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07149

    累積人氣

  • 73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十三)

 

鄒志遠隔天就去學校,請了一個禮拜的假。

他說他要用這一個禮拜來確認需不需要休學。我問他當初到底為什麼來讀研究所,結果他跟我說了一個好感人的故事。

根據我海龜湯專精的理解,整個故事是這樣的:一個爹不疼娘不愛,一個月見不到家長一次面、生活費常常被忘記的小朋友,因為住處附近有一間網咖,於是從小就接觸了網路遊戲,網咖的老闆看他小也看他可憐,就幫他接了一兩個代練功的案件,當作賺生活費;這個小孩在這方面意外的有點天份,很快就能靠著代練賣虛寶賺錢,甚至買下了網咖的淘汰電腦,在家裡開業。

等他漸漸長大,除了代練賣寶之外,他也會接團帶副本,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遇到了他人生的轉折人物,也就是他的師父。

一開始小孩對那人的印象是很不好的。畢竟那個人明明開著女號,卻總是開著語音,豪不避諱自己是個大叔人妖號的事實,而且技術超爛,手還黑,讓他摸寶永遠都只能摸到垃圾,骰裝從來沒贏過,叫他加個血能加到怪身上去,喊了也不一定會記得給隊友放狀態。

從帶團的隊長角度來說,這真是一個一無事處的王八蛋啊。

小孩那時候還只是個十一二歲的國小生,對這種人是絕對沒有耐心的。就算他因為年紀小脾氣差,只能接一些最簡單的副本團(大部分時候代練賣寶才是正職),也不妨礙他討厭這個ID叫做「雲昃」的人妖破奶。而且雲後面那個字他不會唸,就更討厭了。

後來的某一天,叫做雲昃的人妖破奶突然密他,並且開著語音,問他。

「少年你骨骼清奇,隨老道修道可好?」

那聲音特別布袋戲,抑揚頓挫,簡直可以想見電腦對面那人搖著扇子捋著鬍子,一臉仙風道骨的說這句話的樣子。

小孩當下就把語音關了。

哪來的神經病,布袋戲看多了吧這是。小孩想。

但那人顯然並不在乎一兩次的拒絕,小孩越是拒絕他越是奮勇向前,在不斷不斷地騷擾之後,小孩想,這人大概就是純粹無聊,答應他也沒有關係──重點是別再讓這人整天干擾他工作了!他還要吃飯的!爸媽偶然想起匯回來的錢,是要留著繳學費和水電的!

所以他就答應了,想說這樣就結束了吧?

結果那人一聽他答應,就興高采烈的要他搬去他家住,還問了地址,說要親自到小孩的家拜訪家長。

拜託,哪個家裡有大人的小孩會整天掛在網遊上練等賺錢啊?他冷笑著把自家的狀況說明了一次,卻沒想到對方還是堅持要來,他想想自己也沒什麼東西好損失的,就把地址告訴了他。

打開門的時候小孩非常驚嚇,畢竟你不會每天都看到一個穿著灰色道袍的「道長」站在你面前,還跟你自我介紹說「貧道雲昃,你就是傲天霹靂小友?」……ID什麼的純屬黑歷史,畢竟當年他還是個小屁孩。

總之被驚嚇的小孩讓道長進了門,聽了一下午的「論修道之利弊」後,發現了那ID居然是師傅本人的道號(居然拿本名當遊戲人物ID,也未免太沒常識),行了拜師禮,接著這個新出爐的師傅居然要他搬去他家住,理由是「我徒兒未成年,需要為師照顧」。

小孩的心情怎麼樣我不知道,不過鄒志遠講到這段的時候,表情前所未有的柔和,用俗爛點的說法,那就是「溫柔得像能滴出水來」,我想他大概是非常非常喜歡師父的,雖然總是嫌棄他手黑技術破。

我問鄒志遠說,當時會不會覺得對方是要騙錢?他說長大一點以後的確也有想過當時怎麼一點懷疑都沒有的傻傻跟著人家走,但一個親緣稀薄的小男孩能有什麼好騙的?當時他家最值錢的東西就是網咖淘汰的破電腦,但根本沒有搬走,直接去師傅家用新電腦。

然後就是修行,從十二歲到二十歲出師,他當時一邊接案一邊讀大學,畢業之後接得更勤,一心想讓師傅在家裡享享清福。但過了幾年,逐漸覺得以前學的東西不大夠用了,於是想要回學校讀一點書,卻又發現讀書很花錢,他自己的存款甚至不夠第一個學期的學雜費。

那時候,師傅對他說「想讀書就去讀,不要擔心學費,你是徒弟我是師傅,我會幫你出的」。

講到這裡,鄒志遠就不說話了。

一方面是因為我們已經到他們道場了,一方面也是他拒絕再說了。我一邊感嘆著原來這麼感人的師徒情誼不但真的存在而且我有幸碰到,一邊走進了道場準備打開電動。

開門的時候我看見一顆蘋果從廚房飛出來。

像有根線吊著一樣的蘋果,從廚房門口飛了出來,很穩很穩的飛,目的地看樣子是客廳的椅子。

我站在門口看著蘋果。

然後聽到鄒志遠的聲音。

「青龍!」

認識那麼久,難得聽他幾次氣急敗壞。

「不要嚇我同學!」

我回頭看鄒志遠,他一臉無奈,眉頭皺著有點生氣的樣子,我麻木的又把頭轉回去,發現剛剛飛往椅子上的蘋果已經不見了。

「咦,你們今天怎麼這麼早回來?我不是故意的啊,我不知道你們這麼早回來。」一個聽起來像是個十來歲小鬼的聲音說話了。我很肯定鄒志遠他們道場並沒有小孩,所以我繼續盯著椅子看,直到我看見了原本空無一物的椅子上浮現出一條青綠色的影子,從模糊慢慢變得清晰,而那是一條蛇。

青竹絲。

「嗨世安你好,謝謝你之前幫我洗澡哦,我是赤尾青竹絲,名字叫做青龍,你可以叫我小青。」那條蛇說。

蛇會說話。

他說他叫青龍。還謝謝我幫他洗澡。

所以這是青龍號後座的那個布偶?

雖然我想說我非常的震驚,不過那條蛇只有大概兩根手指頭寬,卻在前端鼓起了一顆蘋果的形狀,就讓我怎麼也無法震驚……不對,可能還是很震驚吧,我沒看過吃蘋果的蛇,會說話的在漫畫小說裡倒是很多……

可是我現在是在三次元的現實世界裡!

我靠會說話的蛇!

這怎麼回事啊!

「是持……」鄒志遠話剛說了半句,就改口了:「是寵物。」

哪來的寵物會說話你坑我呢!我幾乎要上去抓著鄒志遠的領子叫他把前因後果交代清楚,但他老大表示今天回來說一路了他好累要休息,叫青龍自己說給我聽。

那是條青竹絲啊喂!就算他會說話也還是青竹絲啊喂!

但是青龍對寵物這個名詞似乎反應良好,他歪了歪腦袋(當他在七寸附近還鼓著蘋果形狀的時候,這個動作就一點都不萌,反而很好笑),尾巴拍拍椅子,好像是叫我坐下的樣子。

我慢慢地走過去坐下,盯著青龍看。

青龍抬起頭來看我,黑色的眼睛眨也不眨,蛇信一吞一吐。

他說,他本來是一條普通的赤尾青竹絲,平常在山裡吃點老鼠之類的小動物,偶爾還會吞點落到地上的水果。有一天,他吞了一顆後來知道那形狀應該是野生蓮霧的水果,覺得非常想睡,就找了個洞睡了進去。

再醒來就是三百年後的事了。

「我有個問題,你是一條蛇,為什麼要吃水果?」我問。

「因為可以吃啊。」青龍回答得很理所當然:「遠辰還問我噢,說靈果這東西顏色跟普通的水果是不一樣的,我怎麼會根本沒發現。」

「對耶這真是個好問題。你怎麼沒發現那不是普通的水果?」

「你怎麼問跟遠辰一樣的蠢問題。」青龍非常之鄙視:「蛇是色盲,我哪知道那水果是什麼顏色的?」

…………靠原來蛇是色盲。

還有遠辰是誰?

「就我主人你同學啊,遠辰是他的道號。」青龍這下子驚訝了:「不會吧?你們認識那麼久,你不知道他名字?難怪你平常都叫他的俗家名,我還以為是為了不要太引人注目哩。」

這我還真是第一次聽說……

青龍晃了晃腦袋,我看那蘋果的位置移動了一點,然後他繼續說。

剛醒來的赤尾青竹絲開了靈智,發現自己突然跟以前不一樣了,但是具體有什麼不一樣,卻又說不出來。當他正在思考自己跟以前有什麼不一樣的時候,突然天打雷劈,一道劫雷轟地落下,劈進他的地洞裡,把他整條蛇給轟了出來,落在路邊。

「你剛開靈智就渡劫?」

「不是哪。」青龍氣鼓鼓的:「就算是現在,一想到這個我還是覺得很生氣!」

原來,當時那座山頭有人正要度劫,那個修行人準備得很齊全,甚至還有引偏劫雷的法寶,而被引偏的劫雷失去主要目標,就會自動尋找次要目標,當時整座山上,能被劫雷當作次要目標的,只有吞了靈果而開啟靈智的青龍──當時的他雖然不知道,但他在睡過去了的三百年裡,那顆靈果在他身體裡慢慢消化,煉化了靈氣的青龍,雖然完全沒有修行的記憶,但就已經是半蛟了。

於是一道劫雷就把他給劈出了洞,並且幾乎送命。

當他在路邊垂死掙扎的時候,剛好巡山路過的人,就是鄒志遠。

當時鄒志遠並不知道這條半蛟之所以是半蛟純粹因為運氣好(恐怕好幾世以來燒了不知道幾百噸的好香),只覺得這條倒楣被劫雷劈得半死的半蛟很可憐,修行畢竟本來就是很不容易的事,好不容易成了半蛟,就這樣死掉實在太可惜了。

於是他蹲下來,把青龍撿回家調養。雖然最後肉身還是沒有保住,但好歹魂魄留住了,保有半蛟的道行,轉魂修也不是非常困難的事,所以鄒志遠覺得放生的時候也差不多到了。

然後這條半蛟就不走了。

「我又不是笨蛋,出去絕對很危險。」青龍吐著蛇信,語氣居然透出幾分嚴肅正經:「而且好多人都跟我說,只剩下靈魂的半蛟,走出門絕對被抓去大補,還不如留在遠辰的身旁哩。」

「都是誰跟你說的?」

「路人啊,大家都是魂魄,就沒什麼不好溝通的。」

「……這樣喔。」

「而且,遠辰本來還不想要我!」青龍甩了甩頭:「一直要放生我!」

「不放生你難道等著別人來打我?」鄒志遠從廚房裡走出來冷哼一聲,特別的高傲冷酷,很有那種冷酷霸道總裁的感覺。顯然他在廚房聽到了一點,然後決定不要讓青龍繼續歪曲事實胡說八道。

於是換他開始講。

我感覺今天特別幸福,因為故事特別多。

總之,一人一蛇的故事繼續。剛剛說到放生。

那半蛟說不走勸不動,鄒志遠最後無計可施,一路逃到師父的道場裡,企圖藉由門神的阻攔,讓這條半蛟放棄跟隨的想法。畢竟他當時不過是個高中生,若是持有了一條半蛟的靈,絕對會變得非常顯眼,而在網遊裡摸滾打爬了那麼多年的鄒志遠很清楚明白的知道,他現在還很弱,隨便持有這種越級高等道具,除了追殺之外不會引來別的東西,還不如早早放生早早安心。

千算萬算,卻沒想到當他逃進了道場,半蛟也順溜的跟了進來,全無阻礙,門神彷彿是擺設的。

鄒志遠當時瞠目結舌,左手比劍指右手抄起了黃紙(是的,上大學以前,鄒志遠都還是一個正統的道士,還不拿I-PAD),幾乎就要立刻做醮上告,控訴自家道場門神失職。

然後門神特別特別無奈地說,這條半蛟自開啟靈智以來從未殺生,甚至也未曾傷生,清淨得全無瑕疵,作為門神,在浩浩天條裡找不到哪一條哪一款哪一項哪一點可以被引用來阻攔他的進入。

鄒志遠不相信。

他師父雲昃道人也不相信。

這話說得就好像一個奧運短跑選手從沒練過跑就能拿金牌一樣荒謬。

但人生之所以比小說還要離奇,就是因為很多事的發生根本不需要合情合理。

因為他們是現實。

非常沉重的道理,也非常真實。

雲昃道人沒用多久就把來龍去脈搞了清楚,並且明白了這條半蛟的修行純粹來自運氣──從沒練過跑而能拿奧運金牌的選手居然真的存在,好讓人感到世界觀崩壞啊。

於是他說,徒兒啊,你就收下了他吧。

師傅都說話了,鄒志遠只好含淚接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