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1196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二十)

  
然而接下來並沒有接下來。

關於我的下學期,我一個字都不想說,也沒有任何飄點,一點點一微米一毫米都沒有。

一個還要修學分還要提計畫還要找評委老師的研究生才沒有那麼多時間去尋找飄點呢,哼!

更何況我認識的那個道士嚴厲得很,稍微危險一點的事,我都是結束之後才知道的。

當我的研究計劃好不容易過了,正打算大肆慶祝的時候,學校裡的鳳凰花開了,鄒志遠也一臉青白得來準備提研究計畫了。那時候六月,可他的臉色看起來像剛剛從二月的陽明山上裸奔下來一樣,有夠難看,看得我都嚇到了,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們師門裡不知道哪個師叔的弟子出了個岔,幾乎所有能出手的人都去了,在台東的深山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最後雖然解決了也僥倖沒有出人命,但大家全都搞成了這麼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沒有養個三五個月都不會好,所以他們道場──還不只是他們這支,是他們整個師門的道場──掛上了休息中的牌子,說這半年什麼活都不接,各路施主請回云云。

然後我同學想,這半年休假來得太剛好,他要抓緊時間把研究計畫過一過。

聽到他這麼上進奮發,我什麼話都沒了,就連本來想炫耀我的研究計劃比他早過的心情都沒了。

有一個太奮發上進的同學好討厭啊。

於是他準備他的計畫,我本來打算研究計畫一過之後要先回家放他一個月的暑假,但想到他這個死樣子也不知道會不會暈倒在研究室,要知道暑假的大學校園那是能聽見風吹草動的空曠地方啊,只好留下來幫他聯繫校外評委了,反正我五月多剛弄過一次,現在還熟呢,他做的題目跟我的略像,於是索性連校外評委都找同一批,打電話過去的時候還被教授們笑說「不是才剛過嗎難道論文已經寫好了?哦是幫同學聯繫來了,你們感情這麼好啊?」

我這是有同學愛好不好。

幫著鄒志遠在七月底的時候過了研究計畫,我正打算回家放暑假呢,結果我媽一通電話來說家裡冷氣壞了而且不打算修,就把我的腳步又給留在了學校──好歹研究室裡是有冷氣可以吹的,大夏天的沒冷氣是會死人的好嗎,我寧可在研究室搭行軍床睡覺。

結果才剛剛開始上網找行軍床呢,在旁邊聽見我講電話的鄒志遠就過來問我要不要去他租的屋子睡,反正他也是要開冷氣的,多一個人也沒什麼差。

果然好人有好報啊,不枉我還特地留校幫你連絡校外評委,這就是報恩啊,我同學如此的有同學愛,我又怎麼可能會跟他客氣呢,當然馬上就說好啊。

不過我本來一直以為他就住道場呢,不是說拜師以後就跟著師傅住了嗎?我把這個問題拿出來問,鄒志遠說他師父規定了,上大學就要自己搬出去住,五十歲以後,了解了外頭紅塵漂泊一個人的感受以後,才准回道場幫忙。

聽起來好先進喔,你們師傅明明是民國前的人………

去了鄒志遠租的屋子一看,才發現這傢伙住得真好,多我一個打地鋪都綽綽有餘,而且房間收得好乾淨,乾淨得簡直不像個男人的房間……

我把浪跡天涯小包包放下以後,問鄒志遠說晚餐吃什麼,結果被他用白眼看,迎面一篇PAPER就飛到了我的臉上。

「晚點再吃,先看書。」說得如此正氣凜然。

我才不要。

研究計畫才剛過耶!放暑假耶!離開學還有一個多月耶!為什麼要現在趕論文?這種時候不是應該要醉生夢死每天睡到自然醒才對嗎?誰會在這種時候準備寫論文啦───而且我的電腦放在宿舍裡根本沒帶出來,沒電腦無法寫論文也無法跑程式,哈哈哈。

鄒志遠無奈地轉頭瞪我一眼,打開了他的電腦,儼然不打算理我。

所以我就在開著冷氣好舒服的地板上睡著了。

這傢伙住得很奢侈,木頭地板開冷氣,超好睡。

再醒來的時候已經七點多了,我揉揉眼睛打了個哈欠,發現肚子上有條涼被腦袋下還有個小枕頭,天啊我同學如此賢慧簡直可以頒發最佳男友的金牌給他,未來的女朋友若不是個國色天香的美人絕對是不可以的,我忍不住把這個感想跟鄒志遠分享,結果就聽他用力沉重的長長嘆息一聲(真的很長,大概有十秒),關上電腦轉過頭,皺著眉頭很無奈的看著我。

嗯,就是那個說起青龍不修行的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現在拿來對著我了。

我躺在地上跟他大眼瞪小眼,然後沒忍住又打了一個哈欠。

鄒志遠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這麼愛操心會胃痛的大師兄。我正在思考要不要把這話跟他說,就聽見有人敲門的聲音。

「遠辰,你在嗎?」門外那是二師兄的聲音。

「在。」鄒志遠起身去開門,路過我旁邊的時候還踢了我一腳,看這沒有同學愛的殘忍道士啊嘖嘖,但我只是翻了個身拒絕起床,有種你拖我出門啊哈哈哈外面這麼熱,我才不要出去呢。

呂建軍看到我躺在鄒志遠地板上顯然吃了一驚,不過很快就鎮定下來跟我打了個招呼。他們師兄弟一人一邊的坐在小桌子旁,我抱著枕頭和涼被趴在地上,聽他們兩個對話。

「晚餐吃了沒?」二師兄問。

「還沒。」鄒志遠回答。

「一起?」二師兄說。

鄒志遠回頭看了看我,我抬頭看了看他。

「吃什麼?」我問。

「披薩。」二師兄說了個店名,我一聽就跳起來了。那不是最近很紅的窯烤披薩店嗎?啊不過他們家改賣披薩是最近這幾個月的事情,本來是麵包店,聽說麵包也很好吃,我之前還想著什麼時候要約人一起去吃呢,沒想到機會就這麼送上門來了!

「要去要去要去!二師兄你帶路嗎?」我連忙起身,很諂媚的湊過去。

「嗯。」呂建軍點點頭微笑:「綜合的可以嗎?」

欸連口味都已經叫好了?我記得那間店不是不開放預約訂餐嗎?據說曾經開放過預約點餐,結果差點連當天要賣的麵包都無法出貨,所以後整個取消,要吃只能現場去買去等,超大牌的,根本超難買啊,之前還聽說有人排隊四十分鐘才點到餐哩。

我當時就想,就算真的超好吃,還是再過上幾個月,等他人氣沒這麼旺盛以後再去吧,排隊四十分鐘是一個什麼概念啊超可怕的,沒想到二師兄居然可以預約點餐?人面好廣的感覺。

於是我就跟著他們師兄弟兩個一起去了那間很有名的麵包披薩店。

開車到的時候已經八點多了,但排隊的人還是很長。我站在不遠處,看老闆娘拿出了一個牌子掛著,並且宣布今天打烊的時間將近,從現在開始不發號碼牌,請大家不要繼續排隊囉的話。

嗚哇───

我正感慨想說那我們來得這麼晚不就沒得吃了嗎等一下要改成吃什麼好呢這類沒營養的念頭,就看到二師兄走上前去,跟老闆娘打了個招呼。

然後老闆娘就露出燦爛的笑容,連連對二師兄說「請進請進」,二師兄轉過頭來對我招手,帶著我走進店裡。

我第一次被店主人這麼熱情的招待,完全是沾了二師兄的光。老闆娘搬了桌椅出來招待我們坐,端了一堆麵包說別客氣盡量吃,等打烊之後再好好的招待我們,還抱了一個大概有兩公升的冷水壺出來,裏頭的飲料喝起來很舒服。

「是蜂蜜薄荷。」二師兄說。

「你怎麼知道?」我問。

「老闆娘之前說的。」

「哦。」我點點頭,把老闆娘招待的麵包拿起來吃。

差不多快九點的時候店面就打烊了,老闆娘和老闆端著一個大披薩出來請我們吃,聽二師兄介紹鄒志遠是他師兄的時候笑容變得更加燦爛,不過那樣的笑容到了我這裡就有點褪色,也是啦畢竟我就是一個跟過來的路人朋友,不是什麼大師。

然後我就好奇的問了,說為什麼二師兄會跟這家的老闆和老闆娘那麼熟呀?

於是就得到了整大串非常詳盡的說明,中途完全無法插上嘴。

總之,故事是這樣的:一對夫妻存了很久的錢,好不容易買了一棟房子,卻發現這棟房子很奇怪,室內溫度總是比室外還要低。一開始他們不以為意,因為房仲也曾經跟他們說這棟屋子因為建築方向的關係照不到太陽,所以本來就會比較冷,但時間長了,還是覺得室內溫度因冷得有些駭人,甚至開始覺得身體不適,總是覺得聽到什麼不該聽的東西,而且運氣也變差。

根據以上種種,這對夫妻很緊張的請了風水大師來家裡看,但來看的大師收費不低不說,提出來的意見還都很困難,幾乎每個都說要大動干戈,甚至還有人叫他們把屋子打掉了重新蓋。

問題是,買房子就已經竭盡全力,哪還有力氣重新蓋一次?

心灰意冷的這對夫妻,在他們打算乾脆把房子賣掉好了的時候,有人跟他們介紹了二師兄。

相對其「風水大師」而言,二師兄的收費比較樸實,因為不清楚是風水問題還是有那方面的問題,所以到府察看的收費還是維持師門公定價八千。

「大師非常厲害!他來看一看就說這間房子蓋的地方不對,所以陰氣很重,」老闆娘滔滔不絕,臉頰都因為太嗨而泛紅:「其他的大師也都是這樣說的,可是他們提出的解決方法都太困難了,我當時就跟大師說,扣掉禮金之外,我們能拿得出來的只有十萬元,結果大師說十萬元就夠了!」

其實我對這個多少錢沒啥概念,不過看老闆娘這麼興奮,那大概算是很少吧?

當時二師兄的解決辦法,是要這對夫妻去市場買兩隻全雞、一堆蔬菜回來,他叫出了旋風烤爐(嗯,所以那台烤麵包機還可以變成旋風烤爐),直接站在這棟屋子陰氣最重的地方燒烤起來。

「附帶一提,當時大師站的地方,又是現在我們裝石窯的地方。」老闆笑著說。

根據二師兄自己的說法,這棟屋子本身沒有什麼靈異問題,但的確有陰氣比較重的問題,這是因為當初蓋房子的時候沒有注意,蓋在了陰氣通道的附近,雖然並不會直接產生影響,但是時間長了又曬不到太陽,就很容易出問題。

這問題要解決也很容易,就是多多在家裡開火。明火為陽,用陽氣抵禦陰氣,就算曬不到太陽,基本上也就沒有什麼問題了。

二師兄當時跟這對夫妻說,去買明火烤爐,或是常常在家裡燒火煮水,不管是泡泡麵還是泡茶都好,最好的狀況是買大型的明火烤爐,能夠兩三天就烤點什麼是最理想的,烤肉煮飯請客人來玩一玩,陽氣重了,陰氣自然就不算什麼了。

「後來我們就決定開店。」老闆娘笑著說。

我這才知道原來老闆娘在高職教餐飲科,老闆本身是飯店廚師,因為夫妻兩人都以餐飲為生,所以回家才特別不想煮飯,導致廚房一直空著沒用。現在既然要常常在家裡開火,就乾脆把一樓改裝成店面烤麵包來賣好了,這樣既常常動火,又可以有許多人氣。

只是沒想到後來生意會那麼好,好到丈夫乾脆辭了飯店的工作,回來認真的經營這家店,石窯披薩也是當時想到的點子,還特地再請二師兄過來,挑選家中陰氣最重的地方蓋這個石窯。

「這次我們有包大紅包。」老闆娘看起來滿心歡喜:「果然一開始就賣得很好,大師超神的!現在有認識的人有這個問題,我都會推薦他們找大師!」

我聽得滿眼小星星,轉頭過去看二師兄。

「這是風水應用的家電篇。」二師兄一臉淡然的說。

我怎麼聽都是一個除濕機的概念…………

吃完晚餐後二師兄去廚房繞了一圈,出來後淡淡的點頭說這樣就沒問題了以後他就不用來了,老闆夫婦千恩萬謝的送他到門口,連連說下次再來玩一定要來讓他們請吃披薩。

回程的路上,我問二師兄說在陰氣最重的地方蓋個石窯烤披薩真的沒問題嗎?他點點頭,說雖然那裏是那個家陰氣最重的地方,但也只是一種相對,就像夏天的時候相對於太陽直射的水泥地,樹蔭底下就比較涼這樣的概念,那對夫婦的生意做得好,除了東西好吃價格公道以外,主要還是人本來就不錯。

「他們會請家境不好的學生來工讀,包吃還可以帶走。」二師兄淡淡的說:「最簡單的好心,比明火石窯還要有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