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1196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第二部(三)

 人總是會有這樣的時候。

不想讀書、不想摘錄重點、不想下載PAPER、不想開電腦、甚至也不想打電動,只想像一個起士麵包一樣,躺在床上什麼也不做。

特別是天氣又冷又下雨的時候。

我把除濕機打開背朝自己,看著除濕機裡的水一滴又一滴的落進集水箱裡,覺得自己就跟這天氣一樣,正在被除濕機慢慢地擰出水來,避免發霉。綠色的集水箱在短短的一個小時內就裝得半滿,我覺得清醒地盯著這東西看了一小時的自己真是無聊得好可怕。

想要找個人聊天卻又懶得說話,想要出去玩卻根本提不起勁,我一邊繼續盯著集水箱,一邊思考是不是在這集水箱裝滿之後就應該起床做點事,或者至少出門去吃個飯也好?但是櫃子裡好像還有泡麵,那是不是乾脆吃泡麵?

我還來不及看到集水箱裝滿,手機就響了。我一邊想著這時間是誰會打電話給我,一邊想如果是不認識的號碼就不要接好了的打開了螢幕,看見居然是鄒志遠的號碼在閃啊閃的,當場嚇得我都從床上彈跳了起來。

「喂?」下午四點多,這時間他怎麼會打電話給我?

電話那端沒有聲音,只有電流接通的訊號沙沙聲傳來,我被這種不尋常的狀況嚇得魂飛魄散,不斷的喂喂喂,卻都沒有聲音。

這是怎樣?怎麼辦?我焦急失措的抓著手機,對面不管我怎麼喂都沒有回應,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鄒志遠平常很少打手機,因為他懶得說話,手機通常是用來傳簡訊、刷網頁、打遊戲用的,能不講話他盡量都不說話,所以用LINE的時間比說話的時間還要多,我連他居然有存我的手機號碼都不知道,更別提他居然會打電話給我了。

肯定是出了什麼事吧?不不不冷靜點,也有可能他是把手機放在口袋裡,不小心解鎖打了過來啊!這種事情不是常常發生嗎?打過來了又不知道自己打通了電話,於是喂半天也沒有回應的事情經常有啊!

我正在全心全力的說服自己,並且告訴自己「再喂兩聲就掛斷」的時候,電話那端突然有了聲音。

是一聲很輕很輕的「嘻」。

小孩子……不知道是男孩或是女孩,總之就是很小很小的小孩子的一聲輕笑,但一點都不可愛,也不天真,反而陰惻惻的充滿了恐怖感。

我當下就嚇得把手機摔到牆壁上了。

摔完手機之後,我足足過了五分鐘才冷靜下來,想著這件事情到底應該怎麼辦。顯示鄒志遠的號碼詭異笑聲的打電話給我,要找的到底是我還是鄒志遠?這種小孩子笑聲聽起來跟那個越南什麼門派的嬰靈應該是很像的吧?那應該是要來找鄒志遠的?想起他們大戰的那一天,我雖然什麼都沒有看到,卻還是看到了窗戶上大大小小的血手印,光是看到那個就超可怕了,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背脊發冷。

於是我把手機撿起來,決定立刻打電話去找鄒志遠。反正我一個人再怎麼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不如乾脆打電話問他。

手機響了兩聲就被接起來了,我還沒驚嘆鄒志遠今天接手機的速度真快,就聽到電話對面傳來的依然是剛剛那聲輕輕的「嘻」。

啊啊啊幹幹幹幹幹!被纏上的他媽的怎麼是我!我再度把手機丟出去,覺得非常驚恐。

靠我以前還是個中二小屁孩的時候的確想過要見鬼,但我現在已經不想了啊!雖然認識了鄒志遠他們那一群道士,但危險的地方只要專業的說一句「不行」,我就會超聽話無論如何都不去看啊!靠啊啊啊怎麼會纏上我?是因為被調查了嗎?那個門派的人發現要對付的話從我這個麻瓜開始是最輕鬆的嗎?很聰明啊因為光是這樣我就快要嚇死了啊!怎麼辦啊!我今天為什麼要回自己的住處啊為什麼不賴在鄒志遠他家啊!現在連電話都打不通了我是要怎麼辦啊?啊?

我想我必須冷靜下來,我必須思考現在要繼續留在屋子裡還是要衝出去。

如果這是一般的恐怖小說,不管是留在屋子裡或者衝出去都很危險;如果這是一般的道士小說,因為對方媒介是透過我認識的人打電話過來給我,這理論上應該是證明他們還沒有找到我的所在位置,所以我衝出去找鄒志遠的安全係數會比較高(因為他們那裏不但有好多個道士,還有正神);但反過來,也就是留在家裡反而比較安全的可能性也不小,因為他們很有可能在路上攔截我,隨便設個迷魂帳還是什麼鬼打牆的就能留住我,然後在外頭還不是隨便他們愛怎麼玩弄就怎麼玩弄,宰掉了再丟去對方門口示威也不是不可能。

因為各種可能都有,所以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能夠確定的是,如果我能撐到隔天早上天亮,就會沒有問題。

但現在還沒有五點!還沒有五點啊!連晚上都還不是啊!只是因為下了一整天的雨所以外頭像是夜晚而已啊!並不是真正的夜晚啊!

我決定還是衝去鄒志遠他們道門那裏會比較安全。

撈起鑰匙和錢包塞進口袋,我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把手機丟在家裡不要帶出門,畢竟如果對方可以用手機找到我,那帶著手機就跟帶著追蹤器沒有兩樣,雖然沒手機會有點不方便,但為了安全起見,我還是就這樣穿著雨衣衝了出去。

整天都在下雨的天空很陰,我騎著車往山邊去,猶豫著不知道要不要加速的時候,發現時速不知不覺得居然已經超過了八十。這種時候欲訴則不達,我抓緊剎車把時速放慢,想想還是決定停在路邊休息一下。

腳剛剛碰到地面的時候,口袋裡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我反射性想去口袋裏掏手機的時候,猛然想到自己根本沒有帶手機出門。

馬的幹,靈異GPS果然不是放著就可以擺脫的啊!到底是為什麼要來找我啊!什麼時候找上我的啊!鄒志遠這都你害的到時候幫我處理這個不可以收我的錢啊啊啊!我根本不敢把手機拿出來,急忙發動油門往前衝去。

然而所謂怕什麼來什麼,我越是想趕快到雲昃道長那裡,就發現路越來越模糊,傾盆大雨像是在倒水似的不停下著,而且越下越大,視線模糊成一片灰色的雨幕,就連大燈都照不到前面的路。我在看不清楚前方的狀態下停下了車,覺得狀況很糟糕。

我只有自己一個人,口袋裡有一隻不斷響著但我不敢接的手機,機車熄火中,但我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也不敢拿手機出來GPS定位。雨下得非常大,雖然穿著雨衣卻還是渾身都濕了,我覺得很冷……應該不只是氣溫上的寒冷吧。

該怎麼辦?

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馬的難道就要交代在這裡了嗎?如果這是那種小說的話通常我這種路人砲灰掛了以後,就會展開真正的大戰……啊啊啊但這不是那種小說啊!救命啊啊啊啊!如果不是顧忌著可能會被路人看到,我想我應該已經哭出來了吧,如果求饒的話可以被放過嗎?要是跪下來可以讓我找到去雲昃道長家的路我應該會立刻跪下來吧!救命啊誰都好……不是,只要是正經的眾生都可以,拜託來救命啊!看是要燒紙錢還是紙房屋還是買什麼東西拜都可以,拜託救命啊啊啊!

當我正在內心哀號的時候,遠方突然閃起了紅燈。

那紅燈一明一滅。

我看著遙遠的那紅燈,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走過去。這時候也許不該根據小說原則,而是該根據薛丁格的定理,走過去生與死的機率各占一半一半,留在原地的生與死的機率也是一半一半,我到底該不該走過去?

口袋裡的鈴聲突然斷了。

我牽著車,往紅燈的方向走了一步。

手機鈴聲響了一聲,斷掉,然後又響了兩聲。

我再往前走兩步。

手機的聲音很卡,像是有人硬是不讓鈴聲響起來一樣。

我把車子停好,往紅燈的方向狂衝。

一明一滅的紅燈並沒有隨著我的靠近而變大,卻越來越清晰,而口袋裡的手機鈴聲像是被掐著音源線一樣,越來越卡、越來越急切,甚至有種齒輪卡住的聲音。我不敢把手機拿出來,卻也不敢停下來,往前衝的時候我看到遠方路口有一個人,低著頭在玩手機。

我繼續往前衝到那個人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

那人抬起頭來的時候臉上就像剛剛剝好的水煮蛋一樣,沒有五官。

「啊啊啊太好了是你這個地縛靈啊啊啊拜託幫我通知一下鄒志遠他們!!拜託了你要什麼我都燒給你拜託救命!」這種時候看到這個臉好親切!超親切!雖然他是鬼可是我認識他啊!而且也知道他沒有惡意!在這種嚇死人的時候看到他超親切的!

心情一放鬆下來眼淚就噴出來了。

結果那個地縛靈的雞蛋臉上居然出現了五官。

「幹你有臉喔?!」我整個人往後跳了一大步。

「你這人真不會說話。」地縛靈白了我一眼:「我幫你聯絡建辰。剩下的自己處理。」

「好好好謝謝你!地縛靈你真是大好人……不是,大好鬼!」我感激涕零的想要跟他握手卻握了個空,倒不是他縮手,而是我摸不到他。

「我叫宗勳,謝宗勳。」地縛靈說。

「你好你好宗勳大大,謝謝你幫我聯絡二師兄,請問你需要什麼供品我想辦法燒給你。」我用袖子抹抹臉,覺得眼前這個鬼真是親切到爆炸。

謝宗勳沒回我,手抬起來點了點,然後我看到一個小光球飛了出去,搖搖晃晃地不見了。

「好了,等一下吧。」謝宗勳點點頭,然後扭頭看著我,眉毛整個皺起來:「你是去哪裡得罪了這麼麻煩的東西啊?……不過又是誰救了你啊?」

「啊?不知道……不是你嗎?」我愣愣地回:「我就看到有一個一閃一閃的紅燈,往紅燈的方向過來就看到你……欸那個紅燈咧?」

「紅燈?」謝宗勳一愣,然後就低頭思考了起來。

高人在思考的時候都是不回話的時候,這種時候不管你問什麼都是沒有用的,而且就算他真的想出了什麼也不會跟你說,小說都是這樣寫的。嗚嗚。於是我安靜的站在他旁邊,雖然靠近他會覺得有點冷,但這種時候我就算被凍成冰塊,也不願意離開他。

看來還真不是他救我的,算是有人帶我來找到他的。

雨雖然小得多了但還在下,我和一個據說頗有修行的地縛靈濕淋淋的站在屋簷底下,我看看手錶,現在才五點半,我卻覺得彷彿過了一個晚上那麼久。

「追過來了。」謝宗勳突然說。

「什麼東西追過來了!?什麼!?」我整個人跳起來,不知道該往哪裡躲的左顧右盼。

「建辰大概也快到了。」謝宗勳說:「我幫你擋下這個,去買《LOVEPLUS》給我。」

「地縛靈跟人家玩什麼戀愛模擬遊戲啦!」

「住口!寧寧超可愛的你懂什麼!」

居然還是萌姊崎寧寧啊!

我還沒說話,謝宗勳的表情突然就變了。他把手上那台任天堂DS丟了出去,掌機在半空中突然變形成笊籬……就是麵攤在煮麵撈麵用的那東西的造型,然後撈住了一個什麼。

說是「什麼」是因為我看不到。但網子的部分不斷變形扭曲,謝宗勳的表情看起來很輕鬆,這大概表示他真的很強?不過看起來真的很像在煮陽春麵……

「什麼時候會燒給我?」

你看他還有空問我這問題………

「下禮拜。」

「很好。」他居然還笑了……

我正在想到底要不要吐槽的時候,就看到了車燈。

轉過頭去,看見的不是預想中二師兄的發財小貨車,而是鄒志遠的青龍。

啊啊啊啊啊這種時候看到這台車比看到親爹娘都還要親切啊有人來救命了嗚嗚嗚───

「上車。」鄒志遠探出半個身子來比了比。

「好!」我淚眼迷濛的就要上車,謝宗勳卻冷不妨的開了口。

「慢著。」

我腳步一僵,難道眼前這台青龍不是青龍,鄒志遠也不是鄒志遠,這都是幻覺?

「金紙組合十組,檀香半斤。」鄒志遠說。


「哪一家的?」謝
宗勳挑眉。

鄒志遠掏出平板點開了某個網頁,謝
宗勳伸出一隻眼睛(幹這畫面好獵奇……)過去看了看。

「嗯,不錯,成交。」謝
宗勳勾起嘴笑笑了笑,然後手一揚,笊籬裡的陽春麵……

我是說,那個不知道什麼東西就從笊籬裡飛了出去,然後掉進了鄒志遠的車裡。

那是什麼東西啊難道是剛剛追著我的東西嗎?那東西跑進車子裡了上去沒問題嗎?我看著車子,遲疑著不敢上去。

「已經被青龍禁錮了,快上來。」鄒志遠把平板收好,沒好氣地喊了我一聲。

「沒問題的那是真的人,只是我沒想到來的是遠辰而已。」謝
宗勳笑得露出了牙齒:「快去快去,下禮拜記得來把東西都燒給我啊!」

「你答應了他什麼?」鄒志遠斜睨了我一眼。

「《LOVEPLUS》………」

鄒志遠切了一聲,我不確定他有沒有說了句「個老不休」……因為太驚嚇又太放鬆,所以我一上車就虛脫的昏死了過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