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206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二(一)

 
 
嚴格說起來,我其實很少主動進廟裡拜拜,雖然我每天不逛飄版睡不著,也老是在板上看大家討論這個宮那個廟某某神明或地基主什麼的,但就是幾乎不主動去廟裡拜拜,就連認識了鄒志遠他們以後,我還是不會特別想到廟裡去拜拜。

不過有人揪團約的時候,我還是會去。說起來也很奇妙,一群研究生,平常大家都各有各的生活,要說有兩三個人常常一起行動也是很正常的,但像這次的龍山寺拜拜大進擊這樣,同屆十幾個人只有兩三個沒到其他都來了的狀況,還真的是很少見。

我對拜拜這種事情了解得不多,也沒什麼要求的,所以什麼也沒帶,只在入口的地方拿了三隻香,跟著同學們一起拜過了一輪。

龍山寺即使在夜晚也很熱鬧,人超多,或者在拜拜,或者合掌喃喃自語,也有人坐在地上唸經,還有很多觀光客,或者說日文,或者大陸口音,或者英文或西班牙話或其他各種我聽不懂的語言,大家都在拜拜,在觀望。

我走了一圈,在文昌帝君那裏看到我同學正在求研究計畫能夠一切順利,也在月老那裏看到同學正在求紅線,有人問我要不要順便拜一下,我說我沒有什麼想要求的,就不必添亂了吧。

鄒志遠曾經說,人活著能夠無所求,就是最大的幸福,更何況神明也是很忙的非常忙的,能夠不給人家添一個案子,就盡量不要為了可有可無的要求多給人家添麻煩。雖然我深深懷疑他的真心話絕對是後面那段,不過這種說法總是很有趣的,是我也不喜歡事情太多做不完,更何況鄒志遠說神明是沒有上下班時間的,這麼一想就覺得好血汗哦,所以我就不特別求什麼了,雖然少我一個不少,但總是不要給人家添麻煩嘛。

我本來以為拜完之後要一起去吃個飯什麼的,畢竟夜市就在附近,結果帶頭的傢伙說他還有事要先走,一個一個就都散了,十幾個人呢,轉眼間就剩下我自己一個了。站在龍山寺門口,我對空氣揮了揮手,有一種「搞毛啊」的感覺。

這種大家一起約了結果馬上又散夥了的感覺真是太糟糕了,而且還是在夜市附近,這年頭人情就跟紙一樣的薄啊,而且還是大陸製造的劣等衛生紙。

但飯還是要吃的。

我晃了晃手中的鑰匙,正想要不要乾脆騎車去其他地方吃東西的時候,看到了正在停車的二師兄。

在這裡碰到熟人肯定是個緣分,必須把握!更何況是二師兄!我心目中的正氣道士!(至於我同學那個科技道士我們就先不要討論了。)我喊了他一聲,二師兄看起來也很驚訝,我就問他要不要一起吃飯,得到了一個肯定的回答。

我就說二師兄這麼豪爽海派的人不會拒絕我的吧──

然後人一倒楣起來真他媽的不只是被同學拋棄,連走路都會撞到人。

我朝著二師兄走過去的時候,因為停車的巷子很小,如果迎面有人走過,擦身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然後那個跟我擦身而過的人就發出超假的哀號坐下了。

然後他朋友就說「欸你撞斷我朋友的手要賠二十萬啦」了。

───哇靠我一邊覺得很恐怖(被一個凶神惡煞的流氓一臉猙獰的恐嚇取財真的很恐怖啊),一邊覺得「幹都什麼年代了為什麼還會有這種詐財法啊太古老了吧!」但又覺得開口就要二十萬很詭異啊誰會有二十萬在身上啊不過如果說五千塊好不好說不定也可以?

看我不回答,對方又靠得更近了。

啊啊啊好可怕啦啊啊啊啊───

「好了好了,放開他。」二師兄走過來拍了拍那個小流氓的肩膀。

二師兄!二師兄果然是二師兄!我好感動!我感動得眼淚都要流下來了!二師兄救命啊!感謝二師兄救命!等一下脫困了請你吃豬腳飯!

但是那個小流氓非常不賞臉,他一邊說著我以為只有在電視裡才會看到的台詞(比方說「啊?你是要幫他付嗎?我朋友的手被他撞斷了ㄋㄟ~」之類的),一邊凶神惡煞的從口袋拿出蝴蝶刀來,好像要打架的樣子。

想想如果五千塊可以解決的話就破點財吧………超過這數字我就無能為力了說……我正在思考的時候,就看到二師兄皺著眉頭嘆了口氣,一臉無奈地伸手往背後……正確來說應該是腰後,從工具口袋裡緩緩抽出了一隻扳手來,握在手裡。

我記得那扳手。

當時去理處那個什麼結界的時候,二師兄最後走進來就是拿著那根扳手往地板上頓的,因為那扳手的銀色太亮所以我一直記得。不過隨身攜帶扳手是水電師傅們的習慣嗎?

握著扳手的二師兄看起雖然不兇但是很煞氣的感覺,像武俠電影裡的大師,他輕輕抬了抬下巴,應該是叫小流氓要打就上的意思。

人都有趨吉避凶的本能。

小流氓也有。

所以他立刻轉身抓住我,然後把蝴蝶刀抵在我的脖子上。

人生是如此的荒謬。

我一邊感覺害怕,一邊覺得天啊我今天晚上好刺激,要是能平安脫身的話我要把這段經歷PO上網,就算會被人家說「絕對是在唬爛」也沒有關係,因為是真的啊,人生能有幾次身在古惑仔片子裡的經驗……但是蝴蝶刀的刀尖好冰啊啊啊超恐怖的啊啊啊不要放在我頸動脈的旁邊啊很可怕的啊!救命啊!

「你、你別過來!我告訴你,你給我小心一點!我們可是龍哥罩的!你知不知道我們龍哥啊!你!」小流氓厲聲恐嚇著,如果聲音能夠更兇狠一點就會更像了,可惜現在的場景比較像定南哥準備痛打砲灰,而我是無辜的過路人,等一下就要下去領便當。

要是不這樣胡思亂想,我大概會怕得尿褲子,哈哈。

對於還有力氣吐槽自己的我的腦袋,我深深感到絕望。

二師兄嘆了一口氣,慢慢的把扳手收回去。

雖然這的確是比較聰明的做法可是二師兄救命啊他還沒有放開我啊───

我感覺小流氓也鬆了一口氣,他朋友爬起來折了折手指,好像想要上前打人的樣子。

接著二師兄從另一個口袋裡拿出了手機,然後撥號。

「我不是要打給警察,不要動。」一邊等著對方接聽,二師兄一邊伸出手阻止了想衝上去搶電話的另一個小流氓。

我說人如果有霸氣的話大概就是這樣,他只是把手伸出來而已,那個流氓居然就怕得不敢衝上去了。我偷偷用眼角看那個小流氓,然後稍微往旁邊移動,想遠離脖子上那把蝴蝶刀。

但是馬上就被發現了。

抓著我的傢伙更用力的抓緊我怕我跑掉,一邊威脅我「你要是跑了我就真的戳下去」,一邊把刀刃給收起來……刀雖然還抵著我的脖子,但已經沒有實質上的生命安全了,其實這傢伙還滿聰明的嘛……

電話終於接通了。

「喂?龍哥,是,是我小呂啦,是,是剛好來附近,碰到你們家兩個阿弟啊,我朋友不小心撞到了他們……我不知道是哪個啦,但他們現在要我們賠償,抓著我師兄的朋友,這樣很傷腦筋……對對,我師兄的同學,那個讀研究所的啦,對,對他也是研究所的啦……嗯我在……」二師兄說著說著抬起頭看了一眼旁邊的招牌:「我在咖啡店旁邊的巷子裡啦,好,好……好我會跟他們說,好,謝謝喔,好。」

二師兄掛掉了電話。

我想我應該不必再猜電話對面的那個人是誰了。

二師兄這人緣我說是怎麼回事啊!而且為什麼如此嫻熟啊!

等沒多久那個被稱作「龍哥」的人就到了,穿著汗衫卻披著西裝外套,除了矮了點胖了點之外,其實沒什麼特色,就是一個中年吃檳榔喝酒抽菸的大叔,可是那兩個原本很兇的小流氓卻嚇得一直發抖,連話都講不出來。

我呆呆地站在旁邊看二師兄跟那個龍哥說話,看二師兄跟龍哥說剛剛他們要我陪錢的事情,然後龍哥氣沖沖地走過來,用力的踹了那兩個小流氓肚子兩下,把他們踹倒在地。

「渾蛋!自以為很秋是不是!」龍哥邊說邊踹。

我往旁邊移動了兩步,然後走到二師兄旁邊;雖然我覺得他們被踢得在地上滾來滾去很可憐,但是、但是身為閱文無數的我,知道這種時候不過是個苦肉計!我如果開口替他們緩頰那就正中對方下懷了!更何況恐嚇詐欺本來就不對!我應該要假裝什麼都沒看到,這是人家幫派裡的私事!

說是這樣說,可是這畫面好恐怖喔………我還是躲後面一點吧,讓二師兄幫我擋著這畫面,我不得不聽到但總可以選擇不要看吧……聽起來好痛的樣子啊。

二師兄看了我一眼,沒說什麼。

天知道打了多久,反正我覺得很久,但也可能沒有很久,總之單方面的毆打終於結束了,我一邊感到謝天謝地,一邊很擔心之後會不會被偷偷報復,畢竟他們都看到我的臉了,二師兄看起來跟他們老大很熟所以應該不會有事,但我可不一樣啊,希望他們馬上就忘記我的長相……

但是人真的,真的,怕什麼來什麼,永遠都事與願違。

那龍哥打完了小弟之後走過來,很堅持一定要請我們吃飯,就算我說我明天還有個報告要熬夜趕著做也沒用,硬是拖著我和二師兄到夜市裡的某家……看起來裝潢超高級的店裡去。

我從來沒進這家店過,畢竟從外面一看就知道很貴,而且經過這次經驗之後,我想我大概再也不會想踏進來了。被一個黑道老大請吃飯「壓驚」實在不是個壓驚的好方法,我覺得我被嚇得反而更嚴重了啊啊啊……老大還叫剛剛那兩個小弟來「敬酒」,我已經很想被他們忘記了拜託不要這樣啊他們要是私底下偷偷找人蓋我布袋怎麼辦啊───

餐大概很好吃吧。用完一道菜之後就把餐具全部撤走換上新的這種做法也實在相當的奢華。

但我味如嚼蠟啊。滿場只覺得胃痛啊,都要哭了啊。

二師兄後來就沒怎麼說話,但一直幫我擋酒,說「還是學生不能喝太多」,然後一直跟那個龍哥乾杯。

散席的時候我已經變成一坨史萊姆了。

雖然只喝了兩小杯,但一來是高度數的烈酒,二來我又緊張又害怕,嚇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搖搖晃晃地被二師兄扔上他的小貨車副駕駛座上時,我好像跟二師兄說了什麼。

「別擔心,他們不會記得你的。還有,逼出酒精不只是小說劇情。」模糊朦朧的記憶裡,好像有聽到二師兄這麼說。

然後放下了心的我腦袋一歪就這麼睡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