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05188

    累積人氣

  • 24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劍三][蒼雲]不在

 很久很久以後,某個夕陽西下的時節裡,我想起,自己曾經看過一個玄甲軍。

那是一個午後,我在糧倉前巡邏,突然聽見一陣嘈雜,我還沒開口問發生了什麼事,就見到一個穿著黑色盔甲的男子,握著一把殘破的陌刀,拿著盾牌,把我打飛到了一旁。

黑色玄甲,雁門蒼雲。

那個蒼雲軍人瘦得要命,刀削似的猙獰,只有一雙眼睛閃閃發亮,像燃燒著白色的火焰一樣。

急急趕來的同袍扶我站了起來,告訴我,這個剛剛才到的蒼雲軍人,把整個軍營鬧得雞飛狗跳,搶了許多糧食,又佔據了一個糧倉,擎著刀握著盾,穿著純黑色的鐵甲制服,滿臉凶狠,一身戾氣。

「把這些……把這些都給我弄上車!弄一台車來給我!」那人,在朗朗的晴空下嘶吼著,聲音很粗礪,像有砂石磨過。我站在一旁,明明是大晴天,卻突然感覺那麼冰冷。

「弄一台車給你又能怎麼樣!」營長氣急敗壞地跑了過來:「不許動!放下武器!你要吃軍法嗎!」

「國破家亡,軍旗摧折,何來軍法!何來國法!」那個蒼雲軍人的眼睛瞪得好大,在他幾乎只剩下骨頭的臉上顯得這麼可怖,帶著令人戰慄的心酸,而我第一次知道,原來「目眥欲裂」其實是寫實的。

「你就是現在把這些糧食運回去也沒有用!」營長厲聲:「再也沒有蒼雲軍人可以吃了!」

這句話就像利箭一樣,把那個人狠狠地釘在了地上。剛剛還那麼凶狠的氣勢一下子都洩光了,他拿著盾拿著刀的手突然沒有了力氣,突然連站都站不住。營長和他面對面站著,營長阻止了幾個想上前去綁他的人。

而那個蒼雲軍人和他的盾他的刀一起跪下,抱著剛剛搶來的醃肉和麵粉,痛哭失聲。

我第一次聽到那麼痛苦的哭嚎。他的嘶吼就像受了傷的野獸一樣,撕心裂肺,聲聲泣血。

「……只是幾百里的路啊!幾百里啊!」他抱著糧食不放:「只是一點點路,我帶回去!我自己一個人帶回去!弟兄們還餓著肚子,我不能讓他們餓著肚子走啊!」

我看不下去。同袍們也看不下去。

營長後來叫了幾個人把他捆住,送到軍醫那裏安撫起來。據說他無論如何都不願意放下糧食,哭到後來沒有了淚水,就哭出了血。

營長叫我去的時候,那個人已經死了。他的眼睛紅腫,眼睫毛都掉光了,嘴唇整個裂得像是遭遇旱災的土地,軍醫說,他是生生把自己哭死的。

而他的手,仍緊緊的抱著那些糧食。

我拉了拉他的手,他抱得很緊。

「安祿山打來了,玄甲蒼雲。」我輕輕地對他說:「像打你們一樣的打我們這裡來了,我們需要糧食,請給我們吧。」

軍醫不甚贊同地瞪了我一眼。

但他的手鬆開了。

我把麵粉和醃肉拿起來,握了握他已經冰冷的,瘦如枯骨的手。

「謝謝你。」我說:「我們不會讓弟兄們餓著肚子的。」

我知道那一定是錯覺,因為下葬前,我彷彿看到他僵硬龜裂的嘴角露出一點淡淡的笑。



雖然最後我承諾的,都沒有做到。



國破、山河在。



不在的只是我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