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07148

    累積人氣

  • 72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第二部(五)

如果在小說論壇上,有一篇小說根據這劇情接著寫「然後下來,大師兄和終於開竅了懂得要修行的青龍一起大殺四方,解決了一切困難」的話,絕對會被罵成是YY小說,就連我在最無聊的時候都不會看。雖然如此,人生畢竟不是小說,一切順風順水大殺四方的劇情當然最好出現在日常生活裡,並且我們最好還是殺人的那一方而不是被殺的那一方。

啊,人生為什麼沒有快轉鍵呢,我真希望可以跳過這一切,直接來到「那個該死的門派已經被殺退了故事結束」的那一個章節。

拜託故事的結尾一定要是這個章節啊,不接受其他結局。

但人生最悲慘的事情之一就是沒得快轉。

而且大師兄並不是真的最強的那個。

比方說在二郎神爺爺說要借我哮天犬之後,鄒志遠本來打算把我趕回家,說「反正都已經處理好了」,但被其他人一致反對。我本來也覺得鄒志遠這個要求超不講理,你對一個被小鬼纏上差點出包的人說這種話真是有夠冷血,問題根本就不在有沒有人保護了,而是一種心情,我好不容易抵達了安全的地方,怎麼能夠叫我再回去自己一個人待著呢,簡直沒血沒淚。

但過了幾個小時之後,我就知道為什麼鄒志遠這麼火燒眉毛的要把我趕走了。

那時候我們吃過晚飯、洗過碗,正在吃水果喝茶閒聊,大門就碰的一聲被打開了。

在門框裡,與門外黑夜相得益彰……我是說,互相輝映……總而言之就是臉跟外面的天色一樣黑(也一樣冷)的掌門大師兄出現在門框裡,鄒志遠一臉處變不驚的不回頭,但我分明看到他的手都在抖。

「遠辰。」掌門大師兄開口。

「是。」鄒志遠動也不動。

「掌門師兄,我們可以解……」趙慶國站了起來。

「還沒有問到你。」掌門大師兄一個凌厲的眼風掃過來,雖然我是旁邊被波及的池魚,但也體會到了眼刀可殺人的意思,物理上的。

「身為道者,見無辜旁人限於危難而不加以援手,非道也。」鄒志遠很僵硬的、像在背台詞一樣的說。

我看見梁宸寧在搖頭。

這時候你還拆你師兄的台!沒看見我都嚇得不敢說話了嗎!

「然後你的解決方式就是把自己送上去給對方打?」掌門師兄說著說著從背後抽出了一根棍子:「師叔就是這樣教你的?」

我靠,那棍子剛剛是藏在哪裡,別跟我說掌門師兄的綽號就叫做日日野晴矢……嗯這梗好像有點老?等等然後鄒志遠就走了上去,等等這難道是傳說中的門規?什麼原來小說寫的都是真的嗎?什麼所以現在鄒志遠要挨打了嗎?什麼那我可不可以說話啊!等等我來找他救命不是為了要害他被揍啊!

「是遠辰衝動,請掌門責罰。」鄒志遠硬梆梆的說。

「那個,我可不可以問一下?」我小心翼翼地舉手,在所有人都轉過頭來看我的時候覺得超恐怖,但想問的東西還是要問:「……那個,鄒志遠他現在是為什麼要挨打?要打多少下啊?我看不懂,可不可以跟我說明一下……」

掌門師兄哼了一聲,轉頭看鄒志遠。

「你自己跟他解釋。」

嗯這個處罰好像比拿棍子揍他還嚴重的樣子,我看鄒志遠的表情都扭曲了。

「遠辰。」掌門師兄發出了威脅的聲音。

「不過是十五棍您就打吧。」鄒志遠把頭轉回去,看著掌門師兄這麼說。

我靠你連句解釋都不跟我講寧可挨打嗎!友情呢!友情呢!我們的友情就到今天為止了你這個渾蛋!我對鄒志遠的背影比了個中指,然後聽見梁宸寧忍不住的噗哧。

笑屁!我轉過頭去怒瞪,但是沒用,那三個人都在笑。

這就是同門情誼啦,看著你們大師兄被揍結果笑成這樣啦,這個世界還有沒有公平正義天理啊?

鄒志遠默默轉身,背對掌門大師兄,讓他把那根棍子抽在他背上,發出沉悶的聲響。

一下、兩下……總共要打十五下,聽這聲音感覺就很痛,鄒志遠默不吭聲,但每次棍子落到他背上的時候,他都會抖好大一下。

看著看著我突然想起當年我還在讀國中的時候,我們有個教務主任,長得人高馬大又曾經是體育選手,每次要處罰犯規的學生,就會叫他們雙手扶牆翹起屁股,他拿著掃把棍子助跑上前,然後用力的打下去。

很奇妙的是,雖然每個人都被打得哀哀叫,卻從來都只是紅腫疼痛,沒聽說過誰受傷,也沒聽說過誰被打出毛病。據說那主任打人是算過的,專門打在肉多的屁股上,絕不傷筋動骨。

後來我上了大學,有次回國中去,卻沒看到那個教務主任,一問之下,才知道有個家長很堅持他的小孩被教務主任打傷了,還去不知道哪裡弄來了一張驗傷單,告到媒體去弄得好大,後來教務主任就自己辭職了。

我問老師說,那個小孩是真的被打傷了嗎?老師挑挑眉喝了一口茶,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說那學生隔天就能翻牆翹課,只在媒體來的時候坐輪椅,你覺得他傷得重是不重?

我現在提起這個倒也不是想評斷那個教務主任跟那個學生或那個家長,我只是希望掌門大師兄打人的功力也能跟教務主任一樣好。

十五棍很快就打完了。

我看鄒志遠轉過來,低頭對掌門大師兄鞠躬,說「謝掌門師兄教導」。

感覺好古風喔,要是大家都穿古裝的話就會更像武俠小說了。

正在感慨,掌門師兄就說話了。

「接下來這個事情你們就都不要管了。」他說。

啊?

啊?

鄒志遠一臉呆滯,我轉頭過去看其他人,沒意外的大家都是一臉震驚,我再度轉過頭去看掌門大師兄,卻什麼也看不出來。

這……鄒志遠不是剛剛才很不要命的跟人家下戰帖呢?這戰帖可以不管的嗎?可是小說裡好像沒這樣講啊?小說裡如果某甲給某乙下了戰帖,除非有人居中調停,不然不都是打到死的節奏嗎?可是能夠居中調停的通常都是第三方,而且當事人雙方都要在現場才算數不是嗎?可以說不管就不管的嗎?

「看什麼看?」掌門大師兄把棍子收起來(到底收在哪裡!我眼睛一眨那棍子就不見了!好想知道啊!想知道得要命啊!)用那種大人已經懶得講反正你聽話就對了的口氣說著:「你們都是有門派的人,真以為出了事只能自己兜著是不是?」

……哇。

所以現在是長輩要出面解決了嗎?是說這問題本來好像也就是長輩鬧出來的嘛,搞成了整個門派的共業,也不知道到底是好還是壞。

「可是掌門師兄,我們家老大的朋友,」趙慶國懶洋洋的伸手比了站在旁邊的我一下,滿臉漫不經心:「已經被纏上了,剛剛顯聖真君也說要把哮天犬暫時借給他,那他要住我們這裡,還是回他家去住?」

掌門大師兄聽到這話皺了皺眉頭,轉頭過來看我,然後又轉頭看著神壇。

我站在旁邊不敢講話,心裡拼命拜託不管哪一個神都好,拜託千萬不要讓掌門師兄把我趕走,我不但膽小又怕死,碰到這種事情別說回家了,現在我根本連他們道門的門口都不想踏出去。

「除了你們之外,還有誰?」掌門師兄突然問。

什麼東西?

「你也看出來啦?」趙慶國挑起一邊眉毛:「我們也不知道。」

「說是有玩具車的塑膠小燈。」良宸寧插嘴:「所以顯現的年紀應該不會太大。」

啊,是在說指引我走出鬼打牆的那個神祕人物啊。

「這不合理。」掌門師兄說。

「掌門你有頭緒嗎?」二師兄也問。

掌門師兄皺眉凝神,看看我,又看看神壇,沉默了大半分鐘。

「你們確定只有一個靈童門?」然後掌門師兄說。

「確定。」二師兄回答得很篤定。

「我們是只有惹到一個靈童門啦,但是這個就不知道了。」趙慶國皺著眉頭戳了戳我的額頭。

「我才沒有!」冤天大之枉!我這麼乖巧的一個人,是要去哪裡才會招惹到這種倒楣東西啊!

「真的沒有?你敢確定?你從來就沒有在路邊小便過?」梁宸寧湊過來,陰惻測地問:「確定肯定以及一定?」

「靠你滾蛋啦!不要以為我不知道那樣惹的是日本狐狸好不好!以為我都沒在逛飄版的啊!」我沒好氣的虛踢了良辰寧一腳。

「嘖嘖嘖台灣也有日本狐狸啊。」良辰寧一邊退後一邊搖頭,滿臉神棍貌。

他說得好有道理,讓我忍不住停下來想說我最近應該沒有喝醉酒到會在路邊亂尿尿的程度吧……?

「兩邊都不是狐狸。」鄒志遠嘆了口氣,從表情到聲音到台詞都寫著滿滿鄙視,一臉這種彆腳謊言你就是要上當我該如何看待你的智商的鄙視臉。渾球我不就是不懂嗎!你有什麼好得意的呀!

「這三天先不要離開。」掌門師兄突然對我說:「學校先請假。」

「啊?」我一臉呆滯。

「小師叔晚點就回來了。」但是掌門師兄顯然並沒有要跟我說明的意思,他轉頭就去吩咐鄒志遠了。

「好吧,你可以借我的衣服穿。」梁宸寧拍了拍我的肩膀:「內褲嘛,正穿兩天第三天反過來穿也就是了。」

靠。





*****
太久沒寫我自己都不大連戲了...(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