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07149

    累積人氣

  • 73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十九)

 那之後,感覺上就像是又回到了之前。鄒志遠偶爾來上課偶爾不來,我在學校被PAPERBUG弄得死去活來,兩三天去他們道場打一次電動,唯一的不同就是沒有跟鄒志遠一起出去巡山。

對鄒志遠他們而言是巡山,我的理解大概就像警察需要巡邏一樣,他們負責的地段也需要常常去看看去補強之類的。但對我這個外行人來說,巡山就跟郊遊差不多,雖然不比我之前爬山來得有趣,但也算是很不錯的休閒娛樂了。

學期快結束的時候,我在留校繼續讀書和回家讀書之間猶豫了一下,想到鄒志遠說他下學期就要提研究計畫,於是決定這個寒假還是留校吧,只回家過年就好,研究生是沒有寒暑假的,我也要下個學期提研究計畫!雖然我的指導教授對此表示老懷甚慰,他說我們這一屆的研究生難得的「比較用功」,很值得嘉獎,但我對於據說曾在研究室從除夕待到大年初一,被師母打電話來河東獅吼才回家過年的教授口中的這個「比較用功」到底是一般而言的多麼用功,還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

我在鄒志遠有來上課的時候,順口問他寒假有什麼計畫。他看起來還滿高興的說,那個冤親債主的前置作業處理得差不多了,寒假就可以弄個專門的法會來處理這些事情。

因為他總是習慣性地說得太簡潔,所以我在跟他一對一對話的時候,總是必須拿出海龜湯專精的功夫,才能從他嘴裡撬出聽得懂的訊息。小哥我反正很久沒有練海龜湯專精了,於是這次摩拳擦掌,拿出全副武功來拿他鍛鍊。

總之就是,經過了兩個月的上山下海全台跑透透,終於把這個冤親債主五輩子以來惹下的問題都做了一個大致了解了,其中能處理的已經事先處理完畢(比如說帶我去陽明山上轉圈圈那次),不能處理的也暫時先做安撫,以便在寒假的時候做一個大型的水陸法會一次性超渡。

根據鄒志遠的說法來看,冤親債主這種東西實在是很難超度的,一般而言,平常比較常聽見的「讓當事人唸多少遍經文迴向」基本上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雖然能夠阻止情況繼續惡化,但根本的問題並沒有解決;至於他在寒假準備處理的大型法會,類似開刀,專門只針對當事人的冤親債主進行長達一個禮拜(靠超久)的水陸法會,把這五輩子以來的糾結冤仇全部歸零,這輩子重新開始計算。

我說這聽起來還滿不錯的啊,真的有辦法這樣做嗎?那不是每個有冤親債主問題的人都弄個這種法會就好了?

但是鄒志遠說,這種法會一來費時耗力,二來相當昂貴(單位是百萬),三來成功率大概只有百分之七八十其實也不高,四來如果碰上的是特別凶厲的冤親債主,那還是半點用都沒有的。

「比方說拿黑令旗的?」我想起之前看過某篇很紅的小說。

「那種的有多遠閃多遠。」鄒志遠點頭。

鄒志遠又說,冤親債主這種東西其實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但也不要因此就覺得每個人都需要唸經做法會什麼的,其實最重要的還是正心,好好地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要起壞心,時運低的時候不焦躁,時運高的時候不妄為,罪愆就會自然減低,有時候甚至不會被冤親債主影響。

所以我得到了一個訊息,就是我同學寒假會很忙。

一個禮拜的專屬水陸法會感覺超疲憊,我媽的朋友裡面好像就有些人是很虔誠的教徒,每次有什麼道場要做什麼法會都會去幫忙。我光是想到一連好幾天都要一直聽用麥克風擴音的誦經聲,就覺得好疲憊啊……更別提主持法會了,應該是鄒志遠親自主持吧?光想就覺得累,我還是不要去打擾他好了。

放了寒假的學校非常安靜,我每天早上起床後就去圖書館,中午出來吃飯,有時候坐在學校裡的階梯上嚼飯糰,會覺得這麼安靜又空曠的地方只有我一個人獨享真是太好了。

但這種沒什麼人氣的日子過久了也是會膩的,畢竟我只是個普通人,還是喜歡煙火氣重一點的地方,所以過年的那幾天我在老家特別活潑,連我媽都問我說是不是受到什麼刺激,不然怎麼突然懂事了,面對那些討厭的親戚還能夠笑著。

我只是過了一個禮拜不怎麼見人的日子而已,別這樣。

過完了年也就開學了,寒假半長不短的也有三個禮拜,算算這也就將近一個月沒有見到鄒志遠了,這段日子裡我跟他幾乎沒有聯繫,大家各忙各的,各自忙。沒想起來的時候都沒有想,一想起來就發現,唉呀,已經這麼多天沒有見到面了嗎?我的紀錄不知道還在不在?希望不要被蓋過去了才好啊。

我在宿舍裡閒晃了一圈,把本來就沒多少的東西放好,走到研究室去,發現有幾個同學已經在那裏了,我跟他們打了個招呼,坐下來聊了一陣子,有個學姊走過來,問大家晚上要不要一起吃個飯。

我想想反正沒事,就跟他們一起去了。晚餐吃的是燒肉吃到飽,大學附近的店嘛,差不多就是那樣,但也還滿好吃的。我跟大家一起喝了一點啤酒,走回宿舍的路上就覺得有點踉蹌,不過基本上心情很好。

轉過一個彎的時候,我看見前面有個人。

背對我站著。

看起來像是個男的,從背影認不出年齡,不知道幾歲。我看了一下手錶,十點多,不知道剛開學就站在這地方到底是為什麼,不過我也不打算追問,反正我們之間距離還挺遠的,我不必繞路的走過去也不用擔心打擾到他。

我打了一個小小的嗝,繼續往前進,眼角卻看到那個人動了一下,然後整個往前栽下去。

………呃。

我記得他往前栽的地方是水池,他剛剛就站在水池旁邊。

但是沒有水花。

很好所以那個並不是人。

做出這個結論之後我一下子就覺得自己酒醒了,於是立刻加速,快馬加鞭地衝回了宿舍。開學第一周就碰到這種鳥事還見了鬼運氣真是太爛了,我以前想看的時候看不到,現在已經不想看了卻看到了,這都算是什麼事啊──

走到宿舍大門口的時候,我還特定停下來回頭看了一下,嗯,什麼都看不到,除了晚上的蟲叫之外什麼都聽不到,今晚月亮很大,但半邊天空被霓虹染成淡紫色所以月光漂不漂亮我也不知道,總之除了該看到的之外什麼都看不到,很好很好!看來那位大哥大概只是路過而且沒有注意到我吧!很好!

但匆匆衝進房間裡的我,還是抖抖的下載了初音唱的心經來聽,而且放到隔壁房間大怒來拍門叫我小聲一點,才敢去洗澡睡覺。
隔天一早起來就覺得胸口超痛。

肯定是被嚇到了,絕對。

雖然昨天的那位大哥跟我沒有什麼交集,但光是「看到鬼」就已經很心靈創傷了好不好,我才不要知道他栽進水池裡幹嘛呢。雖然他沒有那個愛嚇人的的地縛靈那麼恐怖,但我應該還是被嚇到了吧。

今天上完課之後去找二師兄收收驚好了。

原本是這樣打算的,但在教室看到鄒志遠的時候,我又想說既然先遇到他那就先讓他處理好了,只是不知道他收驚一次要多少錢……總不會超過兩百吧?

大概是我的臉色真的不太好,鄒志遠居然走過來問我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嘖嘖真是又驚又喜啊省得我去開口問,於是我把昨天晚上碰到的事情都跟他講了,順便也問他說那位大哥在那個地方嚇人這樣是不是不太好,連我這種外行人都看得到的話其他人也能看見吧,是不是要跟他講一下叫他換個地方還是做個什麼東西把他遮起來讓大家看不到之類的,還有就是最讓人關心的,鄒志遠你收驚一次要多少錢啊太多我出不起的喔!

結果我同學很冷淡的瞥我一眼,伸手過來扣在我的手腕上。嗯,看起來像是看中醫的時候把脈的樣子,這應該就是所謂的「扣住脈門」吧?他按完了左手就放開了,我問他要不要右手一起看一下,他也說不用。

我興致勃勃地問說是不是昨天晚上被嚇到了?上次二師兄收驚是吃烤麵包那你收驚怎麼收?拿你的I-PAD對著我照一照嗎?

鄒志遠沒回答我,伸手過來在我胸口按了按。

靠夭好痛。

我往後退了兩部躲開他的手,抱怨說這樣按超痛的啦。

「你這是脹氣,去買腸胃藥吃。」鄒志遠一臉冷淡,好像還嫌我浪費他時間一樣。

「我不是被嚇到嗎?」明明昨天那個還滿可怕的耶!那個大哥倒下去都沒有聲音也沒有水花耶!被一般人看到的話肯定要引起軒然大波,絕對會上飄版的程度耶!

「不是,你脹氣,黃豆製品少吃點。」鄒志遠面無表情的一翻手:「診金五十元。」

「我們同學一場你居然還要收我診金……」而且也沒開藥啊明明只是叫我自己去買腸胃藥。

「或者用靈異事件的收費法。」鄒志遠突然微笑起來:「腸胃符一張三千。」

幹這是黑店吧!

「這是五十塊。」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我決定等一下下課就去藥房買腸胃藥來吃。O十字一罐也才三五十塊,那個什麼符居然要三千……誰會買……

「下課後來打電動嗎?」

「啊,啊打啊,我買完腸胃藥就去。」

「嗯。」

而我在買腸胃藥的時候,才想到好像忘記問說那個冤親債主的事件解決了沒有?不過看鄒志遠的樣子,應該是都解決了吧?


還有就是胃脹氣真的很痛,鄒志遠說這症狀是脹氣加上火燒心,也就是胃食道逆流,以後吃飯小心點。

嗚嗚不吃吃到飽算什麼靡爛的研究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