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206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全職][微草中心]治療之神當治療


 

 
想過無數種可能,沒想到過這種可能。

站在藥房門口,不管是劉小別還是高英傑都覺得自己聲帶被施了沉默,暫時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自動門叮咚著打開了,不過櫃台那個穿著白袍的藥師頭都沒抬,專注的弄著自己手裡的藥劑。

「……真是這裡啊?」高英傑覺得喉嚨發乾。

「是啊,應該沒錯吧。」袁柏清探頭探腦的往裡頭看著:「可是沒看見方副隊啊。」

「那直接進去問不就好了。」梁芳很鄙視隊友們的遲疑,他大步走進去,輕輕敲了敲櫃台:「不好意思,請問一下,方士謙先生在嗎?」

「哦,你等等。」櫃檯裡的藥師終於捨得抬頭,他瞥了梁方一眼,然後轉頭往裡面喊:「老闆!老闆有人來找你!一大群!別再打電動了!」

「哎?」裡頭傳來一個聲音,然後有個人開門走了出來。

「我說方副隊你還真的穿著白袍你這是醫生還是藥師啊!」劉小別一看清楚來人就失聲喊了起來。

「哎喲,這不是我們的微草戰隊嗎?怎麼都來了?」穿著白袍的方士謙驚訝過後就笑了起來:「傑希呢?」

「隊長他沒來。」高英傑很自覺得替隊長回答。

「啊,你就是木恩的現任操作者是吧,」方士謙上上下下的看了看高英傑,露出一個微笑:「嗯,看著比電視上乖巧,不枉傑希把屎把尿的把你給帶大。」

前輩你這讓人怎麼接話呢……高英傑紅了臉,傻傻的低下頭。

方士謙,治療之神,聯盟初期二大神之一,第七賽季退役,然後就沒了消息。

「前輩,這是你的店?」許斌左右張望了一下這家藥局。

「準確來說,是我家的店。」方士謙招了招手,把一大群人帶到店後頭:「坐坐,都坐。怎麼會找到我這來?」

「夏休沒事咱們就想做做暑假作業,」袁柏清開口:「到處看看退役了的前輩們過得如何了之類的。」

「我說大眼沒阻止你們啊?」方士謙掃了所有人一眼,重點關注了袁柏清、梁方和劉小別三個人:「傑希當了隊長以後脾氣收斂得太多,可不把你們都給養得個個膽子肥大?」

「方副隊這是說哪裡話來,」袁柏清呵呵的笑:「我們這是繼承了微草隊員的優良傳統,不當隊長的時候膽子必須肥大!當了隊長以後責任感必須高張!微草隊長那可不真不是人幹的活兒嗎幸好已經有了個英傑當這個未來苦力啊那是。」

高英傑用看到鬼的表情瞪著袁柏清。

「前輩你是老闆還是?」許斌再度開口,堅持著一開始的主題不變。

「都是。」方士謙笑:「我退役之後就去補習班,考了張藥師執照,然後就繼承了家裡的店。」

「還玩榮耀嗎?」柳非問。

「玩啊,不過當單機玩,大部分時候我都在解任務。」方士謙說。這個說法很合理地解釋了為什麼沒有在玩家口中聽到這個曾經的治療之神的名字──畢竟方士謙最擅長的不是單人戰鬥,而是跟隊友打配合,隊友越刁鑽他就越來勁,退役之後,滿世界哪裡去找打法比魔術師更刁鑽的人來跟他打配合?默默無名也就是理所當然的事了。

「治療之神現在真的當起了治療啊……」劉小別感嘆了一句:「那方副隊你來隊上當隊醫嘛。」

「我沒有醫師執照。」方士謙笑著白了劉小別一眼。

「啊真可惜……」

 






 
「原來是想聽八卦來了。」方士謙拿著瓶可樂,很理解一樣的點點頭。

「也不算是,主要呢還是要照顧小朋友,」柳非拿著零卡可樂,用另外一隻手拍了拍高英傑的肩膀:「下一任的隊長小高呀,一直走不出『都是他害了隊長』的情結,誰來說都沒有用。這可不,就來拜託治療之神啦。」

「誰害誰呀誰能害得了王大眼啊?」方士謙立刻就翻了個白眼:「說他害了別人還差不多,他就害得我圓形禿。」

「哪兒哪兒哪兒我要看圓形禿!」袁泊清立刻就來勁了。

「你行呀等一下我拿剪子給你剪一個。」方士謙把一瓶王老吉扔到袁泊清手裡,然後現任的治療就打開涼茶咕嘟咕嘟的喝了個乾淨。

「我沒聽錯吧,說的是王傑希?」許斌滿臉不解。

「噢對,這個是轉會進來的嘛。」方士謙掃了許斌一眼,嘆了口氣:「你們外邊的人啊,看到的都是當上隊長以後的那小子啦。想當年的那個大眼仔,我想想啊,就現在的榮耀選手,有哪個跟他以前像………」

所有人都專注的屏息以待。

「喔,那個興欣的流氓,包子入侵。」方士謙一拍大腿這麼喊,所有的人都跌到了椅子底下。

「不是吧那個包子!」第一個喊起來的是周燁柏。

「方副隊你說的是那個包子那個包子那個包子嗎!」梁方跌到地板上然後又跳了起來。

「是啊,我看著就特別像,」方士謙嘿嘿笑著看了大家一圈,似乎特別得意:「當然啦,大眼他對榮耀的了解比那個包子多,所以智障的舉動少,但是論腦洞的程度,我怎麼看都覺得一樣啊!」

當年那個訓練營裡的男孩子,正面看長得很彆扭側面卻挺好看的男孩子,總是用奇怪的角度到處亂飛的魔道學者,方士謙回憶起來就好像都還是昨天一樣;那時候他還是王傑希的前輩,特別喜歡站在王傑希的螢幕後面,看他把視角轉得團團轉,卻很神奇地飛出刁鑽的角度,還能穩很準地搶走BOSS仇恨。

方士謙自認是一個喜歡榮耀卻不大有衝勁的人,他特別喜歡團隊合作,或者說,他特別喜歡這種對上所有的人命都握在他手裡的感覺,一邊保證著自家的隊員可以滿地圖亂跑,一邊連消帶打的打擊敵人信心,看大家忙得團團轉,方士遷就覺得特別開心。

所以就算王傑希滿地圖亂飛他也不在意,配合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傢伙總是非常有趣的,有趣到他們一起拿下了總冠軍。有趣到這個亂飛的魔道學者從訓練贏得小朋友變成了微草的隊長,而推薦他上位的人,正是方士謙本人。

「那是為什麼呀?」袁泊清還在震驚。

「因為他是個責任感特別強烈的怪大眼呀。」方士謙發出了吃吃的笑聲。

刁鑽,古怪,傲氣,卻責任感極強,還護短得要命。

不是每個人都能被他算做自己人,但是只要被他算做了自己人,那護短就是沒得說的。

「對了說到這個我得問一下啊,」方士謙滿臉憂心忡忡:「大眼他現在有沒有對象?這小子要是談起戀愛肯定是為了對方啥都可以改變的人,我可擔心他了。」

所有的人看向高英傑。

「這……」高英傑漲紅了臉:「沒聽隊長說過。」

「那大概就是沒有,我說他這怪小孩過渡到好爸爸的過程可平穩得很,就跟他沒撞到新秀牆一樣。」方士謙特別嚴肅的點了點頭:「不然怎說我是治療之神呢,關於看人看局面這點,袁泊清你還得多學學啊知不知道,當初我就覺得把他拉去當隊長的話他絕對會改變,果不其然他就變了吧。」

「難道是那個,當了隊長之後開始學當隊長嗎?」柳非舉起手發問。

「回答正確加十分,給妳一朵小紅花。」方士謙還真的掏出了一張小紅花貼紙,貼到柳非的臉頰上。

「喲,性騷擾。」肖雲說。

「那是,也騷擾你一下?」方士謙笑咪咪。

「您老就悠著點吧。」肖雲拉著椅子退了兩個身位格。

「可是……」高英傑低著頭,握進了拳頭攢著褲子,憋得連脖子都紅了起來:「可是,隊長他……他為了微草,改變自己的打法,還……」

「我說傑希怎麼看上了一個這麼心細的小朋友呢,是他還覺得自己想太少?」方士謙拍了拍高英傑的肩膀,又塞了一罐涼茶進他手裡:「乖乖乖,繼續聽下去啊。」


 




 
方士謙把可樂喝光,咂了咂嘴。

「前輩我幫你丟吧。」高英傑順手就拿過了方士謙手裡的空瓶,收穫了一個驚訝的眼神。

「……好乖啊。」方士謙感嘆。

「怎麼方副隊,隊長不這麼做的嗎?」袁柏清問。

「他都跟我說訓練室內禁止飲食。」方士謙一臉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

好吧讓你在訓練室裡吃東西,那不是活該嗎。其他人默默這麼想。

「剛剛說到哪了?」方士謙伸了個懶腰,點點頭:「哦哦,對,說到這個王大眼的改變。其實吧我覺得小高你想太多啦,今天就算沒有你,王大眼也是會改變的,你不知道他的內心有多奔放嗎騷年,他其實很悶騷很臭屁是個臭小鬼啊,只是我把他放在了隊長的位置上,所以呢,他就對自己說要像個隊長,所以他就像個隊長了。」

「啊?」高英傑瞪大了眼睛。

「我這麼說吧,王大眼他就是一隻大小眼的史萊姆。」方士謙停頓了一下,搔搔下巴,皺眉唔了一聲:「不,還是要說變形怪比較像?嗯,變形怪的等級好像高一點,那就變形怪吧。」

「放在隊長的位置就像隊長,放在小屁孩的位置就像個小屁孩?」柳非舉一反三,反應很快。

「正確答案加十分!再給你一朵小紅花。」方士謙又貼了一張小紅花在柳非臉頰上。

「所以說,隊長所有的改變都不必在意,因為那是必要的改變?」梁方唔了一聲,若有所思。

「不如說,你真要讓他不改變,他才會覺得哪裡很不對。」方士謙笑著拍了拍高英傑的腦袋瓜:「所以啊,傑希為了你、為了微草做出改變,正表示他非常滿意你們,非常重視你們,所以才會做出改變。這是好事啊!想當年我本來建議他不要玩魔道學者改玩刺客,畢竟他這種刁鑽飄忽的操作,玩刺客那想必也是一把罩,結果你們知道他怎麼回我?」

「用垃圾話噴你?」袁柏清舉手發言。

「就你這猜測,還得練啊袁柏清。」方士謙從鼻孔噴氣,搖了搖頭:「那個小王八蛋跑去拿了把掃帚就掃我的小腿,然後說『腦子壞掉的大型垃圾應該通知環衛工人來回收對吧』。嘖嘖嘖,小鬼。」

眾人先是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然後從柳非開始,一個接著一個笑了起來,最後笑得前俯後仰,幾乎要掀翻屋頂。

「這世道啊嘖嘖嘖。」方士謙裝模作樣的笑著搖頭。

最後微草現役選手們搓了退役的前治療大神一頓晚餐,吵吵鬧鬧的走了,走之前還不忘記各種留聯絡方式,嚷嚷著以後有空要多多來找前副隊聽隊長的八卦。

高英傑脹紅著臉,對著方士謙吶吶半天也沒吶出個什麼東西南北來,看得方士謙都替他覺得累,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腦袋要他不管想說什麼都別說了,你這麼憋不出半個屁我看著都替你累啊就不知道王大眼把你給帶起來花費了多大心力呢這是。

「……謝謝,前輩。」最終高英傑要哭不哭的憋出了這麼幾個字。

「你的當務之急呢,就是把大眼仔的變身術學起來,懂?」方士謙說。

「是。」高英傑用力點點頭,然後在其他隊友的呼聲中毅然決然轉身離去,上了火車。

方士謙揮了揮手,又揮了揮手,一直到火車都開得遠遠的看不到了,他才掏掏口袋,撈出了手機。

「哎喲這年頭的小年輕都好可愛喔,我一直在職業群裡就沒有退出的呀……」說著他就點開了『微草戰隊』的群組,看一群人在QQ上刷手速討論今天來見他了這件事。

然後有個視窗抖了抖,方士謙點開,是王傑希給他發來的動圖:一隻掃把點點頭,旁邊字幕是「謝謝」。

「咱倆誰跟誰呢,不必客氣。」方士謙笑著回了王傑希,然後把手機放回口袋裡,哼著歌往家裡走。

我是你的光,你飛向了我給你照亮的路上。

治療之神,今天也成功的治療了一切。

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