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18974

    累積人氣

  • 57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十二)

 今天鄒志遠的表情從一大早開始就很不好。

他平常雖然也是面無表情的人,但至少是平靜的面無表情。今天從一大早就開始烏雲密布,一直到我們上完了課,我拉他出去吃過了飯以後,他還是一臉有人倒會欠他幾千萬連夜搬家跑走了找不到人還錢的大便臉。

我很明白惹他生氣的人絕對不是我,但也問不出到底是誰能夠把他惹成這個樣子──我跟他共同認識的人就那麼幾個,通通問完了也全部都不是啊。我問他是不是他認識我不認識的人,但居然也不是……你說在這種狀況下,我怎麼可能知道到底是誰惹他生氣了呢?

直到他準備回道場去打電動做功課的時候,坐在副駕駛座上,我苦苦思索依然一點結果都沒有。

絕對就是因為這個問題如此的困擾我,所以今天的真O國無雙才會打得這麼糟糕,連輸五場,絕對都是因為鄒志遠的心情差成這個樣子的錯,都是他不好。

但就算藉口已經找到天邊去了,還是無法排解我的困擾與疑惑,而且因為輸得太慘淡所以感覺更悲傷,在我決定中場休息去廚房開罐飲料來喝的時候,有人衝進了道場。

衝進來的人總共三個,其中兩個人扶著另外一個臉色青白的人,他們三個表情看起來都很不好,就像有鬼在後頭追他們一樣。我看著他們,想之前我被那個地縛靈嚇到的時候,表情大概就差不多這個樣子吧?不知道現在打電話讓呂建軍過來烤麵包給他們收驚有沒有用?

我轉身進去廚房拿飲料,順手多拿了四瓶烏龍茶走出去,鄒志遠正在跟那三個人談話。

「……已經三年了,做什麼都不順……好幾次都差點死掉……看到很多可怕的……三年來沒有好好地睡過覺……」

我依稀聽到中間那個臉色青白的人這麼說。

是來開運的嗎?我走過去把飲料放到他們桌上,對鄒志遠點點頭,然後就轉回去打我的電動。沒了那個大便臉的傢伙在旁邊,我猜我可以好好地打一次第六天魔王,所以我點開了武將傳,選了自創武將,給他取名叫鄒志遠。

我確定了開頭,可惜我沒料到結尾。

打一半的時候我聽到開門的聲音,轉頭過去看見鄒志遠他特別仙風道骨(但據說電玩技術爛得掉渣手還特別黑)的師傅,穿著青布道袍,在深秋的天氣裡穿著青布道袍,特別特別仙風道骨的走了出來,然後去跟那幾個很顯然是要來辦事的人說話。

我聽鄒志遠說,他師父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出手了。自從鄒志遠二十歲學成出師以來,這個道場就幾乎都是靠他們師兄弟在照顧,他師父除了一些特別有趣(鄒志遠說這個有趣應該理解為詭異),或者特別困難的案件以外,基本上就是退休在家潛心修行的狀態。

連師傅都跑出來了,難道這次的事件特別重大?我一邊想就忍不住一邊偷偷地看,看到我創的那個鄒志遠就這樣被打死在戰場上。

啊,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想想既然我無心打電動,就乾脆去聽聽他們在說什麼好了,於是關上了螢幕和主機。──說起來鄒志遠他們師門也滿奇特的,我一個其實算是外人的傢伙,整天在裏頭騙吃騙喝打電動,有人來辦事居然也並不避諱我,就算我湊過去旁聽,也不會把我趕走或者乾脆清場。

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這麼隨意?

可惜我不會寫小說,不然光是聽這些來辦事的人講的話,簡直都可以寫一部社會小說短篇集了。

可花了太多時間打電動,我湊過去的時候,他們看起來像是已經談完了,師傅拍了拍那個人的肩膀說「這件事情就交給貧道的得意大弟子吧」,然後說了一個會讓我眼睛掉出來的價位,而那個人也感激涕零地點點頭說「大師那就萬事拜託了」,並且拿出一個看起來很厚的紅包袋,說這個是訂金,請大師「務必要收下來」。

鄒志遠的表情從頭到尾都很臭,而且好像比早上還要更臭了,他一臉恨不得掐死他師父跟那個來辦事的人的樣子,我站在旁邊都替那個苦主著急。

不要看鄒志遠他好像是個文弱書生的樣子,之前有次和他一起走夜路的時候,我想惡作劇於是假裝自己看到了不遠處有個什麼鬼鬼祟的東西,鄒志遠順著我手指的方向射扔出美工刀,走過去的時候我看那刀片深入牆壁裡大概有兩公分……

我因為亂講話被鄒志遠罵了一頓,然後眼睜睜的看他把嵌進牆壁裡兩公分的美工刀拔了出來。

拔了出來。

拔。了。出。來。

並且罵我「浪費了沒用幾次的刀片這都是你的錯」。

就算他不是道士,衝著這個臂力我也是絕對不敢惹他的。

苦主先恩萬謝的走了。

鄒志遠他師父把那個大概有兩公分厚的紅包塞進鄒志遠手裡也仙風道骨地走了(回房間)

鄒志遠拿著厚厚的紅包袋,一臉有人欠他幾千萬的苦大仇深的表情站在原地。

我走過去問他怎麼了。

他說師傅擅作主張幫他接了個冤親債主的活。

我對冤親債主的概念完全來自飄版,最有印象的是黑令旗。聽說還有很多其他顏色的旗子,不過我對冤親債主的概念就到此為止……啊,好像還說要常常念經的樣子?

結果鄒志遠拿眼白看我。

他說冤親債主是最麻煩的案件,能夠不接的話沒有人想接,因為這牽涉到宿世因緣、累世善惡,不管是判定還是追溯,都麻煩得令人一個頭兩個大的那種。

「這個是五世冤親債主。」鄒志遠面沉如水,眼神都死掉了。

我聽不懂。

「這個是5.0版,但整體架構依然混亂,BUG率在50%以上,錯誤率從不低於47%,卻行之有年並仍在運行的線上系統。」鄒志遠一臉面無表情的沉痛:「現在我要來除錯。」

……幹好可怕。

我表示從各方個面的證言看來這似乎都是非常大的一個麻煩,但對於我來說完全不能理解這東西為什麼麻煩又為什麼大家都不想接又為什麼很可怕。當然聽說這個冤親債主的制度是為了天道運行的平衡,對於當事人來說,冤親債主很可能會造成個人生命與財產的損失與不安,讓你變成孤單老人痛苦沉淪什麼的固然很可怕,但對於接案的道士來說,這東西如果真的碰不得的話就乾脆不要碰不要接就好了,為什麼要接下來,並且鬧出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呢?

當然如果是小說的話很好理解,因為劇情需要進展。

但現實生活中,有什麼必要在明知道那就是個大問題的前提下,硬生生把困難的案子接下來呢?不想接就不要接好了,為什麼要這麼沉痛呢?難道從早上開始就一臉大便是因為已經知道自己即將接到一個這麼困難的任務嗎?

我很認真地發問,總算沒有被白眼。

「……還能找到這裡來的,都是被判定可以解決的事件。」鄒志遠嘆了一口氣:「宥子說,這一切都沒有偶然,只有必然。」

我昨天才剛剛複習過《XXX HOLIC》並且心痛於後半段的拖棚爛尾,你不要就把這句話拿出來說。

而且你沒有回答我,你今天早上開始心情就這麼差是不是因為知道這件事。

鄒志遠這就不講話了。

於是我只好再度拿出完海龜湯的毅力──海龜湯是「情境猜謎(又稱情境推理遊戲)」的俗稱,簡單來說就是遊戲參加者透過不斷問話,來得到出題者心目中設想的情境的遊戲,而出題者只能回答是、不是、沒有關係三種答案的一個遊戲──,企圖把真相從我同學的嘴巴裡撬出來。

根據我千辛萬苦孜孜不倦的努力,最後我得到了回答:是這樣的,算命的人通常會不算自己的命,畢竟命數這種東西,最算不準的就是自己的命和天機,所謂「天機」,比如說會活多久這種是個人的天機,而國運幾何就是屬於國家的天機,這種東西因為變數太多,根本無法算準,或者要算準的代價超乎尋常,平常不會去算;自己的命則是因為算命的人手持算命道具,正所謂的「燈下黑」,自己的命是無法自己卜算的。

但今天一早起床的鄒志遠,覺得心神特別不寧,所以就為自己卜了一卦。

卦象顯示他最近即將有遠行,且前路黯淡,雖然柳暗花明,卻也驚滔駭浪。

他不能確定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所以今天一整天的心情都很差。

即使確定了讓他遠行且前路黯淡的事情就是這個冤親債主的案件,也沒有讓他比較放心(但是有比較踏實)──因為,說真的,冤親債主的案件是最麻煩的案件,沒有之一。

「其實嬰靈沒有處理好也會變成冤親債主,」鄒志遠說:「而且會是更麻煩的冤親債主。」

「為什麼?」

「因為他們聽不懂人話。」

「…………」

「無法溝通就更難超渡。」

話說清楚好嗎,你剛剛講那句我還以為在敷衍我。

我停頓了一下,問鄒志遠那接下來他是不是要忙著這個案件,他說是,所以學校可能要請好一段時間的假了,雖然現在才學期中,但這個案件很麻煩,也許會乾脆休學一年,之後再回來繼續讀。

我說在職進修就是這點辛苦。

可是這是不是表示我跟他的緣分就到此為止了?

大概這就像是小說,鄒志遠是主角,我只是他小說裡的某一段,可能在第三章或第四章出現一陣子,然後他會繼續前進,我就變成前半段故事裡的某一個配角,讀者只會記得「啊那個主角的同學」,不會記得我是誰,故事裡也不會再出現我的任何戲份。

好哀傷喔。

我現在懂了那些小說裡的前期配角的心情了。一想到這個人之後的生命再也不會有我的出現,他會一路打怪升等最後變成滿級勇者,而我只會維持著一路以來的人生經歷,研究所畢業後找一份工作,然後在身邊發生怪事的時候到他們道場來付錢求辦事。

修道人的人生跟一般人的人生就是注定不同,分道揚鑣也是遲早的事。

我覺得有點難過。

結果那個被我當成修仙小說男主角的傢伙用詫異的表情看我一眼,從早上開始的大便臉一下子消失無蹤,顯然以他人的痛苦當作自己的快樂,鄙視他。

「從我第一次載你開始,」鄒志遠停了一下,好像講這話還萬般不願要他命一樣:「這孽緣就已經結下了。」

你才孽緣。都是你招惹我,反正我不要當那個下一章就不會出場的路人配角,你得負起全部責任來。

「那你當外門弟子,雖然你沒有資質,但可以記名就好。」鄒志遠認認真真的建議了起來。

總有一天我要好好教你怎麼說話。看看你怎麼說話的,能這樣朝別人傷口上灑鹽嗎,能嗎。

我說我不想修道,鄒志遠點點頭。

「你會過來聽也是緣分,也許這個案件的開頭會需要你。」他說。

我同學終於知道怎麼說話了,好感動。

就是說啊,就連被冤親債主纏身的人都能有兩個朋友帶他一起來找道士求辦事,就算是修道人也是需要有朋友的嘛,現實跟小說不一樣,朋友是不會輕易淡出生活的啦!

我把這麼棒的人生心得跟鄒志遠分享,結果他用古怪的表情看我。

「你說來了三個人?」

我是看到三個人沒錯啊。

「……只來了一個活人。」鄒志遠說。

…………………

靠夭那我看到的是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