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07148

    累積人氣

  • 72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移動迷宮][Minwet]海馬民豪(十二~十九)

(十二)
 
紐特見過他的大學同學湯瑪士家裡養的那條黃金獵犬。

也見過那條狗把所有家具都撞得東倒七歪像被卡車撞過一樣的場景。

養一隻海馬能同時體會到養黃金獵犬的樂趣真是太超值了,也許他應該回去感謝寵物店的老闆,養這一隻抵三隻啊,還跨種族。

海馬民豪從五分鐘前開始學著走路。

一開始他企圖站起來,然後栽在桌子上,打翻了桌子。

紐特扶著額頭把暖氣開得大一點,叫他先不要妄動,然後把玻璃碎片清了乾淨,桌子移到旁邊。

在他移動家具的期間,前海馬民豪先生不斷企圖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然後摔倒。

「人類的脊椎怎麼這麼短!腳怎麼這麼難用!」第五次摔倒之後,民豪發起了脾氣:「還不能往前捲!什麼破設計!怎麼進化的!」

好大一個地圖炮,用詞還挺專業啊……

紐特雙手抱胸,站在旁邊看民豪不斷摔倒。

在民豪終於能扶著牆壁搖搖晃晃站穩了的時候,紐特拿了一條浴巾出來圍在他的腰上。

「我的衣服沒有你能穿的,我家裡也沒有你這身材能穿的衣服,用浴巾將就吧。」紐特說。

「哦。」民豪點點頭,腳往前一跨踏出了一步。

可惜並沒有栽倒在紐特身上,牙醫先生動作輕巧的閃過了起碼有一百五十磅的壓制攻擊。

還好樓下沒人,不然搞不好以為他在拆房子。

紐特想。

一個小時後,撞出了一身瘀青的民豪抓著圍巾靠著牆壁穩穩站著,不斷的左顧右盼。

「看什麼呢?」紐特問。

「原來從人類的角度看,是這個樣子的。」民豪看了看魚缸:「哦,這樣看這個魚缸真的很小,你真的真的應該幫我換一個循環海水缸,我上次看到的那個就很好,一個也才一千多塊……」

「一千多塊你就慢慢做夢去吧,人類不需要循環海水缸。」紐特翻了個白眼。很好這果然是他的那隻海馬,貨真價實童叟無欺。

「我的身材不錯吧?」說著居然還做了幾個健美先生的動作,牽動二頭肌帶出一片華麗的弧度。

不過是隻海馬!囂張什麼!要知道就算是人類也不一定有這麼好的身材好不好!

紐特突然覺得惱羞成怒。

絕對不是因為海馬的胸肌比他還要大的關係。

「是挺不錯的,都說海馬壯陽,我看很有可信度。」紐特說著視線還故意往下看了看。

「哦你說這個。」海馬民豪很自然地拉開的浴巾低頭觀察:「從這角度看不到什麼,我想我得參考你的才能知道以人類來說這算是大還是小。」

紐特退了一步,非常戒備的。

但是當他看到民豪笑得露出一排白牙,雙眼都瞇成了兩個ㄇ,就知道自己被調戲了。

被一隻海馬調戲。

被一隻海馬調戲!

被!一!隻!海!馬!調!戲!

是可忍孰不可忍!這還有沒有天理了!

紐特歪著嘴笑了起來,捲起了袖子正打算走去好好修理那隻還不太會走路的海馬的時候,他的門就被打了開,喝得滿臉通紅的湯瑪士、艾爾比和布蘭達闖了進來,大聲對他喊「聖誕快樂!」

然後五個人就都僵在了原地。

不,僵住的只有四個人,前海馬現人類的民豪先生非常鎮定地把浴巾圍回腰上,饒富興味的打量著闖進來的另外三個人。

凌亂的被推得亂七八糟的家具、地板上的熱香料酒、其中一人只穿著浴巾、另一個人正朝著他走去。

一個無聲勝有聲的畫面。

率先回過神的是布蘭達。

「哎呀哎呀真是抱歉,我們不知道你今年的聖誕節有約了,新年假期過後千萬要找時間介紹給我們認識哦,這位……」布蘭達笑咪咪的對民豪伸出手。

「民豪。」其實走路還不穩的男人並沒有往前走的打算,他靠著牆點點頭,露出一個還算友善的微笑。

「好的民豪,那我們先走了。」布蘭達笑吟吟的抓住兩個男人的後領就用力往後一扯:「別太激烈哦,雖然你們已經很激烈了。」

「不是,那個,你們聽我說……」紐特無奈地伸出手,非常清醒地認知到現在不管說什麼都蒼白無力,但他還是多少想說點什麼。

艾爾比在後領被拉的時候就回過了神,這時候他正幫著布蘭達把湯瑪士推出去,聞言轉過頭,認認真真、無比嚴肅的。

「別受傷了,你們兩個都是。」

然後就關上了門。
 




 
(十三)
 
後來紐特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才在商業區的邊緣找到了一家雜貨店,千拜託萬拜託只是出來鏟積雪的老闆開店,賣衣服給他。

絕對不是因為他暫時不想跟民豪一起待在房間裡的緣故。

聖誕節的夜晚總是很冷,細雪緩緩飄落,紐特在雪裡開回家,想著這是不是只是一場夢,非常非常真實的夢。

都說聖誕夜會有奇蹟,而他真的寂寞很久想要人陪。

但聖誕夜的奇蹟通常只有一個晚上。

紐特轉過頭,摸了摸剛剛買的那些衣物,全都不是他的尺寸,並且無法選擇款式,全都是老氣透頂又無聊的衣服。

無論如何,就算他的海馬明天就不能變成人類,至少他還有這些衣服。

 



(十四)
 
 
出門前民豪還只能靠著牆站立,回來的時候他已經能很穩地走來走去了。

紐特瞠目結舌的看民豪笑著朝他走過來,腳步穩得簡直不像六個小時前還連站都站不好的人,像他本來就是人類,像他本來就走得很好一樣。

若不是身上摔出來的瘀青都還在,紐特簡直都要以為他本來就這麼會走路了。

「給我的?」民豪走過來,好奇的看了看紐特手上的那些衣服。

「你居然還把家具都放回去了……」紐特答非所問。

「哦,順手。」民豪聳聳肩,自動自發地拿起一件T恤觀察起來:「這怎麼穿?」

「……我教你。」

這隻海馬會的東西和不會的東西有好巨大的落差,這對心臟不太好啊。




 
(十五)
 
T恤和長褲的剪裁都是上個世紀的老氣款式。

但如果素材本身很好,穿什麼其實都一樣。

一樣帥得讓人把眼珠子都掉到地上。

紐特瞪著民豪的胸口,他都已經買到了L號為什麼這裡還是繃得這麼緊?這科學嗎?一隻海馬有這麼雄偉的胸肌這科學嗎?

無論如何謝天謝地褲子沒有這個問題。


 



(十六)

 民豪突然牽起了紐特的手。

民豪的手很熱,溫度很高,紐特心跳漏了好幾拍,他不太確定那是為了什麼。

要知道那個是海馬!再帥一百倍他還是海馬!紐特你振作點!

紐特在心裡斥責自己。

結果民豪牽著他走到了書房裡。

「如果我想看懂這些東西的話要怎麼做?」民豪指著書櫃上的書。

「……啊?」

「我只認識一些字,這上面很多字都沒有出現在電視上過,我想知道它們在說什麼。」民豪認真的說。

你一隻海馬在三個小時內不但學會了走路而且還把我家都給走過了一遍嗎!這速度科學嗎你!紐特瞪著民豪,後者一臉無辜的歪頭看著他。

幾秒鐘後,紐特決定放棄。

他轉身從書櫃角落抽出了一本破舊的字典,那是他小學的時候用的。

「我教你查字典。」

「嗯。」

聖母瑪利亞、耶穌基督啊。

聖誕夜的奇蹟中,他在教一隻海馬查字典。

上帝啊。
 

 



(十七)
 
紐特醒來的時候,迷迷糊糊中覺得身旁有個溫暖的物體,便靠了過去。

被抱進一個暖得讓人發汗的懷裡時,他連眼睛都懶得睜開,便又睡了過去。

等他睡飽了回籠覺醒來,看到的是一張安詳而帥氣的亞洲臉孔。

茫然的停頓了三秒,紐特輕輕嗯了一聲,想起來昨天晚上他跟民豪在書房裡查了老半天字典,後來民豪興致勃勃地看起了書,他八成是不小心在旁邊睡著了。

這種「把睡著的人抱到床上一起睡」的舉動,八成是看電影學來的吧。

昨天晚上連站都不會站,睡前居然已經進化到可以抱著人走路而不會摔倒的地步了。

想起民豪曾經說「大概是因為我是特別的海馬」,紐特覺得自己有必要深思這句話的可信度了。

說不定是真的呢?

而他的聖誕奇蹟,居然不只一個晚上。

 


 
 
 

 
(十八)
 
紐特覺得自己已經很努力高估民豪的能耐了,但一直出現誤差。

比如說他的食量。

海馬的食量本來就很大,必須吃跟自己體重十分之一等重的黑殼蝦才能維持生存,現在他開始懷疑,變成了人類的民豪是不是也要吃十分之一體重的食物才能維持生存。

如果是這樣,他的存糧連五天都撐不到。

好在聖誕節到元旦之間有兩天上班時間,可以趁那時候出去買。

紐特瞥了一眼民豪身上的肌肉,真誠而熱切地希望這傢伙會是個好的搬運工。

對了,還得去沃爾瑪幫他買新的鞋子。




 
(十九)
 
「我們要先串詞。」民豪放下刀叉舔了舔嘴唇,滿足的呼了一口氣。

「串什麼詞?」紐特喝了口牛奶,莫名其妙地看著民豪。

「關於我的身分。」民豪垂下了視線,看著玻璃杯裡乳白色的液體:「如果你被朋友問起,總不能說我是你養的海馬吧。」

「說你是我在酒吧裡認識的韓國人不就好了。」紐特滿不在乎的漫聲應著。

「你的朋友們會滿足於這個回答嗎?」民豪挑眉。

媽的,不會。

為什麼一隻海馬會想得比我周全?紐特仰頭喝乾牛奶,砰地把杯子放回桌上,瞪著民豪看,滿臉都是「那你說說你要怎麼辦」的表情。

「說我是個『脫北者』吧。」民豪氣定神閒。

「那是什麼?」紐特挑眉。

「從北韓逃出來的人,通常透過偷渡抵達美國或墨西哥,沒有身分證明,也沒有財產,無法從文件上證明他們的存在的一群人。」民豪說。

「所以,你想把自己設定成國際難民?」紐特的聲音提高了一兩度:「那我們怎麼認識的?」

「聖誕節嘛,聖母一般的紐特在路上撿到凍僵在垃圾桶旁邊的我囉。」民豪不慌不忙的拿起牛奶喝了一口。

「現在連粉紅色封皮的蠢羅曼史都不屑用這種橋段了。」紐特皺眉。

「正因如此,反而更有可信度。」民豪放下杯子:「不然你想一個更好的來?」

紐特噎了一下,想了想,發現這個設定還真是……挺不錯的,就連民豪為什麼沒有身分證明的問題都一併處理了,而且就算他在湯瑪士他們面前表現出對美國的不熟悉,也有充分的理由──他是個「脫北者」嘛。

真不是普通的不甘心。

「……你哪來這些知識的?」紐特不甘心的問。

「上個月探索頻道剛好做了個脫北者特集,到上週為止重播了兩次。」民豪聳聳肩:「反正我有很多時間完善這個設定,你一時想不出比我更好的也是正常的。」

「……上個月?」紐特挑眉:「你上個月就知道自己能變成人?但隔了一個月才告訴我?而且還擅自想了這麼一個設定?」

民豪氣定神閒的表情慌亂了一下,他低頭咳了一聲。

「民豪。」紐特聲音平平,卻夾著威脅:「你最好把所有事情都交代清楚。」

「我想你總得跟我熟一點,有個理由,才有可能把我變成人。」民豪看著旁邊:「因為我必須靠你才能變成人。」

「我?」

「只有你,其他人不行。」民豪舉起雙手,做了個投降的姿勢:「真的,但別問我為什麼知道,我也不知道,就像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說話還能變成人一樣。」

紐特質疑的瞪著民豪。

「你要是不喜歡,我就變回海馬好了。」民豪雙手抱胸,垂下視線看著地板。

「等一下我教你洗碗,然後我們去書房。」紐特往後靠在椅背上,呼出了一口氣:「你這樣的設定不夠,我們得去網路上查資料。」

「嗯。」民豪說。

他沒有抬頭,但紐特看到他笑成了兩個ㄇ的眼睛。

胸口感覺暖暖的一定是因為剛吃飽的關係。

紐特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