢。」唐柔笑咪咪的把大家都給擋了回去。

看著剛剛說話的那幾個一點都不真心的喟嘆「王大眼好有福氣啊」、「他媽的小唐怎麼就沒看上如此有男子氣概的老夫呢」、「娶個有錢的老婆少奮鬥十年啊」,陳果在旁邊哼了一聲。

天啊地啊拜託王傑希在知道了唐柔真正的身家之後不要騎上他的掃帚逃走啊。

陳果憂愁的想。





 

 
王傑希再度掛掉電話,走回寢室去的時候,沒有注意到訓練室的門被偷偷打開了一條縫,一個疊一個的人影從裡面露了出來。

「隊長回房間去了?」肖雲小小聲的問。

「回去了回去了。」柳非疊在最上頭,一臉興奮:「哎呀隊長好像是答應了,被倒追耶不愧是我們隊長。」

「有個間諜在就是不一樣啊,隊長死活沒打算跟我們說這事。」周燁柏感嘆了一聲。

「說什麼呢,沒有小喬我們能知道這八卦嗎?」柳非不滿的拍了周燁柏的腦袋一下。

「怎麼不能呢,你看隊長根本就是在走廊上講的電話啊。」袁柏清反駁。

「但我們也不會這麼快知道打電話給隊長的那個居然是唐柔啊。」柳非噘嘴。

「我們不要太快讓隊長知道我們知道吧。」高英傑沒有跟大家疊在一起,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戳著手機,告訴喬一帆說他們隊長剛剛回了房間裡。

「隊長為了帶大我們不辭勞苦,也是該有個女朋友了啊。」柳非抹著並不存在的眼淚。

一知道這件事情就惟恐天下不亂的想衝去告訴杜明,卻被眾人拍打之的李濟鼓著腮幫子疊在最底下,看起來還是很想跟杜明說你沒希望啦你的女神來倒追我們家的隊長啦。

「隊長不算答應,可是他給了唐柔私人號碼。」高英傑向大家報告最新進度。

「是說隊長到底為什麼不答應,唐柔那麼漂亮。」梁方皺起眉頭:「換成是我的話上禮拜就答應啦!」

「說不定隊長其實不喜歡性格這麼強烈的女生?」肖雲猜。

「我知道我知道!肯定是那樣的!」柳非舉起手,滿臉興奮:「因為唐柔太漂亮了個性又主動所以隊長很擔心有這漂亮女朋友的自己會變成討人厭的男朋友佔有慾太強最後兩個人在吵架裡磨滅了愛情耗損了耐性終於很難看的分了手!」

「……柳非你剛剛黃少附身嗎?」許斌忍不住開了口。

「就跟你說楚雲秀推薦的電視肥皂劇少看點……」袁柏清頓了頓,看著王傑希離去的方向眼神複雜:「不過說不定隊長真的喜歡溫柔一點的女孩子?」

「屁溫柔一點。」劉小別冷笑了一聲:「我們這種打電動的宅男還想挑?」

這地圖炮的攻擊範圍太大,大家瞬間都安靜了。

然後很有默契的一起攻擊劉小別。

「怎麼就敢打我啊!交過女朋友的人舉手啊!舉手啊!」劉小別一溜小跑的在訓練室裡竄來竄去,不停戳大家痛腳。

「尼馬你混蛋的劉小別,爺今天就把你的手打到殘廢!」梁方豪氣萬丈。

「這麼一說的確也沒聽過王傑希有女朋友。」許斌若有所思。

「有高級牛排可以吃,還吃什麼合成肉啊。」李濟搓搓下巴,跟著若有所思。

「……誰是合成肉啊。」許斌問。

「我就隨便說說。」李濟滿臉認真,然後抬起頭來:「喂副隊,你覺得我們要不要去跟方副隊報告一下說唐柔在追隊長啊?」

「啊?」許斌覺得自己跟不上這節奏:「為什麼?」

「上次去找方副隊的時候,他不是說隊長是個一談戀愛就會把自己都給栽下去的類型嗎?」李濟非常非常認真:「要是他真的跟唐柔談戀愛然後跑去興欣怎麼辦?」

「………不至於吧。」

「隊長才不會一談戀愛就拋家棄子,他這麼有責任感,一定會幫我們把唐柔拐過來。」柳非單手插腰,拍打著李濟。

「說真的我不太想要這種媽。」劉小別說,然後再度被大家追著打。

我覺得你們的用詞是不是哪裡都不太對……而且為什麼大家都很理所當然的默認這種狀況?許斌默默的想。

「我覺得隊長應該會喜歡唐柔吧?」高英傑語出驚人。

「隊長跟你講過他喜歡唐柔嗎?」許斌倒是有點意外。

「不是啊,」高英傑搖搖頭:「隊長說他喜歡活潑又守規矩的人。」

………合著微草這戰隊是不是應該改名叫微草幼稚園?這個標準應該是班主任在給學生評語用的吧?

那我也要當老師。許斌想。


 






 
雖說發生了這樣一個談情說愛的小插曲,但日子還是一樣的過。

訓練照做、比賽照打,第十一賽季,微草與興欣相遇時,仍然打得相當激烈,並不因為王傑希和唐柔通電話和QQ聊的頻率變高而有所差別。

「妳打得很好。」當榮耀二字跳出後,王傑希平淡的說。

「但還是輸給你了呢。」角色死了就不能打字,所以唐柔用手機傳訊息回應。

「妳太急了。剛剛那個落花掌的時間抓得有點太趕,如果慢個一秒的話,或許會很不一樣。」

「啊,我也這麼覺得。一操作出去就覺得糟糕了。」

「但妳還是操作出去了。」

「是呢。」

「手速跟操作意識要能夠跟上,否則雖然操作出來了,卻是無效的技能,是一種浪費。」

「嗯!」

「……這個,雖然只有王不留行在發言,但王傑希好像是在和唐柔聊天啊?李指導?」潘林抓著麥克風有點傻在當場,他乾乾的笑了兩聲,扭頭去看李藝博。

「嗯,現在裁判進去選手席了……啊我們看到兩位選手都出來了。」李藝博不為所動。

「王傑希好像有點臉紅啊!」潘林笑。

「那是,在賽場上把對手當自家隊員檢討,這可真是有點太過分啦,」李藝博也笑了起來:「不知道王傑希怎麼會突然犯了這樣的錯誤,不過看在他都不好意思的臉紅了的份上,大家還是先把注意力放在下一場團隊賽吧!」

「呵呵,您說的是。」潘林笑了笑:「好的,那麼讓我們來看看兩隊團隊賽的出場名單………」

王傑希走回休息區的時候還有點臉紅,剛剛一個不小心就習慣性的和唐柔討論了起來,要不是被裁判提醒,他還想繼續……這樣實在是太糟糕了,都是最近經常和唐柔在競技場切磋出來的毛病!王傑希深呼吸了一口,繼續帶隊打比賽。

比賽結束後,喬一帆的手機叮鈴鈴地響了起來,他拿起來一看,是高英傑傳過來的短信。

『你覺得怎麼樣?我覺得大有可為。』高英傑這麼寫。

當然不是在講比賽。

『排。』喬一帆打了這個字,想了想,又加上了幾個字:『我覺得火候快到了。』

按下傳送後沒多久,高英傑就傳了張圖片過來,喬一帆點開,看照片裡的高英傑對他豎起大拇指。

於是他也拍了一張一樣的動作傳回去。

這場比賽是微草主場,賽前就說好了要一起吃個飯。當車子停了下來,喬一帆跳下車,在門口看見高英傑對他眨眨眼,他便快步走上前去,進距離的也對高英傑眨眨眼,然後兩個人一起笑了起來。

「好了好了小情侶去旁邊自己偷偷私話,大人這裡還在努力呢,看你們兩個真是太惹眼啦。」唐柔走過來,笑著拍了一下喬一帆的背,拍得他滿臉通紅。

「唐柔加油,我覺得隊長已經快被你追到了。」高英傑比了個加油的手勢。

「承你吉言囉。」唐柔笑了出來。


 



 
餐廳包廂裡,微草眾人正在對今天比賽發表戰鬥之外的議論。

「隊長最近常常跟唐柔聊天PK,一不小心忘記自己是在比賽台上也是很正常的。」柳非振振有詞。

「不行,我反對。」劉小別掛著耳機,不知道怎麼還能把大家的對話聽得那麼清楚:「難道現在只有我一個人反對唐柔追隊長嗎?」

「你怎麼能這麼壞呢劉小別!」袁柏清指著劉小別的鼻子。

王傑希想問你們到底都是什麼時候知道的,但又覺得不是很想問。他想了想興欣的狀況,又想了想喬一帆和高英傑,覺得自己應該是找到了答案。

「因為我不想要唐柔這樣的後娘。」劉小別為了表示自己的不願意,還特別從鼻孔哼了一聲。

「……劉小別你能不能說說這設定是怎麼回事?」王傑希突然覺得看不透自己的隊員。

「不能。」劉小別的頭搖得跟他的手一樣快。

「我也覺得這個設定不合理。」許斌說。

總算微草裡頭還有個正常人嗎,王傑希想。

「沒有前妻怎麼能有後娘呢?這太不對了。」許斌一臉嚴肅的搖頭。

「………………」不對的是這裡嗎?

「唉我們來晚了啊抱歉抱歉,路上塞車。」葉修推門進來。

「你來幹嘛啊!你現在又不是興欣的人!」袁柏清蹦了起來:「想來白吃白喝我們微草啊?」

「我這不是還在榮耀裡嗎呢,給老東家加個油看看比賽,完了一起吃個飯多正常的事,你們別胡亂污衊我啊知道不知道。」打完世界盃之後被榮耀聯盟拉去總部當技術開發人員的葉修很隨意的揮揮手,自己就拉了椅子坐下來:「哎我說王大眼你怎麼教的啊,小年輕都不尊重老一輩的選手啦。」

「那不是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嘛,你沒做到前面那項,當然就不能奢望我們能做到後面那項啦。」王傑希從微草隊員們的腦洞裡回神,立刻就把話給接了下去。

「哎喲我說大眼,這麼不尊重可以嗎,我們今天可是有特別任務的哎。」葉修抖了抖煙灰。

「什麼任務都吃完了飯再說吧。」王傑希對走進來的其他興欣隊員點點頭,請服務員上菜。

「喲你也學張新傑來這套啊。」葉修咬著菸笑了起來:「行行行,先吃飯先吃飯。」

食不知味什麼的,在一群十幾二十多歲的大小男孩群裡基本上是沒有的事。菜上來後安靜了十幾分鐘,大家都忙著填肚子喝飲料,一直到基本上每個人都吃了個半飽,才開始有心情四處溜眼神。

然後唐柔就起身了。

然後唐柔就帶著王傑希出去了。

「不給人看戲的啊!」等到門都關上了腳步聲都走遠了,梁方才一拍桌子,大喝起來。

「那啥,現在正是緊要關頭呢。」葉修搖搖頭。

「隊長應該也是喜歡唐柔的……」柳非話說了半句就跳了起來:「所以這是要告白了嗎?」

「那的確是緊要關頭。」李濟點點頭。

「我們不必去幫他們清場?」許斌看著門板。

「這話我喜歡!我們一起去清場!」包子滿臉讚嘆的站了起來,用力拍拍許斌的肩膀。

「……我突然又覺得其實應該不必清場。」許斌立刻把話給收了回來,於是包子滿臉遺憾的坐下了,葉修對許斌豎起了大拇指。

 




 
走路的時候,腳在地毯上輕輕磨擦的聲音很小,王傑希看著眼前唐柔挺直的背影,想著今天必然就是定生死的回合了。

但是那又有什麼需要呢?他必然是會答應的啊。

王傑希一邊走,一邊想著自己是不是應該要更主動一點,既然大家都心裡有數,那還是痛快點,由他這裏來開口,不是比較好看嗎?男子漢大丈夫,在這種事情上磨磨蹭蹭的,那實在也不太像話。

唐柔停下來的同時也轉過了身,樓梯附近意外有個安靜的角落,王傑希看著唐柔,正想開口,卻看見她的表情緊繃,和平常完全不同。

「唐柔?」王傑希上前一步:「妳還好吧?」

「嗯。」唐柔胡亂點了點頭:「……傑希,那個……在一起之前,我有件事情要先跟你說清楚。」

「妳說。」啊結果在對方的心裡他們已經在一起了嗎?王傑希一方面覺得不用告白就能有個女朋友耶好棒,一方面又覺得沒有告白好像少了點什麼的點點頭。

唐柔從口袋裡拿出手機,點開了之後往裡頭打了些字。

「……其實,大家都叫我先不要跟你說,」唐柔一邊打字,一邊低聲的說:「但是我覺得這種事情應該要先跟你說清楚,不然有點像是在騙你……方銳還叫我學董永把你的掃把先藏起來你就不會飛走了,可是我找不到你的掃把呢。」

「妳是要跟我說妳是動過手術原本是男人嗎?」王傑希聽得一頭霧水,他猜唐柔打字是不是要打什麼訊息給他,所以也拿出手機等著。

「不是啦。」唐柔笑了起來,把手機轉了個方向,遞到王傑希面前:「……這個人是我爸。」

王傑希接過手機,看到第一行的時候視線一頓,接著越看越沉重,還抿起了嘴。

唐柔看王傑希慢慢地滑著手機畫面,覺得這比打比賽還要緊張。葉修魏琛方銳和陳果其實都勸她,家世這種東西先不要講出來,兩個人先交往,等到實在沒辦法隱瞞的時候再跟他講就好了,否則王傑希很可能會被嚇走。

有時候條件太好也是一種條件不好。

唐柔看著王傑希刷手機,臉色一直很凝重,越刷越黑。

其實那個頁面很短,唐書森雖然是個大老板,但百度上他的條目也就是羅列了經歷而已,雖然說出來都要嚇死人,但全部兜一起還不到五百個字元呢,看那麼久也不知道是都看了什麼,也許就跟魏琛說的一樣,電競選手叫得好聽,其實就還是個打電動的,大部分的人都是普通人,一見到這麼恐怖的身家背景,第一個反應就是跑。

失戀也沒什麼啊唐柔,就是失戀而已,果果和沐沐都說不論成敗回家後都要出去吃大餐了呢。唐柔在心裡安慰自己。

然後王傑希終於看完了。

然後他把手機還給了唐柔。

然後他露出了一個很為難的表情。

但是兩三秒後就不見了。

王傑希輕輕咳了一聲。

唐柔把手機收回口袋裡,等著宣判結果。

才沒有想哭呢,唐柔想。

「……那個啊。」王傑希終於開了口,很誠懇很誠懇的:「我先說好,我不入贅的。」

唐柔沒想到會聽到這話,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王傑希話。

 





 
包廂這邊,閒聊仍在繼續。

陳果一反往常的沒有參與眾人的聊天,她坐在虛掩的門邊,一遍又一遍地往外看,臉上滿滿寫著的,都是擔心。

「行了別看了,再看也不會增加成功率。」方銳拍拍陳果肩膀,不知道算不算安慰的這麼說。

「我也知道,但就是……」陳果又看了一次門外。

看她如此焦慮,方銳還想說點什麼來安慰,卻被猛然打開的包廂門給打斷了。

開門的聲響如此巨大,導致所有對話全部中斷,包廂裡十幾個人全部看著站在門口的那兩個人:唐柔在前王傑希在後,緊緊握在一起的手要說是牽好像有點勉強,比較像是唐柔抓著王傑希的手,然後一路把人拖過來的樣子。

「柔柔……」陳果緊張的站起身來,但她還沒有說話,就被唐柔打斷了。

「誰快點幫個忙!」唐柔的表情從來沒有這麼焦急過:「傑希說他要去把兩隻眼睛整得一樣大!」

霎時間,咳嗽與岔氣齊飛,飲料共茶水一色。

所有的人都震驚了。

所有的人看向王傑希的臉都震驚了。

「……怎麼回事能不能給大家說說?」扛著盾牌的騎士許斌檔下了這一擊帶效果的地圖炮,雖然有傷害但沒有僵直。

「我跟傑希決定要在他退役後,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唐柔很率直,非常坦率,各方面。所以此時就算俏臉緋紅,還是落落大方地陳述剛剛發生的重大事件:「大部分的問題都解決了,但是他堅持要去整形,說要把兩隻眼睛弄得一樣大。」

「這有什麼問題嗎?」許斌不解。

「我喜歡這樣的傑希。」唐柔皺起眉頭露出了委屈的表情,說著說著彷彿急得要哭:「眼睛又不是重點……」

「就是嘛,王大眼你這也忒小家子氣了,大小眼怎麼著?你要是把你兩隻眼睛搞得一樣大,讓大家怎麼認你嘛?」葉修回過神來,立刻就旗幟鮮明地表態支持唐柔。

「合著我們家隊長的眼睛才是本體啊?」袁柏清立刻就開砲了。

「那是榮耀的一道風景線啊。」葉修的語氣如此理所當然。

「如果蘇沐橙找了個跟我一樣大小眼的男朋友呢?」王傑希的臉也有點紅,但他還是維持住了沉穩的形象。

「那哥還不天天讓你端茶送水啊大眼。」葉修翹起了二郎腿。

「……拿這個比喻是我的錯。」王傑希痛快認錯:「雖然我不在意自己的外表,但還是打理打理比較好,畢竟唐柔家……」

他沒把話說完,但是興欣的眾人都理解了。他們互相看來看去,陳果特別安心的拍著胸口鬆了一口大氣。會想到這個問題,表示他們基本上沒有問題……不過是不是考慮得太早了點?這才剛開始交往呢,連見家長都想好了?

「唐柔家比較有錢。」高英傑替一頭霧水的微草眾人解釋。

「啊。」柳非恍然大悟:「隊長你是怕到時候不好看嗎?」

「以貌取人太低級。」劉小別哼了一聲。

「就是說啊,怎麼可以這樣歧視我榮耀唯一能一個人說對口相聲的人呢。」方銳插嘴:「一轉身就是一個人,一轉身又是另一個人……」

「方銳大大你少說幾句能死嗎能嗎!」梁方拍桌。

「呵呵呵能啊。」方銳假笑。

「明天晚上競技場見!開小號不帶橙裝修正場!」梁方怒。

「行!哥不怕你!」方銳特別大方。

「裸著打!」梁方繼續怒。

「尼馬還要不要臉了啊!大眼你也不管管你們家狂劍士!」方銳大驚。

「跟你們噴垃圾話還要臉,那得輸到哪裡去?」王傑希立刻捍衛起自家隊員來。

「哈哈哈大眼看得很透啊。」葉修在一旁樂。

「不准去整形。」唐柔用力一握,王傑希才回過神來。對喔問題還沒有解決來著,習慣性的就先處理隊上事務了……

王傑希其實有很多想說的話。

比方說你爸這麼有錢他就算這麼寵你到只希望你過得快樂就好,想必也不會想要一個看起來不太好看的女婿啊、或者是雖然我不在意世人的目光但我想要替你在意一下啊、以及………

……以及哪裡有什麼以及,女朋友這麼喜歡自己好開心啊,麼麼噠。

王傑希用右手抹了抹臉,覺得兩頰都熱得燙手。

「不整形。」唐柔兩隻手都抓住了王傑希的左手,鼓起臉頰瞪著他看。

……我女朋友好可愛啊。王傑希昏頭昏腦的想。

總算他還記得要維持自己沉穩冷靜的微草隊長形象,所以只是特別沉穩特別有風度的點了點頭。

「不整形。」他說。

然後他腦海裡的每一個形象的王傑希,都一起被唐柔燦爛的笑容給幸福的融化了。

 





 
第十二賽季結束的那個夏天,王傑希宣布退役。

從第三賽季出道,到十二賽季退役,他足足打了十年榮耀;退役後的王傑希進了榮耀聯盟總部,卻是做財務管理,大有可能再也不會出現在台前。

唐柔對此很滿意,王傑希自己也很滿意。退役前兩個人的交流多半用電話,雖然他們都說退役前不算談戀愛,但任誰都覺得這就是遠距離的戀愛啊,只有當事人還堅持這不是戀愛。

王傑希退役後沒多久他們就同居了。

「王大眼那小伙,其實也挺有錢的嘛半句都不吭,嚇死老夫了。」去參觀過他們新居的魏琛,回來之後特別欣慰:「小唐說那套房子是大眼買的,看來他也是擔心太過啦。」

「跟普通人比,王傑希前輩算是有錢的。」安文逸在電腦螢幕前推了推眼鏡:「但跟唐書森比,那又太窮了點。」

「老夫也挺有錢!兜兒裡還有個千來萬!」魏琛非常豪氣。

「唷這是坐吃山空的節奏啊老魏,還不如拿去讓大眼幫你投資投資呢。」葉修在一旁涼涼的說。

「你說他們什麼時候結婚呀?」陳果雙手托腮,把臉頰都擠得鼓了起來。

「想結的時候就結唄。」葉修事不關己就高高掛起。

「我跟柔柔說好了,我們一起辦婚禮,說不定能混上很棒的場地。」蘇沐橙伸手抓起莫凡的手,舉高高的晃了幾晃。

「唷呵。」葉修叼著沒點燃的煙,意味不明的看著莫凡。

「……上個禮拜去交割了。」莫凡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房子。」

「幹得好啊小子,這才是男人的氣魄呢!」方銳一邊大叫,一邊用力拍拍莫凡的背。

「是我挑的,莫凡付帳。」蘇沐橙笑嘻嘻的。

「都在上林小區!」陳果點點頭很高興,房子她也去看過,也很滿意:「以後還是可以天天串門!」

「很好很好,哥千辛萬苦給自己撿了一個妹婿回來,不說話那也沒什麼,你看周澤楷也是不說話的,只要我妹喜歡就好。」葉修特別大氣的說。

蘇沐橙就笑,拉著莫凡的手晃啊晃,也不管莫凡的耳朵尖已經紅透了,卻還死命撐著面無表情。

然後陳果的手機響了起來。

「喂?啊,柔柔呀,什麼……咦,真的嗎!」陳果猛然站起身,一下子按開了手機的擴音功能。

「是呀,我們預定明年結婚。」唐柔的聲音帶笑,從電話的那一端傳了過來。

「好棒!」陳果尖叫。

「我負責大家的機票和住宿,大家都要來喔。」唐柔說。

「一定一定!」陳果拼命點頭。

陽光靜靜灑下,從一通電話開始的戀情,也圓滿於一通電話。

掛掉了電話,唐柔轉頭看著沙發上那個攤了一桌子婚紗公司廣告,正在仔細比價的王傑希,忍不住燦爛微笑。

這是我用電話線,捕捉到的魔術師大眼呢。

嘿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