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1196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ST][蘇魯中心]是誰跟你說,繳了械的蘇魯很安全?

 
  
蘇魯光,NCC-1701企業號上尉,舵手。

同時也是廣為人知的近戰格鬥專家,號稱「當他不想被你碰到的時候,誰也碰不到他」的傳奇人物。

正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當近戰格鬥專家這個名頭傳開了以後,經常會有人找上門來,想要「討教討教」,對於性喜低調的蘇魯本人來說,是個莫大的困擾。

「從我考進學院以後,就不再參加校內以外的運動比賽了。」休息時間,蘇魯端著一杯冒著熱氣的紅茶,滿臉困擾的嘆了口氣。

「為什麼?」契柯夫喝了一口咖啡,好奇的問。

「因為軍人學武的目的不是用來比賽。」蘇魯噙著淡淡的微笑回答。

軍人學武的目的不是用來比賽,而是用來殺敵,所以比賽沒有意義,名次也沒有意義,能夠最快最精準的殺掉擋在面前的敵人,才是軍人學武的真正意義。

坐在一旁喝咖啡的麥考伊因為這句輕描淡寫的話語中隱藏的殺意而抖了一下。不過幸好,領航員並沒有體會到這句話底下的深意,因而只是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所謂的無知就是幸福。

把紅茶喝掉,蘇魯起身把杯子放到回收處,活動了一下肩頸。

「我先走了。」蘇魯微笑著道別:「新一輪的近身格鬥課程馬上就要開始,我去做點準備。」

那是與他在艦橋上完全兩般的模樣。企業號的上尉蘇魯光,企業號上的近身格鬥魔鬼教官,企業號上近身格鬥、以小搏大的戰神,傳說他可以以一打十的面對一連羅慕蘭軍官,傳說他從未嘗過敗績。

對此蘇魯表示,謠言的特色就是會越來越誇張,不可能有人不敗的,起碼他在校內的格鬥賽事中,就很少拿到冠軍,但大家好像都選擇性地忽略了這一點。

「在這個士兵都拿著相位槍,一發光子魚雷就可以炸毀一整個小行星的年代,要求士兵近身格鬥的能力,看起來非常不合理。」蘇魯穿著黑色貼身的運動服,雙手後背,光著腳站在校場中,聲音不大,卻清晰而有穿透力:「但我要你們知道,當敵人的科技力與我們相同甚或超越我們許多──若以地球本位的角度來講,通常我們是科技劣勢的一方──的時候,科技無法成為你的助力,你就必須把對方拉到與你同樣的水平,你們才有決勝負的機會。」

面前的學員並不多,站成方陣總共也才二十來個,而蘇魯對此感到相當滿意。綜合格鬥本來就不要太多人,這樣才有辦法針對每個人的特性,給予最好的指導。教導從來就沒有通則,特別是運動、格鬥;那種感覺大概就像是每一株植物都不同,雖然你可以說出一個平均的照顧法則,但若要細細照料,每一株植物,甚至每一片葉子,都是很不同的。

仔細到每一片葉子都給予關懷肯定是時間太多的人才有辦法做到的事(或者手上那株是孤本了之類的),但針對不同的人給予不同格鬥技選擇和訓練,就是格鬥技教官應該有的責任。

適合積極進攻的人,就讓他學拳學刀;適合糾纏的人,就讓他學技巧;適合防守的人,就讓他學擋格。每個人都有適合的武術,只是找得到與找不到的問題而已。

眼前這二十多個是從基礎格鬥課程就接受他指導的士兵,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二十多個人,可以算是他自己的一支武力,一隻在失去了科技武器之後,還能赤手空拳用古老武術突圍的戰力。

雖然看起來很不實用,但當你陷入永遠無法預測下一秒會發生何事的戰場上時,多一種技能,很多時候可能就是多一條命。

蘇魯緩緩的走動起來,穿梭在他的學員之間,而聲音泠泠,像有清泉流動在青石之間。

「我不會跟你們說什麼格鬥家的原則之類的話,一對一並不是戰場上的常識,我不要你們在己方具有優勢的時候跟對方格鬥,但若挑釁對方與你單獨格鬥可以為己方創造優勢,那你就要考慮這個戰術。」蘇魯慢慢地走著,一個一個看著他的學員們:「但我們這堂高級近身格鬥的課程,第一個要考慮的,卻是當你被俘虜以後,應該怎麼確保自己安全這件事。在戰場上,俘虜了敵方士兵後,繳械是必須的、絕對的、一定要做到的義務。在相位槍的這個年代,被繳械猶如被折了手,而這就是我們要利用的空檔。」

繞了他的學員們一圈,蘇魯站在前方,領著他的士兵們做起了熱身運動。緩緩地,慢慢的,放鬆所有的肌肉,放鬆是為了更好地繃緊他們,繃緊肌肉是為了更好的掌握時機,他們是軍人,是士兵,他們的武術不為表演也不為奪冠,他們要求的是奪走敵人的行動力,帶走他們的性命,突破自身與團隊所面對的危機。

因而不要花俏,不許花巧,他們只要最簡單最有效的能力,只要能夠有效地衝出突圍。

近身格鬥的本質是一場追逐,一場詐欺;他以為抓到了你,而你終究逮住了他;先倒下的人並不是輸家,送上門的勝利往往暗藏玄機,而勝負就在翻身的那一個瞬間。

「這只是練習,所以我並不會強求你們太多。」蘇魯緩步行走在練習的學員間,露出志得意滿的笑容像一個將軍巡視他最驕傲的隊伍:「但我要說,若有人能獲得最多次勝利,我會為他加開課程,完全量身訂做。」

而在戰鬥中的上尉先生,身形像貓一樣輕巧,閃躲著,試探著,在伸出利爪的那一瞬間,就會分出了勝負。上尉先生全身都藏有武器,他有腰間的軟劍、手臂的匕首、小腿的短刀,鞋底的扁刃,還在肩胛上藏了又軟又薄的銳利兵刃,被體溫摀得暖暖的,不帶一絲冰冷,即使貼著皮膚,也不會引起雞皮疙瘩。

但最危險的兵器,其實是蘇魯上尉本人。

大部分學員都曾經被他摔過,狠狠地;當你伸出手以為箝制住他了,卻會在下一個瞬間發現已然天旋地轉,然後你不知怎的已經摔在了地板上,而你斯文低調的教官正在站一旁,伸出手對你微笑。

如果你能讓他為了壓制你而坐在地板上(通常那時候他的手會抓著你的手或腳),那就能得到一個稱讚,表示你的近戰能力已經能打敗大多數人了。

有人說,蘇魯上尉有個男性的戀人。

對此他的學員們表示,他們的上尉一定是在上面的那一個。

否則他們無法想像有任何人的腰能夠被那雙腿扣住而不斷掉。

特別是當你曾經被那雙修長沒有贅肉的腿夾住而狠狠摔得眼冒金星差點就要送醫療灣處理腦震盪之後。你根本無法想像被那雙長腿夾住會有什麼浪漫的情色的粉紅泡泡,因為你只會覺得滿心恐懼,並且感動於自己並不是這雙長腿的敵人因而不用擔心會被摔斷頸椎骨。

不開玩笑真的,某次地面任務中,就曾有敵人被蘇魯用腿夾住一個翻身,然後就這麼撞斷了頸椎骨一命嗚呼的案例。那雙長腿本身就是致命武器真的,愛惜生命,遠離蘇魯(上尉的腿,不,他全身)

對此甚囂塵上的謠言,蘇魯上尉永遠都以高深莫測的微笑來回應。

「蘇魯嘛,倒是有一種械繳了以後真的很安全。」某某匿名人士在某某匿名場合,曾經有過這樣的發言:「他那把小槍繳械以後,就能對他為所欲為。」


 
蘇魯武術課堂上的學員們,都曾經在聽過這個發言後,暗暗希望說這話的人明天腰骨就被蘇魯上尉的長腿給折斷。

可惜這種好事從來就沒有發生過。





*****
至於本篇文的配對是誰呢就請大家自由想像啦wwwwwww
是誰都可以喔O_<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