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1196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二十六)

 我還沒震驚完,就看到雲昃道長回來,然後他們那一群靈異人士的見禮終於在雲昃道長一一打完招呼之後結束,鄒致遠和二師兄開始搬桌子喬場地,雲昃道長走進廚房後又走出來,把一大包零食往我手上一塞。

「等一下開始很危險,小鐘你和良辰去樓上,掌門已經幫你們畫好了結界,在房間裡不要出來。」雲昃道長說。

「唯恐有不周到的地方,請小師叔上去稍作檢查。」掌門師兄說。

欸────?我想要在旁邊看……

「師父!我要留下來!」梁宸寧超激動,他眼睛都紅了的大聲抗議。

「不行。」雲昃道長搖搖頭:「良辰,你還沒出師,太危險了。」

「可是我、我有蠱王!可以幫上忙啊!」梁宸寧大喊。

「上去。連師父的話都不聽了嗎?」雲昃道長的表情很嚴肅。
梁宸寧嗚咽一聲,委屈得要命的低下頭。

我左看看右看看,雖然也很想留下來,可是連還沒出師的都被趕走了,我一個根本就是路人的人應該也不能留下來吧?啊啊,可是好想要看喔,難道不能留下來看嗎?我扯了一下從我旁邊路過的鄒志遠的衣服,問他難道真的不能把結界改放到一樓讓我們在旁觀戰嗎?

「雖然未出師總也需要一個觀摩的機會嘛。」我指著梁宸寧說。

「要看戲還是要命?」鄒志遠翻了個白眼。

「……難道不能兩個都要嗎……」我弱弱的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問。

接著我同學的膝蓋就踢上了我屁股,力道之大,害我踉蹌兩步差點摔倒。不給看就不給看啊怎麼這樣對同學!沒有同學愛啊!

「滾上去。」鄒志遠看著我跟梁宸寧,語氣裡的不容置疑沒有半點折扣。我看看鄒志遠,再看看雲昃道長,然後看了看門口忙著擺陣的業內人士,轉過頭拍了拍梁宸寧的肩膀。

上去就上去,哼!

梁宸寧一臉失魂落魄的樣子,看得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才好。想想也是,這麼重要的時刻卻不能親身參與,而要和一個外行人躲在結界裡,感覺一定超爛。而我偏偏又是那個外行人當事人,搞得想安慰他都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起,只好和他一起默默地爬到樓上。

梁宸寧帶我走到二樓,轉進了看起來像是書房的房間裡,他說這間房間已經有掌門師兄佈下的結界,只要不跑出去,就不必擔心安全。房間裡的書都可以隨便翻,然後他就一個人轉起了圈圈,滿臉焦躁不安。

我不好意思打擾他,於是看起了書櫃上的書;書櫃上幾乎都是道教相關的書籍,堆得很滿,我看到了一部幾乎放滿一整排的《中華道藏》,還看到很多零散的算命書、命相書、符錄咒語的書、中醫書、草藥學、筋絡健康書、文言文的什麼《易經》(相關的書有一大排)、《抱朴子》等等,看得我眼花撩亂,但一本都沒興趣。

等我看完轉過頭,梁宸寧還在那裏轉圈圈,而且表情看起來很不好,除了緊張焦急之外,還有一點猙獰;我想了想,這大概就是小說裡說的「接近走火入魔」的狀態吧?因為太緊張太焦急了。
雖然我只是個路過的外行人,但想想我好歹比他大了三歲,於是走過去把他按住,要他與其在那裏轉圈圈,不如跟我說一下樓下那些都是些什麼人,以及叫了這麼多人來簡直就是個打BOSS的規模,應該叫來的都是強者吧?所以不用擔心(應該)

梁宸寧白了我一眼,我猜若不是我有帶人來支援,恐怕現在一個拳頭已經貓上了我的臉吧……但他閉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還是坐下來打開餅乾和可樂,然後開始說給我聽。

我首先想問的就是黃大媽……梁宸寧聽到我說那是我們學校教務組長的時候居然笑了。

黃大媽俗家名黃彩裳,是他們同輩的師姐,擅長的路線是普渡超渡。據說曾經處理過在民雄鬼屋裡出事的倖存者,硬生生跟人家把對方的魂魄給談了回來,在跟鬼神談判這點上相當出名。

另一個叫辰貞的歐巴桑,俗名陳怡貞,的確在菜市場賣菜,老公是普通人,是個漁夫,擅長的同樣是超渡的路線,但更擅長結界。

兩個尼姑是慈明師父的徒弟,他們廟裡主要供奉的是地藏王菩薩,擅長供奉超渡小鬼,聽說專門處理嬰靈,在業界內非常有名,可以說是北部這方面的權威大師,而靜慧妙慧兩位師父,是慈明大師的高徒。

「你有看到妙慧師父臉上的胎記吧?」梁宸寧比劃著:「其實那根本不是胎記,聽說是以前要超渡某個特別凶厲的小鬼的時候被弄傷的,雖然大家傳得亂七八糟,但我比較相信的版本是說那次光是唸經超渡就整整持續了三天,唸經唸到嘴唇都裂了還流血,才好不容易安撫下來,但怨念造成的傷害好得慢,這輩子搞不好都弄不掉臉上那塊了。」

聽起來超恐怖,而且超像小說。

我拍拍胸口想要繼續聽,就感覺地板突然搖了一下。

一下,然後又一下。

然後就停了。

地震嗎?

我拿起手機滑開PTT,卻沒在八卦版看到任何一條地震訊息。所以大概是跟巡山那時候一樣,這並不是物理上的地震,而是另外一種原因造成的地震。我抬頭看梁宸寧,果然看到他神色不停變化,臉色超難看的盯著地板。

如果可以,我猜他應該想要立刻下去。

可惜不行。

我想讓他分心,所以叫他繼續往下說,還有好多人沒有跟我講呢。

「有時候我覺得什麼都不知道真好。」梁宸寧恨恨的白我一眼。

「無知就是福嘛。」我打著哈哈。

於是我知道了口袋裡塞著萬寶路的大叔是個寵物店老闆,專營爬蟲類,店裡也有醫爬蟲類的專門醫生,根據他自己的說法,在北部只要養爬蟲類的,一定會到他店裡買東西,但他真正的身分是個降頭師。

我問說降頭師不都是反派嗎?小說裡出場的降頭師清一色都是反派啊,怎麼我們還要特地找他來?

「怕對方下降啊。」梁宸寧說。

所以是個專門來除錯的,避免有誰打一打就被下降了。我點點頭表示聽懂。

「其實還可以避免被下蠱,他們家也有這系傳承。」梁宸寧喝了一口可樂:「他不精啦……他們家真正精通的是他師弟,但對方在屏東,太遠了。」

「在屏東是因為離東南亞比較近嗎?」我問。

「不是啊他在屏科大當老師,教昆蟲……還是爬蟲?欸我不清楚。」梁宸寧一臉不屑:「老宋超愛炫耀的好嗎,沒事就到處跟別人說他有個在大學當老師的師弟,說他跟他師弟有多好多好,如果寵物在他這裡弄不好就可以送到屏科大去,保證絕對專業處理。又不是他自己,講得很囂張一樣。」

你們道士的世界好複雜我無法理解……

我們說話的時候,又搖晃了好幾下。梁宸寧在每次搖晃的時候就會停下來,滿臉焦慮的瞪著門板,看起來就像是要立刻衝出去似的,幸好最後都忍住了,雖然我分明看到那個喝完的可樂瓶子已經被他捏裂了,但還是決定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聽說當道士都要練體術,被他們打到一定都很痛,想想鄒志遠那一手飛刀,我暗自發誓以後絕對不要惹到當道士的人,否則他們即使不動用道術,赤手空拳就能把人揍翻。

我跟梁宸寧一邊閒聊一邊吃餅乾,在接近十點的時候,他說我們該睡覺了。

雖然我覺得十點睡什麼覺而且樓下那麼緊張我們應該誰都沒有辦法睡吧,但梁宸寧從櫃子裡拿出了安眠藥,並切威脅我要是不吃的話他就直接把我打昏,這樣不吃藥也可以睡著。

在如此兇狠的威脅下,我只好把藥給吃了,並且馬上就昏昏沉沉的睡著。

這一睡就睡到了早上。

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六點,看到梁宸寧正在拿礦泉水洗臉,雖然睡了一個晚上,但他的臉色超不好。他看到我醒來就點了點頭,扔了一瓶水過來。我沒他這麼浪費,只打開喝了兩口。

雖然吃安眠藥會有頭很重不舒服的副作用,但我覺得若不是有吃藥,恐怕昨天晚上是不可能好睡的;安眠藥能讓人一夜無夢,雖然靠的是藥力,但總比被噩夢嚇醒得好,更何況樓下在打小鬼,如果真有噩夢,大概也會超恐怖吧……特別是當我轉過頭去,看到窗戶上有大大小小的手印的時候。

……呵呵,我覺得二樓的玻璃窗上出現嬰兒或小孩的手印,有的黑有的紅還有的看起來像是活人蓋上去弄出來的手印,應該都要知道那不可能是活的小孩弄上去的吧……馬的昨天晚上到底是怎樣啊超恐怖的好嗎!現在樓下還在打嗎不會吧!一個晚上耶一整個晚上耶!

搞得我都緊張起來了啊馬的!連閒聊都沒有力氣啊真的!我跟梁宸寧就在這種沉默裡靜靜對坐,完全想不起來要吃早餐,甚至連話都不想講。

從六點對坐到七點,終於聽見了一聲很巨大的爆破聲,像昨天下午那聲腳踏車輪胎爆胎的聲音,只是這次的聲音更大。我被震得耳裡嗡嗡作響,但梁宸寧很興奮的跳起來,連話都沒時間跟我講的就開門衝下去。

這大概表示他們結束了,並且贏得勝利了。

我一邊揉耳朵,一邊跟著走下去。

一下去就看到所有人坐的坐、攤的攤,幾乎全都在地板上。只有剛剛衝下來的梁宸寧站著,但他也忙忙碌碌的,拿著一包木條不斷往一個有著雙耳造型的香爐裡堆,我怎麼看都像是在堆營火……然後在香爐前面的,是一隻巨大的老虎。

黃色的,超巨大的老虎。

我愣在當場,然後看到老虎頭上盤著一條蛇……啊那不是青龍嗎?

我走下去,問鄒志遠說要怎麼幫忙?

「……買便當。」鄒志遠很虛弱的說。

「……什麼?」我以為我聽錯。

「我這裡弄完我們出去買便當給大家吃。」梁宸寧一邊堆木條一邊說。我扭頭看,他已經在香爐裡堆起了一座木條營火,正拿打火機點著。

火很快就燒了起來,檀香味迅速隨著白色煙霧往上飄,但很快就被吸進了巨大老虎、青龍、還有放在旁邊的烤麵包機裏頭。

那台烤麵包機現在沒有藍色LED燈了,白色外盒看起來還有點灰,超慘。

我猜這應該就是他們的器靈。青龍跟二師兄的烤麵包機我見過,那巨大老虎大概就是趙慶國家的虎爺分靈了,哇塞是一隻超級巨大的黃色老虎,我小心翼翼地走過去,在香爐附近蹲了下來。

大老虎看了我一眼,尾巴拍了一下,不知怎麼的我就覺得那是在跟我打招呼,於是我很認真的跟他說早安。青龍也有氣無力地看了我一眼,連蛇信都沒有吐出來。

……我想昨天的戰鬥一定超慘烈。

而且我都離香爐這麼近了,那堆檀香木營火燒出來的煙簡直可以說是滾滾濃煙往上衝,但我硬是沒有聞到味道。

這就是所謂的神求一炷香的概念嗎……是真的拿來吃的呢………

「走吧,買便當去。」梁宸寧走過來塞給我一頂安全帽:「我們得快去快回,要買的東西可多了。」

「……這個嘛,我有問題。」我拉住梁宸寧。

「幹嘛?」

「我等一下可以摸摸……那個虎爺嗎……」巨大的黃色老虎好萌的說……

梁宸寧叫我去問趙慶國,趙慶國叫我自己去問虎爺。

「我們家虎爺的道號是武風。」趙慶國整個人躺在地板上,連頭都懶得往我這裡轉。

於是我認真地走過去問。

武風虎爺看著我,我也看著他。正當我很緊張的想說唉呀我不知道能不能跟他溝通的時候,虎爺就說話了。

「一隻腳可以嗎?」

喔喔喔啊啊啊說話了啊啊啊啊!虎爺好萌啊啊啊是男低音天啊虎爺跟我說話虎爺會說話好大的虎爺好萌好毛救命!我心裡一陣慌亂。

「差別待遇噢,我也會說話。」青龍懶洋洋的抱怨。

………對耶青龍明明也會說話。我瞬間就冷靜了。

一冷靜下來就聽到有人在後面偷笑。

冷靜,不要管後面,趕快處理前面這問題。飄版上大家都說虎爺在和平的時候很好說話,我要打鐵趁熱,提出更進一步的要求!

「……可以捏肉球嗎?」虎爺的肉球肉球肉球!

虎爺眨眨眼,停頓了好幾秒。

在我想說是不是不行啊那我摸摸就好了的時候,虎爺又說話了。

「買十二個雞蛋回來給我就可以。」武風虎爺停頓了一下,看起來有點不好意思:「不要白色的那種,我要褐色殼的,牧大的褐色的雞蛋,十二個。」

「我平常都買那個所以他習慣了。」趙慶國說。

沒問題!沒問題!十二個雞蛋就能摸虎爺的肉球!我立刻就去買!我暈呼呼地答應,然後坐上梁宸寧的機車後座,在七點的晨光裡,開始了早餐大採購的行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