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206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十八)

 等我再次接到消息,已經是一個禮拜之後的事了。

這中間我除了聽鄒志遠說現在千萬不能去他們道場(但他還是有來上課)之外,幾乎完全沒有梁宸寧的消息。到這時候我才發現,雖然平常已經算得上是好朋友了,這種關鍵時刻,還是只能遠遠的觀看,什麼忙都幫不上。

有點不爽。

一個禮拜後,鄒志遠才問我,要不要去他們道場。

我急急忙忙地翻錢包,說要不要買點好東西過去,卻被阻止了。鄒志遠帶著淡淡的笑,說我這次是大功臣,今天是慶功宴,師父說要做一大桌好料的加菜,我是主賓,一定要把我請回去。

幹真的還假的啊?那個瓢蟲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不過鄒志遠的心情感覺是真的很好,在路上的時候他還跟我說,他們道門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持有靈,通常是在拜師的五年內就會遇到,而且那個靈必然會以最想不到的方式來到他們身邊,梁宸寧從拜師以來已經過了四年多快五年,一直都沒有消息,甚至也沒有徵兆,他和其他幾個師兄弟其實都很擔心,甚至多方打聽最近有沒有哪裡有不尋常的靈搔出現想讓小師弟去碰碰運氣,師傅卻什麼都不說。

「原來是早就算到了。」鄒志遠說著說著笑罵了一聲。

我在副駕駛座上斜著眼睛看鄒志遠,不好意思跟他說他難得地從剛剛嘮叨到現在,有夠像是小孩長大了一直沒找工作好不容易終於振作起來找到了個薪水福利都不錯的工作的爸爸一樣。超像的,最後那個笑罵,超像那種三代同堂的家庭裡的年輕爸爸,一邊罵小孩一邊怪長輩,但分明自己也擔心得要命整天團團轉,高興了以後還要假裝自己很威嚴一樣。

科科科鄒志遠,你今年才二十六,不是三十六啊。我自得其樂地在副駕駛座上亂想,鄒志遠也沒有發現。

但真的見到梁宸寧的時候,我還是嚇了好大一跳。

太專業的話我不會說,但梁宸寧看起來超慘的,像是大病一場被車撞過以後的樣子,整個人青白青白的,好像光是站著就會倒下去一樣,雖然臉上是笑著的,不過嘴唇都會變成白色的了,看起來超恐怖不是我要說,嚇死人了好嗎。

但根據他自己的說法,這已經是好好休養兩三天的成果了,據說前幾天更慘。

「但我們修行的是正道法門,元氣是能養回來的。」梁宸寧說:「就是大概要花兩三個月……我現在對外都說得了腸胃炎。」

狗屁啊,哪種腸胃炎會把自己搞得七分像鬼?

雲仄道長看起來倒是沒有什麼問題,跟平常差不多的仙風道骨。不過就我來說,一個留著一把及腰白色長鬍子(雖然很稀疏)的仙風道骨老道長,把鬍子塞在腰帶裡端菜上桌實在讓人很難受,於是我忍不住站起來要幫忙,卻被趕回桌上去坐著。雲仄道長說今天我是貴客,不準動手。

你們家怎麼讓老人家煮飯啊!而且這老人家還是你們的師傅耶!這樣好嗎,這樣真的可以嗎喂!雲仄道長怎麼看都有七十多歲了吧!這是虐待老人啊!

「師傅一百多了。」呂建軍說。

那你們還讓他煮飯!多心安理得啊!我幾乎要跳起來,卻又被按了回去。

「師傅說與其吃我們煮的,他不如自己來。」鄒志遠說。

你們這些人是煮得多難吃啦?

於是我就坐在客廳裡和一桌子的菜跟他們家的神大眼瞪小眼,看臉色慘白的梁宸寧和雲仄道長忙來忙去,真是尷尬死了,幸好鄒志遠把我拉到旁邊坐小椅子,二師兄呂建軍和老三趙慶國都過來陪我聊,不然整個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不過大家談性似乎都很高,趙慶國一坐下來就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附帶一提,差點把我打趴下),說他們家小師弟終於找到了持有靈他們這些做師兄的也可以鬆一口氣了之類。我問他說他的持有靈是什麼,趙慶國笑了笑,說他的沒有費力氣去找,就是守護神虎爺。

鄒志遠是青龍,呂建軍是器靈,趙慶國是虎爺,梁宸寧是瓢蟲。

瓢蟲怎麼看怎麼弱的說。

雖然青龍看起來也很弱,但好歹還有些異能、又是半蛟修行外表是蛇,看起來就沒那麼弱了。持有靈是一隻瓢蟲,以後打架還是幹嘛的時候,放出來不是有點丟臉嗎?而且搞不好對手還看不到人家呢,因為那瓢蟲只有指甲蓋那麼點大小。

結果其他人笑著搖頭,說那是我想岔了。

「小師弟那東西厲害得很,和我的不一樣,當時我收到器靈的時候,他已經快要散形了,很慘,」呂建軍回想著:「我擺了好幾個大陣,也是耗盡氣力,在床上躺了半個月。他的蠱王只是不在全盛期而已,論個體實力,比我的還要強。」

其實我聽不懂。

所以又轉頭去看趙慶國。

家裡開宮廟、從小就辦事的人果然不一樣,他一看我看他,就開始親切的民俗靈異解說時間。

剛剛二師兄那段話,簡單來說是這樣的:二師兄的器靈呢,是唐朝的時候就被當時的不知名高人煉出來的,原本到底是什麼東西很難說,但很強是一定的;煉出來以後又跟著不知名的高人上山下海斬妖除魔(大概有吧),後來高人羽化去了,這器靈就有其他人接手,來來去去的幾千年下來,不之怎麼就流落到了台灣,也不知道碰到什麼大劫,就變得很虛弱,幾乎要散形。

器靈其實也是可以修行的,特別是這柄器靈早早就開了靈智,曾經換過許多了不起的名字,但當時真的很慘,用人來比喻的話,就是只剩一口氣了。二師兄得了他以後,又是擺大陣有是犧牲自己的元氣加固,好不容易才把他給保了下來,只是威力大不如前,已經沒有以前威風了。

雖然當時也是累得夠嗆,但畢竟不是爭鬥,嚴格說來就是累而已,器靈本身也相當溫馴,雖然囉嗦了點但本身脾氣不大,算是相當溫和的靈……雖然變成廚房家電之後似乎對烘烤東西上了癮,兩三天沒讓他烤點什麼就要碎碎唸,但本質上還是個很好相處的靈。

梁宸寧碰到的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養蠱」這種事情歷來都有,一般人總以為這種靈異修行什麼的是貴古賤今、貴遠見近,認為現代一定就比不上古代,越古老的修行人道行就一定越高什麼的,其實也未必然。古時候養蠱是一門經驗學科,就像以前飼養家畜主要也是經驗累積起來一樣。但到了近代,家畜飼養都能夠有效率科學化了,養蠱當然也能。

「很多當代養蠱大家本身都是學生物科技的。」趙慶國說得很認真:「說起來小師弟也是學這個的,果然是緣分啊。」

我倒覺得很違和就是了,這比小說還荒謬好吧。

我要是真的把這個拿去寫小說,說現在還有不少人在養蠱,這些養蠱的人都穿著白色實驗室袍,每個都有碩博士學歷,這聽起來不是超奇怪的嗎!超奇怪的好嗎!

「也不一定都在實驗室。」呂建軍插了嘴:「有些是昆蟲學家。」

哇靠夠了喔!我的違和感突破天際了喔!而且你們身為正派道士的人,為什麼說起養蠱如此自然,難道那不是邪門歪道嗎?你們不是應該要跟人家感情很不好嗎?就算不說除惡務盡什麼的,最少也不要這麼自然啊!

「也不能這麼說。」趙慶國笑了笑:「各種修行法門都是修行,重點還是在修心。」

學正統道術的難道就沒有做壞事的人嗎?用什麼修行都可以,差別只在於未來的那條路到底好不好走而已,趙慶國說,別看養蠱這種事情聽起來很壞,他認識一些養蠱的人,他們都還用蠱蟲來治病,而且效果很好呢。

「特別是心病,相當有效。」趙慶國說。

我好混亂啊,還是回過頭來講講梁宸寧那隻瓢蟲吧。

然後馬上就被糾正,說那不是瓢蟲,要叫人家「蠱王」。

區區瓢蟲竟然如此囂張?而且蠱王不都是金蠶蠱嗎?電動裡都是蠶寶寶的樣子啊……

結果被趙慶國語重心長的教育了一番,特別是「人不可貌相」這一段。他說人類這種生物就吃虧在視力不錯,而且大部分時候都非常仰仗視力,所以才會有所謂「眼見為憑」的成語,但修行久了的人或眾生都知道,視力這東西其實是相當不可信任的,他們更依賴的是感官,也就是我們俗稱的「第六感」。

比方說,有修行的人或眾生,當有個不認識的生物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時候,他們不是先看看對方長什麼樣子好不好看可不可愛,而是先看看他們的氣勢大不大修行程度如何,要是對方修行低氣勢弱就可以隨便欺負,反之則不可。至於長相,因為無關乎修行問題,所以通常會略過不看。

而梁宸寧手裡的那隻「瓢蟲」,就是透過古典正統養蠱法養出來的「蠱王」。

「雖然說是古典正統的方法,不過很多人都覺得那落伍了。」趙慶國嗤嗤的笑。

古典的養蠱法就像大部分外行人知道的那樣,經過複雜的儀式之後把一大堆毒蟲放在一起,等到最後誰贏了誰就是蠱王這樣。趙慶國說,這樣的養法其實相當複雜、成功率又低,所以以前好不容易養出一隻蠱王,絕對都是當作寶貝的。

而被養出來的蠱王,其實已經不能算是蟲,而比較接近惡鬼了。

「就是已經不算生物了?」我問。

「嗯,算眾生。」趙慶國點點頭。

惡鬼有靈智,可修行,可聽令,於是養出蠱王的人就會讓這人為的惡鬼為他做事,不管是害人也好、救人也罷,都是看使用者的心。這惡鬼蠱王被製造出來也不是他自己願意,被製造出來以後要做什麼也不是他自己願意,簡單的說,手上拿刀的人,可能是殺人犯,也可能是外科醫生啊。

「那為什麼偏偏是瓢蟲?」我又問。

「那是被關進去的。」趙慶國說。

梁宸寧的那隻蠱王,很不幸的就是被殺人犯拿在手裡,身上據說沾染了數十條人命,背負眾多因果,兇厲得很。後來他主人被某個高人打敗,他主人幾乎身死(據說只剩一口氣的成了植物人,前幾年死掉了),這蠱王被高人關押進了「監獄」裡──用通俗的說法就是被封印進了這個石頭刻的瓢蟲裡,希望他在裡頭靜下心來好好反省,就算那些過錯都是被別人指使的,也希望他用自己的靈智好好思考,想想自己究竟想要什麼樣的修行之路。

聽說那高人本來是把石頭瓢蟲放在自己的靜室裡,每天一起修行聽經,還會說故事給那瓢蟲聽。

後來瓢蟲說,他覺得靜修無聊,希望可以將功折罪,幫助正派的道士作為修行,高人想了想也覺得這樣很好,所以就答應替他找有緣人。

這個有緣人就是梁宸寧。

可是說真的,如果梁宸寧就是有緣人,又怎麼會搞得這麼狼狽?他看起來超慘的,說他生了大病去開刀我都會相信。

「是有緣人,有沒有份還是要自己爭來啊。」趙慶國這話說得很高深,但我想想,那大概就是說人家看你有原,但這人到底可不可以跟還是要試試才知道,而最快的試法大概就是跟你打一架,打得贏了才要跟你吧?

簡單來說這瓢蟲就是「被主角打敗的反派變成主角的同伴」的設定嘛,這樣一想就覺得很可以理解了,原來是中BOSS啊!梁宸寧這次得到了一個中級BOSS的持有靈,感覺馬上就要變得很強了似的。

不過鄒志遠他們道門對這方面倒是意外看得很開,跟小說裡的正派都不一樣……大概小說都會故意誇大極端不然寫起衝突來不好看?我這麼問了,卻惹來了他們的笑。

「不給眾生說第二句話,嫉惡如仇的門派也有不少。」趙慶國笑道:「但那不是我們,你是普通人類也不需要擔心這個啦。」

說得也是啦。

談話到了一個段落,菜也都上好了。

雲昃道長整理儀容之後走了出來,帶著我們一起舉香(對,連我都一起拿香拜拜),先敬皇天后土,後拜神明,然後才坐下來開動。

那菜好吃得差點讓我把舌頭也都給吞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