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1196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十一)

 距離新推出的I-PAD的發放號碼牌時間,還有四十分鐘。

這時候已經排得都不知道去哪裡了。我探頭看看後面,過了轉角以後就看不到了,所以也無法確知到底有多長。

我是鍾世安,並非記者,而是跟研究所同學約好了,準備要來排隊搶預售號碼的消費者。啊這樣一講就覺得想要拿一下麥克風,等一下應該就會有記者來問了吧,不知道排在第一位的那個人是什麼時候來的,我可是七早八早就過來了呢。

說起來為什麼我這個不會特別追逐3C新品的人會到這裡來排隊呢,原因就是我同學鄒志遠,那個科技道士。

他的法器……我還是覺得那是道具,總之他的道具就是I-PAD,總共有四隻,一出新品就會來買,舊的就淘汰給他師父或者師門的長輩使用,所以只要推出了新的型號,他就會一口氣全部都換掉。

好奢侈的傢伙。不是都說道士不有錢嗎,小說裡有錢的道士都是神棍啊,不是也都說「窮算命的窮算命的」嗎,那為什麼我認識的這傢伙會如此有錢,有錢得讓我好嫉妒啊。

這傢伙身上的東西都是說得出來的好東西啊,他有一串亮晶晶的金黃色琥珀串珠,總數一百零八顆,持咒的時候一顆一顆默數(附帶一提,這是每天都要做的功課,無聊至極又不能說話,我看了五分鐘以後就膩了,但他每天都要做,當道士修行真的很無聊呢),據說從他拜師那年就得到了,從十二歲拿到二十六歲,算算那串珠子也跟著他十六年了,據他的說法,那是危急時刻可以保命的東西。

然後就是他的四隻I-PAD、四個門號、一台青龍號,以及青龍號後車廂裡的小型發電機。

這傢伙真的很有錢不是我要說。

但他很堅持這不算有錢,說跟真正的法器比起來他的I-PAD要價只要別人的十幾分之一,算得上是非常便宜的東西了。我是不懂這種東西的行情啦,反正從外行人的角度來看,都是木頭板子啊念珠啊劍啊刀啊什麼的東西,到底貴還是便宜我也沒有什麼概念,還不是他說了算。

算了,這時候想這些也沒什麼意思。我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距離發放號碼牌還有三十分鐘,而那個約我來排隊的人到現在都還沒有出現。他如果現在來的話,不知道要排到哪裡去……只好把我這個位置讓給他,然後我自己去吃早餐嘿嘿嘿。

聽說在排隊開始的時候,會有工作人員拿著號碼牌和噴漆出來,每個人依照位置領取號碼牌之後留下要買的型號、顏色、數量和訂金(或者全額付清),然後工作人員就會在你站的地方用噴漆畫一個圈圈,等到正式販售的那天,就依照你的號碼來拿。

其實就算不排隊,等上個三個月也是可以拿到手的,所以就我而言,其實不知道為什麼大家要如此拼命,又不像是百貨公司周年慶,一年就大特價這一次……不過3C產品本來就是新的最好,這點也不是不能理解。

還有二十五分鐘,我已經放棄張望,低頭在隊伍裡滑手機看PTT,身旁的人也都在做著差不多的事。看了幾篇飄版文,我傳了訊息給鄒志遠,也還沒有讀,不知道幹嘛去了。

關上LINE我繼續看飄版,在還有二十分鐘的時候聽到鄒志遠跟我打招呼的聲音。

抬起頭的時候我嚇了一跳。

雖然我跟他到處亂亂跑,看他擺陣收妖啥啥的時候經常會看到他跑步或嚇一跳的樣子,但還真沒看過他跑得大汗淋漓的狼狽樣啊。就連上次去山上碰到人家大大打架被波及的時候,我也沒看過他這麼著急的樣子。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前面,然後再看了看後面。

「你怎麼這麼晚啊。」我還滿驚訝的老實說,這人上下課從不遲到早退,約好了十點就是十點,這次居然會遲到這麼久,實在讓人驚訝。

「……去辦事,弄晚了。」鄒志遠一臉懊惱。

這樣說起來還是因為工作的關係呢,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順口問了問是不是很危險啊,鄒志遠搖搖頭,說不是什麼困難的工作就是費時間,才會比預計的晚那麼多。

「……那這位子讓給你吧,我去吃早餐。」我退了兩步把位置空出來,排我後面的人本來瞪著鄒志遠,但聽到我是要讓位置離開之後,就又低頭滑起了他的手機。

但是鄒志遠拉住了我。

我看著他,他沒說話。嗯這也很好理解,因為他還在喘。

我等了小半分鐘讓他喘完,亮晶晶的汗珠從他下巴滴落,馬的瓜子臉好了不起嗎帥哥好厲害嗎哼我這才不是嫉妒呢。

他喘完之後還是不放開我。

「先說我不要跟你一起排隊,又不是女生不用手牽手排隊吧我又不買,而且那樣很GAY耶。」在他開口之前我覺得我有必要嚴正的聲明一下。

明明我說得很正經但排在後面那個人笑了是怎麼回事。還噗滋了那麼大一聲,我有聽到的有聽到的喂──

但是鄒志遠搖了搖頭,拿出了他的I-PAD──再度搖搖頭,換另外一隻。我就看他換了兩隻才決定,於是探頭過去想看看他在幹什麼,結果被他推開。

哼,嫌我擋到螢幕。

「……你站在我旁邊。」鄒志遠吞了口口水,一臉肅穆:「等一下我要做的事,你不能跟任何人說,也不能發到飄版上。」

我吃了一驚,但是馬上高興起來。怎樣怎樣現在要幹嘛?突然在這裡要辦事嗎?而且把法器拿出來了最少也是個需要畫符的事,在這裡有什麼事情要辦?雖然不能發文但是看看也很高興嘛,雖然我就是個看熱鬧的外行,但還是覺得很有趣。

鄒志遠叫我站在他的側後方一點點,然後低頭畫起了符──於我而言,雖然「知道」他在畫符,但從我的角度看只覺得他低著頭屏氣凝神的在滑手機,雖然表情很認真,但不少人在捷運上打轉珠的時候也都很認真,所以這要是不說,還真不知道他是在畫符,恐怕都以為他在轉珠哩,你看排我們後面的那人不就毫無反應……啊咧他是真的在轉珠啊,我說呢那麼認真。

鄒志遠畫好了符,哈了口氣,然後一臉莊嚴肅穆地把I-PAD轉了過去,正對著排我們前面的人,喊了聲「破」。

聲音可小了,我這麼認真地盯著他看都只能聽見一點點,其他人就別提了。

然後他媽的我就看到前面的人群開始騷動,接著就有人離開了原本排隊的位置!

臥槽他媽的這是怎麼回事?!原本排得好好的人一個一個突然接起了電話或者想到了什麼或者一臉不爽的離開………二十幾個人呢!就這樣一個接著一個的在三分鐘之內走光了!等等這哪招啊這!符能這樣用的嗎!為了私慾這樣用真的可以嗎!我說你這道士不單是法器奢侈浪費(以普通人的角度而言),還為了提早買到而濫用符法啊!這不會被天譴嗎!不是都說道法不可以為了私慾使用嗎!我小說可都是有認真看的!別騙我讀書少!

我掏出手機飛快的傳LINE,狠狠質詢了一大通。

鄒志遠悠哉悠哉的抓著他的亡命天涯大背包走到第一順位的地方站定,才有空掏出手機給我回訊息。

「我本來就要買,只是早點拿到而已。」他傳來的訊息這麼說。

狗屁!上禮拜我拜託你幫我抽遊戲購買序號的時候你就不是那麼說的!你就是用我剛剛質詢你的那堆話回我的!當時我們的道士老爺說得多麼義正嚴詞有沒有,整個人都會發出白色聖光有沒有,害我都自慚形穢了一秒鐘有沒有。

結果你現在在幹什麼你說說看你說說看你說說看!

這樣你有臉不幫我抽序號!你都不知道開發商有多麼兇殘……不你明明知道開發商就是這樣的兇殘,不但要預約購買還不是先搶先贏!預約特典組合還得抽籤!我不過就是想要那個組合包!我都說遊戲片可以放你們家道場以後去打就當供奉了,你當時怎麼回我的你說!

現在你又在幹什麼你說!

你無情你無義你無理取鬧啊啊啊啊───

我貼了十個馬景濤的吶喊臉給他才覺得舒服一點。

想想又貼了十個爾康手。

我握著手機斜眼瞪鄒志遠,看他面無表情的刷著手機上的訊息。

然後就把LINE關掉了。

「喂!」

「就說了那不一樣。」鄒志遠還是這句話。

我要去跟工作人員說你這是作弊的招叫他們不要讓你買───

「他們又不會信。」

幹。

也是啦。

是我也不信。

我恨恨地磨了磨牙,看後面的人也都眉開眼笑……也是,一下子前進了二十幾個,誰都會覺得開心的。

距離發放號碼牌的時間還有五分鐘。

我面臨即將被這個面癱無口道士同學氣死的絕境。

我拿出手機,低頭打起訊息。

收起手機後我說,我要去附近的O斯吃早餐,買完之後打電話給我,或者直接來找我。

鄒志遠用眼神問我傳了啥訊息傳給了誰,然後他的手機就響起來了。

「……師父。」鄒志遠接起了電話,然後就用眼白看我。

呵呵呵把剛剛那串複製貼上改幾個字貼給你師父這不是so easy的事情嗎,告狀什麼的雖然我業務也不是很熟練,但為了電動也不是不能來一下的啦。快點幫我抽!不用太誇張的我也沒有一定要第一號,有就可以了!

鄒志遠把電話掛掉,哀怨地掃了我一眼。

哀怨有用的話我立刻就開始唱哭調仔啦!快點算!

我努力地用眼神殺他。

然後他就低下了頭掐手一算──跟電視上演的一樣,還真的就是掐手一算,我就看他手指點來點去,然後就抬起頭了。

這麼快喔?

「如果把遊戲片給我們,就會有。」鄒志遠說,不甘不願的。

噢耶!我本來就沒打算留著資料片啊,重點是PVC!黏土人!我對空做了個勝利的手勢,心情一瞬間變得和今天的天空一樣萬里無雲艷陽高照,一瞬間什麼都沒問題了考試都考一百分呢。

「那我去吃早餐了,你慢慢排啊。」我拍拍鄒志遠的肩膀。

「……跟青龍一樣。」鄒志遠抱怨。

我跟布偶哪裡會一樣呢?才不一樣呢,布偶是布偶,我是活的啊。但是今天心情好,就不跟你這牛鼻子計較啦,哈哈。

門打開了,工作人員準備發號碼牌。

眼看稍遠處有記者準備上來問那一百零一句「請問你什麼時候來排隊」,我腳底抹油的溜之大吉,吃早餐去也。

嘿嘿嘿我的電動,嘿嘿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