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1196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第二部(二)

醒來的時候我的世界被切成兩半。一半黃色,一半是便宜的組合式天花板的顏色。

我眨了眨眼,發現有阻礙,於是伸手把臉上的那張東西拿下來翻面一看──嗯,我想也是,除了我天才的同學之外,有幾個人會把3M的大張便利貼貼在別人臉上來留言呢?正常不是應該放在床頭櫃上或貼在冰箱門上嗎!貼在我臉上是幾個意思!

總之鄒志遠沒有前因沒有後果,便利貼上只有「上課,門可以直接反鎖。」這樣一句話,依照我天才睿智的海龜湯專精的推理,這表示我同學在告訴我:他去上課了,如果我醒了,可以不用等他回來就離開,門只要反鎖就好,不需要鑰匙。

至於昨天我是怎麼來這裡的、他到底對我來這裡有什麼心得感想,這些都沒有線索也一概無法得知,大概是二師兄把我丟過來的吧?而且我也不是躺在床上,我同學再度把我丟在地板上,連衣服也沒換,我整身臭得要命,只好趕快爬起來衝回家洗澡。

下午去學校的時候,鄒志遠在研究室裡劈哩啪啦的打著電腦,我坐到他旁邊的時候他老兄不動如山,連個眼角餘光都沒有瞥過來給我。

但我還是想知道二師兄到底是去哪裡認識黑道老大的呀!沒問到以前我是不會放棄的!

於是我努力的拼命的糾纏鄒志遠,但他懶得說就是懶得說,最後煩了,只叫我去問趙慶國。然而身為一個宮廟的廟公(這句話好像在繞口令),趙慶國忙得連接電話的時間都沒有,我猜他大概不是在收驚就是在問事,打了三通都沒有接,我只好回來繼續盧鄒志遠,甚至連「不然你讓青龍跟我說」都搬出來了。

最後鄒志遠狠狠的白了我一眼,起身叫我跟上。

我是知道我這同學很懶得說話,但沒想到他為了懶得說故事,竟然不惜搬出自己的師傅來讓他說故事給我聽……說實在的,我覺得很尷尬,但更想知道二師兄到底是去哪裡認識那種黑道老大的,所以還是硬著頭皮拜託雲昃道長說故事。

說故事的代價是一壺茶。

我不會泡茶,所以鄒志遠讓青龍來指導,我倒是沒想到一條蛇會泡茶……

「遠辰他們常常在泡的啦,多看幾次就會了噢,可以倒出來了你小心一點,手要按著茶壺蓋子……不是叫你整個放上去的啦,你看很燙吧,哎唷噢。」青龍一邊指導一邊搖頭,被一條半蛟看不起我感到有點悲傷。

端起茶盤的時候青龍一溜煙地竄上了我的手,可是一點重量都沒有,不愧是魂修的半蛟,只是害我本來預設有重量,一下子歪了一下,反而再度被青龍給鄙視。

「沒有重量的你都會不穩噢,這樣不行的啦。」

「屁啦就因為沒有重量才於估錯誤的啦!」

「為什麼要學我講話的啦?」青龍不滿。

「的啦這種發語詞感染力太強的啦!」

一邊跟青龍鬥嘴一邊走出去把茶放好,雲昃道長悠哉悠哉的跟鄒志遠聊天,然後笑著對我點點頭。

「建辰他啊,有個外號,叫做大俠。」雲昃道長笑瞇瞇的:「那是因為他只要路見不平,就會主動衝上去拔刀相助。」

二師兄呂建軍建辰道人,據說在他們那個圈子裡相當的有名,因為他會主動出手;舉凡被陰陽眼困擾的小孩、被鬼或妖怪追的少年少女、被陰陽耳搞得幾乎要精神崩潰的人,他都會主動出手。

雖然這麼做也讓他增加了很多麻煩,也不一定會有好的回報,但二師兄還是一直這麼做。

我一邊聽一邊覺得很感動,不愧是大俠二師兄啊!所以黑道老大這個也是他去見義勇為碰到的嗎?

「也算是。」雲昃道長笑嘻嘻地喝了一口茶:「不過,主角不是阿龍。」

故事的開始是這樣的,二師兄作為一個水電師傅,常常需要公出修冷氣水電,還要跟載貨的司機們聊天交陪,所以雖然他自己不吃,卻也經常帶著煙和檳榔在身上。

某次他去買檳榔的時候,看到檳榔攤的小姐眼睛紅紅腫腫的,看起來像是大哭了一場似的,他一邊結帳,一邊順口就問了對方怎麼了。

看起來年紀也不大的小姐一開始很不好意思,說沒什麼大事,但很快的又問二師兄說,他知不知道哪裡砍爛桃花防出軌砍小三比較有名,她老公外遇不斷,她非常傷心,但是又不想離婚。

二師兄於是說,不然這樣吧,接下來一個月我來買檳榔你都請我,我就替你斬桃花。

一開始檳榔小姐並不相信。我想也是,怎麼可能隨便一問就問到可以斬桃花的大師啊,而且二師兄看起來實在不太像大師,因為他看起來就是個修水電的……身材很好的修水電的這樣,雖然是平頭。不過對二師兄來說,人家相不相信並不是重點,如果小姐不相信,那他付完檳榔錢就走了,也沒有什麼損失,反正一般來說,外遇不會出人命。

當他要離開的時候,大概是死馬當活馬醫吧,一個月的檳榔錢其實也不很多,小姐於是拜託大師幫忙斬桃花。

然後二師兄就去假日花市買了一株桃花,問小姐要在檳榔攤做法呢,還是要去家裡做法。小姐半信半疑的說在攤子後面休息區做法就可以了,二師兄就把那株帶著盆子的桃花搬了進去,然後唸咒灑水,從工具口袋裡掏出一把剪電線用的剪刀,把桃花剪成了圓圓的形狀。

然後告訴小姐,把這株桃花放在家裡向陽的陽台,好好種著,只要有枝枒超出了現在的這個形狀,就要趕快剪掉。只要桃花樹活得好,有認真修剪,就能把外來的誘惑剪掉。

但這畢竟不是萬能,如果男人本身管不住自己就想往外發展,只是剪掉外來的誘惑沒有用,因為對方還是會自己出去找,頂多只有降低頻率的功能而已。

但即使如此,對方也已經千恩萬謝了。

後來二師兄再去買檳榔的時候,小姐高興地說最近她老公都很乖,沒有出去偷吃了。

「但這跟龍哥的關係是?」我問。

「那個小姐是龍哥的女兒,那檳榔攤是他們家的。」雲昃道長笑瞇瞇的說。

嗯,感覺並不意外呢,雖然我沒有猜到,本來還以為那小姐是龍哥的老婆,但仔細想想,誰會因為人家幫他剪桃花砍小三就和對方這麼好的?除非那男的是世間少見的聖人,真的覺得不斷被糾纏很麻煩。但就昨天我看龍哥的樣子,他應該不是這樣的人……吧。

但如果是女兒就說得通了。

「所以他們後來就夫妻恩愛了嗎?」我繼續問:「然後龍哥從此覺得二師兄超有義氣,於是跟他稱兄道弟?」

「沒有。」雲昃道長笑得更大了:「那男的還是到處拈花惹草。」

「後來就被那個龍哥給斃掉的啦,」青龍插嘴:「但是後來龍哥還有來找建辰幫忙噢,看風水什麼的,還處理了好幾個被纏身的,關了好多個淨眼淨耳噢。」

「淨眼是陰陽眼嗎?」總覺得這種人命官司還是不要多問比較好,我還是問問這些專有名詞怎麼解釋吧哈哈哈……

雲昃道長點點頭。嗯,那淨耳大概就是聽得到的了。

只是這龍哥的幫派裡是靈異人士聚集地嗎……不是說有這種天賦的人很少,為什麼會處理掉好幾個啊……如果這是那種小說的話,接下來這個龍哥的幫派大概會爆出驚天大陰謀,然後大家都被捲入重大的靈異事件裡之類的。

不過說到驚天大陰謀,那個越南的嬰靈的門派不知道怎麼樣了,鄒志遠都不跟我說,我也不敢問,現在究竟如何了呢我只知道肯定是還沒有解決的,真讓人焦急啊……

不過總算是得到答案了,原來二師兄是這樣跟那個龍哥熟起來的啊。雖然還是覺得黑道有點可怕,不過反正之後也不會接觸了,就不管他了吧。

這種見義勇為的感覺真是超帥氣的,跟二師兄的綽號超搭,或者他就是因為經常有這樣的行動,所以才被大家叫做大俠的吧。

然後我轉頭,看旁邊那個在滑手機的鄒志遠。

「欸大師兄我問你,如果今天是你碰到那個檳榔小姐在哭,你會怎麼做?」

「從旁邊走過去。」鄒志遠連眼皮都沒有抬。

好吧這個回答不意外。      

「那如果有人在你面前被妖怪追殺呢!」我繼續問。

「個人緣法,貧道無能為力。」鄒志遠說著說著還做了個拿著拂塵的動作。

「那他如果跑到你面前拜託你救他呢!」

「因果既已糾纏,依據個案情況收費。」鄒志遠覺得我很煩的哼了一聲:「收多少錢,做多少事,不會多也不會少。」

我感覺不開心。

「說好的見義勇為遍濟天下呢大師兄!」雖然我理解但我不能接受啊!二師兄這麼帥,你好歹也假裝熱血一下啊!

「誰跟你說好。」鄒志遠不耐煩的翻了個白眼給我,青龍在一旁笑得滿地滾。

嗚嗚,不開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