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山房

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0241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第二部(七)

 

雖然說很能熬夜,但抱著暖暖的長毛大狗狗實在是太舒服了,我到後來幾乎是硬撐著在聊天,毛毛的狗狗抱起來實在是太好睡了,最後我在哮天犬的「好啦可以睡了」的一聲令下,幾乎是他講完我立刻就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天光已經大亮,我看了看時間已經接近中午,還沒怎麼說話呢,就被哮天犬趕去洗澡,還洗了兩次──因為第一次洗出來的時候哮天犬表示「沒有洗乾淨」於是又把我趕進浴室裡面洗第二次,逼我從頭頂洗到腳底板才准出來。

等我洗到終於可以的時候已經都是吃午餐的時間了。

我走到客廳,發現大家都是一臉疲憊的樣子,那種感覺怎麼說呢,明明也才熬了昨天一個晚上,但他們看起來就很像已經連續三天都沒有睡覺的在趕報告一樣,我猜是因為戰鬥會花很多精神,小說都這樣寫的嘛,接下來說不定都要大病一場……不過名門正派好像都有自己的養氣功夫,說不定不會生病?就是要休養。

「小鐘呀,來吃飯。」雲昃道長對我招招手:「來來,碗筷幫你留好了,飯在廚房裡,自己去添啊。」

「好。」其實已經吃得很熟的我拿起碗筷就跑去廚房添飯。走出來的時候我看到青龍、二師兄的烤麵包機、虎爺、石頭瓢蟲圍在香爐旁邊,另外還有兩個香爐,被另外兩個……是持有靈吧?我不認識,但是那香爐看起來跟青龍他們靠著的那個一樣,指示另外兩個是一人佔據一個……其中一個是鬚髮皆白,連衣服都是一片雪白的老頭兒,另一個則是,則是,……哇噢,說出來我都不會相信我的眼睛,那是一條飛魚,黑色翅膀的飛魚。

看我走出廚房後就釘在原地,趙慶國笑嘻嘻地走過來就把我往回拉。

「那條飛魚是掌門大師兄的持有靈,叫做黑翅膀,你看他翅膀是黑色的吧,達悟族人相信黑翅膀的飛魚是飛魚王,賜給他們飛魚作為食物。」趙慶國指著那兩個靈:「另一個是我們師傅的持有靈,是物靈,就是師父平常放在神桌旁邊的那個拂塵啦,只是他都喜歡用人類的造型出現,跟二哥的烤麵包機很不一樣啦。」

「……哇喔。」我感嘆了一下。

「還有沒有什麼想問的?」趙慶國說。

「唔嗯,等我吃飽再說。」我坐下來夾菜。

正吃著呢,突然看到一個人從門口走了進來,一邊走進來,一邊還跟從神桌探出頭來的穿著古代軍裝的兩個人打了招呼,然後就坐在了我們飯桌旁的半空中,很自然地跟大家都打了一圈招呼。

……我靠現在什麼情況!?我含著一口飯眼睛都收不起來。

「唉呀,他今天看到我啦?」那個坐在半空中的人……不是人,是鬼還是什麼其他的靈啊?反正就是路過的阿飄先生指了指我,一臉驚奇:「怎麼著,讓你們開了慧眼嗎?」

「哼?」我飯還含在嘴裡沒辦法說話,只能瞪大眼發出單音,表示我現在超困惑我需要旁白君或解說君。

「不是,沒開慧眼呢。」梁宸寧接過了話頭:「我們這幾天要跟別人打架,為了方便圍了個場子,現在一樓隨便誰進來都看得到。」

我轉頭過去看看神桌,剛剛探出頭來打招呼的那兩個軍裝的神(是神吧我猜)友好的跟我揮揮手打招呼。

「我沒看見二郎神啊。」我把嘴裡的東西吞下。

「人家神不想讓你看見方法多得是。」梁宸寧嗤的一笑。

「幹嘛圍場子啊?我這還是第一次看到。」那個鬼好奇的探頭探腦到處亂看:「用什麼圍的?好方便的東西啊就一直不要拆嘛,這樣以後別人來找你們辦事多方便,直接問當事人就知道了。」

「這次是狀況嚴重才需要圍這個,你以為這很好弄啊。」趙慶國哈哈一笑:「麻煩死了,又貴,還有時效性,這個只能用一個禮拜啊,要不是這次惹到大發的我們家老大又連開慧眼都要開半小時,誰想弄這個啊。」

「看不到才是常態呢。」鄒志遠不爽的嘀咕了一句。

……等等我突然想到,所以昨天晚上如果我沒有整晚上都把臉埋在哮天犬的毛裡,那些恐怖的小鬼跟戰鬥廝殺的場面就通通都是看現場的啦?不就還好我超乖動都不敢動?這種畫面我才不要看現場好不好!我的靈異經驗還是留給這些看起來很普通或者很萌超可愛的靈異現象就好了!慘白皮膚綠眼睛血紅指甲的小鬼什麼的我才不想看!

「是說老蕭你今天怎麼想到來我們這?」梁宸寧問那個鬼。原來他叫老蕭啊。

「我來問你們到底要怎麼把那個房客弄走。」老蕭眉頭立刻就皺了起來,他煩躁的扶著額頭:「天天鬼壓床也無動於衷,你知道嗎我花了多大力氣才把他房間弄得到處都是手印!你知道我一個普通鬼,要在陽世的牆壁上弄出手印得費多大功夫啊!結果呢!結果他擦擦掉之後繼續住著,你說這他媽的都什麼事啊!正常人碰到這種狀況早就搬走了吧!」

「燈光一閃一閃也沒用?」趙慶國說。

「沒用!他寧可買一打燈管回來閃一隻換一隻!」老蕭恨恨地拍了他自己的膝蓋:「有這種無聊的功夫幹嘛不搬家啊!」

「為什麼要逼對方搬家?」掌門師兄突然發問。語氣雖然很平淡,但是我抖了一下。

這種問法感覺超可怕,好像一個沒回答好就會被滅掉一樣……我靠這應該不是一個說法,回答不好應該真的會魂飛魄散吧……那個老蕭好像也發現了,他縮了縮肩膀往後飄,看了看掌門師兄又看了看梁宸寧。

「我們家掌門師兄。」梁宸寧比了一下。

「哦哦初次見面。」老蕭再往後飄了一點。

掌門師兄點點頭,盯著老蕭等回答。

「……那個啦,這個人跟我有緣啦!」老蕭不自在的繼續往後飄,都快飄出門口了:「但是他最近時運很低,偏偏住在附近的有個傢伙那個念很差啦!就是他很容易會被他影響到啦!我想說那個不好的齁,他自己死了就自己死了,拖別人下水齁兩邊都造業啦,啊我就想把其中一個趕走啊,這樣不會兩個都死,也不會造這麼大的業齁,比較安心啦!」

「對啊對啊掌門師兄,我們幫他算過了,老蕭是那個人的貴人……我是說貴鬼,他插手是可以的。」趙慶國連忙插嘴:「師傅也知道這件事啦,但是也不能真的插手太過,所以老蕭才會這麼煩惱啊對不對。」

「對啊對啊對啊。」老蕭拼命點頭。

「於你不一定有好處。」掌門師兄平緩地說。

「不要好處啦!唉唷!」老蕭像是被燙到一樣的擺擺手:「就是不想看他倒霉死掉而已啦!又不是說時間到了,比較倒楣一點而已,閃遠一點就不會死了,死掉很可惜捏!」

「說不定觸犯天規。」掌門師兄又說。

「幹真的還假的!慶辰你不是跟我說沒事!」老蕭瞪大了眼睛。
趙慶國斜著眼睛看掌門師兄。

後者端起湯碗,緩緩喝了一口。

「我就那麼一說。」掌門師兄緩緩說。

然後我看老蕭的臉就扭曲了。

我懂,這心情真是不好。

等大家都吃飽了以後,因為我是那個唯一不用抓緊時間休養生息應付晚上打架的人,所以就自告奮勇的收拾餐桌洗碗打掃。午餐的時候不知道去了那裡的哮天犬在我洗碗的時候再度出現,像一隻普通的大狗一樣跟在我附近走來走去。

洗完了碗我順手洗了盤水果拿出來放在桌上,剛好看到掌門師兄跟一個傳令(對我剛剛才知道那些穿著軍裝的是五營兵馬,通常稱呼他們「傳令」就可以了)講了幾句話,傳令點點頭,帶著笑飛出門口。

一飛出門口就看不到了!哇靠好厲害!親眼看到這畫面好衝擊!

「三次元傲嬌不萌。」梁宸寧突然出現在我旁邊,表情像便祕三天一樣。

「幹,嚇死誰啦。還有誰傲嬌啦?」我白眼他。

「我們家掌門師兄啊。」梁宸寧撇撇嘴:「他肯定想了個什麼辦法,叫傳令去跟老蕭說呢。」

「什麼什麼辦法?」我莫名其妙的。

「其實那個人如果死在那邊,老蕭算是抓交替,是可以去投胎的說。」梁宸寧看著門外,面無表情:「可是老蕭說啊,被人家抓交替的人都不能投胎,他很倒楣被抓了交替很不好,當鬼很苦,當人比較開心,他雖然也不是不想投胎,但是他說他想等到壞人來再抓他交替就好,現在這個人很普通,他就不想害他。」

「老蕭是個好人啊。」我感慨。

「所以我們才想幫他啊,偏偏那人鐵了心不搬走就是不搬走……超煩躁的好嗎。」梁宸寧聳肩:「嘛算了,反正那人要是掛掉老蕭就能去投胎,要是沒掛老蕭也算是得償所願,都好啦都好啦。」

「是哦。」我點點頭:「那那個說是不好的呢?他掛了不能算是老蕭的交替嗎?」

「我們也想過啊,可惜不行,他那是他自己的死劫,注定那時候要死的人沒辦法算交替。」梁宸寧攤手。

「這麼麻煩的……」我感慨。

「嗯,不過我們也沒時間管他了,我們自己的問題還沒解決呢。」梁宸寧嘆了一口氣:「你等一下就先去睡,晚上繼續啊。」

「……好,辛苦你們了。」我點點頭。

「不會啦,你比較賽。」梁宸寧拍拍我的肩膀:「莫名其妙被捲入這種鳥事裡,後天就結束啦,希望啦,最好可以。」

「不確定的詞彙可以放在前面講嗎給點信心好不好啊你這是故意的吧。」我瞪他。

「啊哈哈哈哈。」梁宸寧做了一個海帶舞的動作。





 
*****

關於老蕭,靈感來源是這個故事:


《萬華毛骨悚然異聞錄01~04(http://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2865375)


註明出處,免得被說我抄襲XDDDDDDDD
是的我流設定上,老蕭就是那個摩利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