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07148

    累積人氣

  • 72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二十一)

 我本來是個普通的喜歡恐怖漫畫和靈異事件的研究生。

不管是飄版還是看小說漫畫,通常都是驚悚恐怖、靈異刺激、劇情緊湊,幾乎沒有冷場,就算發表的文章上標註了「經驗」,但為了讓文章顯得好看,通常還是會做一些適當的修飾。

本來我還覺得把自己的經驗作修飾實在不太好,但自從認識了真的道士以後,就可以理解為什麼總是需要修飾了。因為真實的生活,不管是每天的修行也好,或是無聊到爆炸的法會也好,都非常非常的無聊。

或者對我一個沒有感應的外行人來說很無聊,因為我什麼都看不到嘛。

雖然聽說大部分在辦事的人也都是看不到聽不到的就是了,鄒志遠說,能用五感接收到不同世界的訊息是一種才能,人類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拋棄了與深淵交流的能力,我問他具體是多久以前,結果他跟我說倉頡造字的時候「鬼夜哭」不是神話而是真的,因為人類離開了深淵,於是獲得了不同的力量,造就了現在的人類世界的發展。

我問他說,如果當時倉頡沒有造字,我們沒有離開深淵,現在的人類文化會不一樣嗎?

鄒志遠搖搖頭,說這問題他也不知道。

我想也是。

因為宿舍沒有冷氣,所以我準備到開學為止都要賴在他的屋子裡,鄒志遠也不是很在意,不過他嚴格規定我只能睡地板、衣服要拿回宿舍洗、還要負責倒垃圾。說起來跟我在家裡的時候沒有差很多,我就隨便的同意了──反正我家也是木板床,睡起來跟鄒志遠家的木頭地板很像。

因為都睡他家了,所以跟著他去道場的次數就更頻繁了。雖然說電玩的供奉一天十五分鐘就可以,不過雲仄道長也說了,想打的時候隨時都可以打,也可以在打電動之前合掌跟神明告知一下說可以來看,這樣就不必把螢幕放下來也行。我說既然這麼方便的話,平常供奉的時候又為什麼要把螢幕放下來?

雲仄道長說不放螢幕是方便法門,但認真要供奉的時候不可以用方便法門,要把所有步驟都好好的執行起來才可以。總之規矩很多,但我總是很懶惰的合掌告知後就直接開始打電動了。

我還記得那天我打的是個密室脫逃的遊戲,正在拚死拚活的找鑰匙呢,就聽到有人跑了進來,是個年輕女孩子,看起來匆匆忙忙的,神色很驚慌。一進來就扯著鄒志遠,說她要找「大師」。

大師被你像抓著破布一樣搖來搖去呢小姐。我偷偷的在心裡吐槽。

兵荒馬亂了一陣子之後,小姐終於認知到被她抓著晃來晃去的帥哥就是「大師」,又驚慌又害羞地放開了我同學,然後拼命道歉。

按下暫停鍵,我回頭看了看那個小姐:嗯,是個路上到處都能見到的濃妝女生,穿著可以清楚看見乳溝的背心,彎下腰鞠躬的時候一覽無遺,連我坐得這麼遠都看得見。

可惜我同學揉著手臂,完全不打算看看他眼前這美好風光的樣子。

「鐘世安。」

「嗯?」

「茶。」

還使喚上我了這是。你看看這同學啊嘖嘖嘖嘖。我應了一聲爬起來,去廚房拿了兩瓶烏龍茶,想了想還是多拿了一個杯子,也許人家小姐想要用杯子喝茶呢?多拿總比少拿好。

等我把東西拿過去,就聽見小姐抽抽噎噎,用很委屈的聲音哭訴。

「……運氣一直很差……我找過其他人介紹的……他們說把小鬼放回去或念經就好了,都埋起來了……可是還是一樣……我該怎麼辦才好……」

我停頓了一下,不太確定自己聽到了什麼。剛剛那是不是在講養小鬼的事情?養小鬼?小說裡養小鬼的不是都反派嗎?這女生看起來是濃妝豔抹了點,但跟反派或者反派身旁的女人還有一大段距離吧?為什麼會提到養小鬼這種事啊?

我覺得好奇怪,所以就跟鄒志遠說我要去廚房找青龍,他還一臉莫名其妙。

等我走進廚房,毫不意外的就看見青龍盤在冰箱旁,高高地昂起腦袋看我。

「嘿青龍!」我高高興興的蹲下來:「你超棒的啦!」

「我知道你一定是想問那個女生的事情噢,」青龍看起來也一臉洋洋得意,不斷地搖頭晃腦:「我也是第一次聽到,可是聽其他人說這好像不是什麼稀罕事的樣子,他們說我這是少見多怪了噢,可是我還是覺得好難想像,他們說以前還有人為了錢請神佛回家拜拜,賺不到錢就把人家丟掉噢?真的嗎?」

「這個我有聽說過……不過那不是現在的重點啦!你想聽的話我下次跟你說,現在先跟我講這個啦,」我壓低了聲音:「所以那個女生到底是怎樣?她養小鬼?」

青龍似乎很不滿,對我吐了兩下蛇信,還晃了晃他紅豔豔的尾巴。

你以為你響尾蛇喔。

「對啊她養小鬼,說是去泰國請來的噢。」青龍一邊說,一邊很不贊同的搖頭:「養了兩三個月,說不想養了噢,來問要怎麼丟掉。」

………去泰國請了小鬼然後現在說不想養了要丟掉。

我掏了一下耳朵確定沒聽錯。

你說這聽起來怎麼那麼像是「去寵物店買了好幾萬一隻的名種犬然後因為膩了所以就丟掉」的感覺呢?小鬼是可以這樣隨便養隨便丟的嗎?怎麼跟我在小說漫畫裡看到的差那麼多?不是都說小鬼很兇厲來著?這樣隨便買隨便扔,難道那小鬼是純擺設,其實裡頭沒有東西?

「你還滿厲害的噢,是有感覺到嗎?」青龍看起來很吃驚的樣子:「對,她買的那個罐子裡沒有小鬼噢,但是她這三五年的好運都沒有了噢,幸好不會死掉。」

……我沒有感覺我就是照著小說去推論……而且這算是啥,詐騙嗎?可以適用消費者保護法嗎?廣告與內容不符啊,這可以告嗎?

嗯我想應該是不行的吧……畢竟這又不是什麼正常商品,就算想告人家詐欺,恐怕還要先被追究養小鬼的……養小鬼好像也沒有法律可以管的樣子?太陽底下果然每天都有新鮮事,這個事件簡直太黑色幽默,不知道能不能寫去飄版上。

等我從廚房走出來的時候那女生已經走了,桌面上的烏龍茶被打翻,地板上都是茶水。鄒志遠看著地板一臉無奈,然後轉頭就叫我去拿拖把來。

對啦對啦就是這樣使喚你同學的。

我拿了拖把和水桶來抹地板,這情況看起來像是小姐生氣了把烏龍茶往地上摔了然後就走了的樣子,我同學看起來乾乾爽爽的,應該是沒有到像電視上那樣把瓶子往人家臉上砸的慘況。

我一邊擦地板,一邊問說是怎樣啊怎麼被摔了茶?

「那能算案子嗎?」鄒志遠皺著眉把寶特瓶拎起來扔進垃圾桶,感覺特別不滿。

好的我聽不懂,不要緊哥哥我海龜湯專精,讓我來好好地問一問。

其實原因也很簡單。

就像青龍說的一樣,那女生去泰國請了小鬼回家,但那罐子裡頭實際上並沒有小鬼,而是破財又把自己這幾年的好運都交了出去,那泰國的不知名「大師」用了不知道什麼手法「橫奪」了那女生這幾年的好運(我問說那是什麼手法,鄒志遠很堅持他不知道。我要是信了就是白癡,他絕對知道,只是不願意講),這件事從頭到尾說起來都沒有任何靈異,自然無從解決起──買賣這種東西呢,你居心不良,就沒辦法責怪對方來意不善,鄒志遠認為這種花錢賠運的事情雖然說起來很倒楣,但人既然沒有生命危險,就不應該插手管,更何況這就算想管也無從管起。

更何況他覺得想要靠小鬼來獲取利益的人從根本上就已經走了歪路,被黑吃黑也只是剛好而已,人家沒有謀奪你的性命已經算是祖上燒高香了,幾年的運氣就忍忍吧,過了就自然會慢慢好起來。

但這話說起來太長他就懶得跟人家小姐講。

所以他只說這案子他不接,但建議小姐可以多曬太陽心存善念,結果被人家大罵「見死不救」然後摔了寶特瓶就走。

我撐著拖把看我同學。

嘴殘不是病真的,但懶得說話就是了。

剛剛那小姐怎麼沒有把寶特瓶摔他臉上呢,我真想看看他被摔寶特瓶的樣子啊。

最後我那密室逃脫的遊戲還是沒有找到鑰匙的死了,反正我本來就不擅長這種遊戲,後來還是打起了東方。

當時在道場打電動的我,還不知道之後會碰到真正的「養小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