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206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第二部(四)

  
我是被爭吵聲吵醒的。

一片朦朧裡,發現自己已經躺在鄒志遠他們道門的藤編長椅上,知道自己已經進入安全範圍裡的感覺真好啊啊……還沒等我感嘆完,就聽到鄒志遠的聲音,又大聲又急促,講了一大串不知道什麼。

沒我同學是吃了炸藥嗎哇靠,什麼事讓他這麼激動?居然可以讓他講了一長串話而且還很大聲耶,這畫面太稀有,我必須爬起來看一下……

我才剛爬起來,就看到鄒志遠狠狠拍了一下椅子扶手,他們師兄弟總共四個人圍成一圈坐在稍遠處接近神桌的地方,鄒志遠背對著我在發脾氣,倒是趙慶國看見我醒了,就指了指我,跟鄒志遠說了些什麼。

鄒志遠轉過頭來的時候那表情黑得簡直能滴水,他站起身來走到我面前,嚇得我從椅子上跳起來,正襟危坐不知道他到底要幹嘛。

「一開始是我思慮不周。」鄒志遠說著說著突然伸手抓住我的領口,靠近我惡狠狠地威脅:「今天處理了這事,明天開始就再不相見!」

他身後幾個師弟發出不贊同的聲音。

額,發怒的鄒志遠好兇喔,頗有殺氣,真的滿可怕的。

「可是大師兄……」我眨眨眼,用力忍笑:「明天的必修課,所以你就不來了嗎?」

鄒志遠僵硬了一下。

啊啊啊然後他就發火啦!簡直都能看到他背後有火燃燒啊!鄒志遠大怒了啊!抓著我領口的手突然用力了一下,我還錯覺以為他要揍我了!幸好他馬上就放開了!

驚魂未定的我立刻起身逃竄到二師兄背後,露出半張臉看那個站在原地背後有熊熊怒火燃燒瞪著藤編長椅好像立刻就想放把火燒了那把椅子一樣的鄒志遠。

我的媽那拳頭捏得好緊,要死喔被他揍一下肯定要送急診,還好他沒打我……冷靜下來的我這才想到鄒志遠是可以把美工刀扔進牆裡三公分再拔出來的人,剛剛光顧著吐槽,都忘記他火起來是真的能打死我啊……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以後吐槽前要三思要三思……

「我現在就去休學。」鄒志遠突然說。然後他就往外走啦!

不是吧大大!

「等一下啊大大你這是怎樣啊!別啊!」發生什麼事啦!被纏上的人明明是我啊!幹嘛是鄒志遠鬧著要休學啊!我嚇了一大跳,衝上前去抓住就要往外走的鄒志遠的肩膀,顧不得他要是轉身一拳可能會把我的頭蓋骨給打凹這種一般來說只會發生在恐怖小說裡的事,就朝著他大喊:「有話好好說啊大大!先把事情跟我講清楚啊!而且你現在去學校行政小姐已經下班了啊!現在去也不能辦啊!」

謝天謝地鄒志遠就停下來了。

好險他沒有想到他還有個同門不知道師姐還是師妹在學校行政組,這時候千萬不能讓他想起黃大媽來……

「好了啦老大,你也跟世安講清楚,先坐下先坐下。」趙慶國走過來,拍了拍鄒志遠的肩膀。

「良辰。」二師兄甩了個眼色給梁宸寧,後者心領神會地跳起來跑進廚房裡去。

趙慶國半拖半拉的把臭臉大師兄按回椅子上,我自己找了張板凳,心驚膽跳的坐在一旁。梁宸寧拿著五瓶可樂走回來,一人發一瓶,鄒志遠拿著可樂動也不動,眼神還很殺,害我在旁邊都不敢講話。

「啊啊好啦,我來說我來說。」趙慶國抓了抓腦袋,嘆了一口大氣:「就上次那個越南的齁……」

果然是他們。

我打開可樂,二氧化碳往外竄的聲音嘶嘶作響,趙慶國看看我的表情,大概也知道我已經猜到了,只是伸手過來拍拍我的肩膀,一臉「幹得不錯啊小子」的表情。

「那只是個小鬼而已,還不是很強,大概是想說對付一般人就很夠了。」趙慶國搖搖頭:「好在你跑得快,位置不斷移動反而讓他們難找,要是你躲在房間裡就糟糕了,我們去大概就只能收屍……」

鄒志遠再度用可樂瓶毆打了椅子扶手。

二師兄不贊同地瞪了鄒志遠一眼。

我在一旁覺得超危險,蓋子對著我好嗎,等一下鄒志遠要是捏爆了可樂瓶(塑膠瓶子完全不是他的對手,我相信他隨便一捏那瓶子就會完蛋,我超有信心的),可樂噴出來的方向就正對我耶,我是首當其衝的一個被噴到的人耶,超危險的好嗎。

「我們家這個大師兄齁,覺得這都是他不好,當初你一開始想跟的時候就應該不讓你跟,今天就不會這麼危險,所以才說要跟你斷絕往來啦。」趙慶國說。

「都已經涉入這麼深了,就算現在立刻斷絕關係,難道人家就不找我了嗎?」我皺眉。真的斷絕關係才死得更快吧?小說不是都這麼演嗎,就連推理小說也都是啊,第一個說要離開群體要跟大家斷絕關係的那個都死最快,這點道理我還懂的好不好。

「我們也是這麼認為。」二師兄點點頭。

鄒志遠的臉色更難看了。

我往旁邊坐了一點,祈禱那個可樂瓶不要被捏爆。

「所以那個真的是追著我喔?」我突然想起剛剛被抓住的那個,於是忍不住問。

「是啊。」趙慶國點點頭:「現在斷了聯繫,他們應該就知道你已經被我們救到了,接下來應該會換盯其他人,不過這也很難講。所以接下來這幾天青龍會跟著你,這樣可以保證你的安全。」

「喔好……」我點點頭,才想起來剛剛好像沒看到青龍:「那青龍呢?」

「他去把那個小鬼吐掉。」梁宸寧說。

………什麼?

「青龍的魂體本身就是非常強力的結界,一吞進去就出不來。」梁宸寧笑著比了比:「不過還是要關進玉裡比較好啦,因為要保護你嘛,吞著那個簡直像是吞著追蹤器一樣,就要先關進其他結界裡。」

「……聽起來好髒。」

「才不髒噢。」青龍突然出現在我肩膀上,露出尖尖的蛇牙:「吞掉你哦。」

「啊青龍。」我伸手摸了摸青龍的蛇牙:「剛剛在車上沒看到你耶。」

「這裡看得到是因為靈氣很濃的關係噢,出去你就看不到了。」青龍舔了我的手指一下就繞開了,盤在我的手臂上:「但我會一直在你右邊肩膀上噢。」

「吐出來沒有口水嗎?」我問。

「蛇沒有口水噢,你這個髒人類。」青龍對我嘶嘶了兩聲。

這樣噢。

「可是青龍跟著我好嗎?」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講了出來:「……那個,那個東西是顯示鄒志遠的手機號碼打給我的,接起來才聽到小鬼的陰笑……」

鄒志遠突然把手上的可樂瓶放下,對我伸出了手。

我把口袋裡的手機拿給他,他點開通話紀錄看了看,再拿出他自己的手機,點開通話紀錄看了看。

然後突然就笑了。

他轉身把兩隻手機放到神桌上,然後走上樓。

「……鄒志遠他怎麼了?」我戰戰兢兢地問。

「大師兄爆炸了。」梁宸寧怯怯地說,另外兩個人也神色凝重地點頭。

走下來的鄒志遠手上拿著一塊雜玉,拇指大小,他把那塊雜玉放到神桌上,夾在兩隻手機之間,接著從口袋裡抽出了一疊黃紙,用神桌上的筆刷刷刷地就寫了起來。

什麼所以那是在畫符嗎?!我同學不是科技道士嗎?原來他還是會用黃紙畫符的喔?哇第一次看到耶,拿著筆好像很吃力一樣,那筆很重嗎?我瞪大眼睛看鄒志遠速度超快的畫了三張符,放下筆就抄起符貼到雜玉和手機上,然後雙手結印,唸起了不知道什麼咒。

我不懂他在幹嘛,但是覺得有熱風從神桌上吹出來,不太強,我左右看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趙慶國露出了有點不忍心的表情。我轉頭偷偷問梁宸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抓起手機點開便箋湊到我身旁,手指速度飛快地打起了字。

他說大師兄現在正在對雜玉裡那個小鬼下咒,等一下會把小鬼放走,等叱退咒把小鬼打回他們的所在地,魂體就會爆炸,被下咒的小鬼本身魂飛魄散不說,在旁邊的人鬼都會受到傷害,這是很兇厲的招式。

梁宸寧說,鄒志遠這是動真火了,這麼兇狠的招式一般他們是不會用的,因為這太傷天和。小鬼畢竟是被操縱的,很多時候做壞事都不是他們自己願意的,所以他們面對這些小鬼的時候,多半都是能超度就盡量超度,實在不行就是關結界,畢竟魂飛魄散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連一點點機會都沒有了。

鄒志遠不但下了這麼兇狠的咒,還帶上了簽名,完全就是昭告對方「要打就衝著華胥派山河堂門下遠辰道人來」,這是直接下了亮名戰帖,把砲火集中到他自己身上了的意思。

我看看那些字,又看看鄒志遠。這時候他唸完了咒,把那塊雜玉拿出去扔出圍牆,一臉平靜的走了回來,完全不打算對我解釋半個字,只是把手機拿起來還我。

握著手機,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問那個咒絕對是禁忌,氣氛已經不能更糟了,可是不說話又超奇怪,我一定得說點什麼。

我拼命地想,所以可以問什麼呢?

「……對了所以剛剛我在找到謝宗勳之前有看到一個紅燈耶,跟著那個紅燈走就找到他了。」我突然想起來這個,連忙追問:「那個是什麼啊?我是不是應該謝謝人家?」

其他人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像燈籠嗎?」二師兄問。

「不像。比較像……像玩具上的燈。」我一邊回想,一邊也覺得有點驚訝:「……對耶,像玩具警車上面那種會旋轉的小燈,那是什麼啊?」

「玩具警車?」鄒志遠皺著眉頭問:「確定?」

「確定確定,那種塑膠感很難錯認。」我連連點頭。

他們師兄弟四人互相看了看,我想他們應該也想不出來那是什麼。真奇妙,居然還有哪裡來的好心人罩我嗎?而且不跟我收酬勞耶。不過不收酬勞應該也不是好事吧,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冒出來要收N倍的酬勞……想想還是找到對方趕快把這種債給還一還的好,救命之恩要是複利滾起來不知道會滾成個什麼樣子。

「用算的吧。」鄒志遠想了想,然後說。

等等。

他們家最擅長占卜的人不就是鄒志遠他本人嗎。

我不是剛剛才被他轉移了那個什麼鬼門派的仇恨了嗎。

他老人家現在不是最大的坦嗎連戰帖都下了不是嗎。

這時候幫我算個什麼啊算!

「啊啊啊我看算了!算了吧!現在應該來想要怎麼對付那個該死的什麼什麼門派!」我一邊大叫一邊把鄒志遠手裡的I-PAD抓過來:「對了那個門派叫什麼名字啊,總不能一直叫人家鬼門派。」

「靈童門。」趙慶國說:「非常直白的名字。」

……也太直接了。我目瞪口呆的看趙慶國,他很嚴肅的點頭表示他說的是真的,鄒志遠把他的I-PAD拿回去,用質詢的眼神看著梁宸寧。

然後那小子很沒義氣的溜了。

接著鄒志遠就看我了。

「大大我們趕快來想想該怎麼辦吧好不好。」我諂媚的陪笑。

我同學的眉頭皺得簡直能夾死蚊子。

「這事結束再來辦你。」鄒志遠說。

嗚啊啊啊好恐怖………拜託不要是毆打我,會出人命的真的。

「那安全怎麼辦?」二師兄突然說:「青龍這下子不能走了,我們也沒人可以保護他。」

鄒志遠皺皺眉。

然後他們師兄弟都突然轉過頭去,用驚訝的表情看佛桌。

我跟著看了一下,佛桌上點著的香緩緩往上飄著白煙,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然後鄒志遠就認認真真的下跪磕了三個頭,起身的時候看到我盯著他看,他就瞇起眼睛下巴一擺,叫我也跟著磕。

我跟著跪下來磕了三個頭,起來的時候還很茫然。

「顯聖真君說哮天犬借你幾天呢,真好運。」趙慶國笑了起來。

「誰?」哮天犬不是二郎神的狗嗎?顯聖真君又是哪位?

「就是二郎神啦。」趙慶國笑著巴了我的腦袋一下:「還不快再謝謝真君爺爺,有他照你就安全多啦。」

「喔、好、好。」我連忙跪下又磕了三個頭,起來的時候忍不住問:「所以下次拜拜的時候我也要拜嗎?」

趙慶國大笑起來,二師兄也笑了,我看看鄒志遠,他的表情放鬆了一些,不過還是沒笑。

「真君爺爺說下次你隨貢一座狗罐頭塔就可以了。」二師兄說。

「真的?」我愣了一下。

「真的。」

「大家人真好………」我感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