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1196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十)

 農曆十五號剛好是個禮拜五,我打著去鄒志遠他們師門蹭一頓午飯打幾場電動之後再蹭一段晚飯才要回家的惡劣心態,哼著歌準備出門。鄒志遠今天沒課,但我已經問過了今天要打的是快打旋風,而且還是舊版復刻的快打旋風。

想起以前打過的街機版本,我的手就忍不住蠢蠢欲動啦呼呼呼。

從學校到他們那裏有點距離,我平常都是騎車去的,可是昨天晚上看小說看得有點晚,起床的時候覺得今天陽光過度刺眼,所以臨時決定改搭公車過去。

公車上開著冷氣,台灣又是個沒有秋天的地方,開著冷氣的公車不是普通的好睡,在宿舍裡悶了一個晚上只有電風扇能吹的我一上車就忍不住睡著了,醒來才發現坐過了站………

哼哼,不過是坐過站嘛。

我傳了個訊息給鄒志遠,跟他說我坐過站了晚點到,他回我一個OK的貼圖。

我記得之前聽過一首英文饒舌歌,說「以前你用英文思考,現在你用貼圖思考」,我想那大概說的就是我這個同學。如果是一般人那也就罷了,這傢伙還身兼道士的身分,怎麼想都覺得違和感超重的啊。

我一邊看著估狗地圖一邊走,走著走著卻覺得狀況很不對。

估狗地圖一般來說不會即時顯示,通常是走一段以後,才會看到那個帶箭頭的藍色原點移動一段,所以剛剛看那個點點沒動,我也就沒怎麼注意。

可是現在我已經走了五分鐘了,那個圓點怎麼還是沒動?

當機了?故障了?

我把手機拿起來晃了晃,舉過頭頂看看會不會好一點,結果螢幕上顯示了一排字,看得我大叫起來。

什麼破地方居然沒有訊號!

沒訊號就表示網路沒得用,我氣悶的把手機畫面滑到備忘錄,那裏有寫鄒志遠他師父的道場的地址,畢竟想要問路,最好還是要有個地址啦。我抓著手機,左右張望看看有沒有人能給我指個路,就看到街角邊有個穿短T和牛仔褲的男生在那裏玩手機,嘴裡還嚼著泡泡糖。

靠他居然有訊號,等一下就順便問他是哪一家的門號,之後就換。

我一邊嘀咕著一邊走過去,靠近的時候喊了聲「不好意思我迷路了,請問你知道這個地址怎麼走嗎?」

那個男孩子抬起頭來。

抬起頭。

頭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見鬼了大白天的活見鬼他的臉上沒五官然後他的頭是真的抬起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身首分離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也不知道我叫出來了沒有,但是嚇得都快尿褲子了是真的,我一邊尖叫一邊後退,手機摔在地上也沒有感覺,滿腦子只想著要逃,想著天啊地啊鄒志遠救命啊我不要碰到這種的靈異事件啊啊啊啊───

然後就撞到了一個人。

熱的。

男的。

有汗臭。

我整張臉撞在人家胸肌裡,猶豫了半天不知道要不要抬起頭。雖然這個是溫的感覺像活人,但是剛剛才大白天的見鬼,現在這個不知道又是什麼東西,我甚至都懷疑起剛剛手機螢幕不是當掉而是被鬼打牆……

然後就聽見了一聲很輕的「嘻嘻」。

靠夭啊啊啊好可怕啊啊啊啊啊啊───

我反射性地就想往前衝,卻忘記自己還在對方身上呢……幸好那人身強體壯的,只後退一步,就拉著我的脖子把我拽開了。

「再嚇要離魂了,回去。」一個有點低啞的聲音這麼說。

是在跟誰講話?我疑惑地抬起頭,看到一張鬍子沒有刮乾淨的青年的臉。

「啊,你不是那個……」對方話講了一半就被我打斷了。

因為我太嗨了。

是二師兄!從唐小姐家開始一直到現在,每次見面都是匆匆一瞥的二師兄!二師兄每次都來去匆匆,我到現在也只知道他今年三十五在全O電子做正職,除了倒是證書之外還有修水電和冷氣的證書,身材也很台灣水電工的二師兄!

在這種剛剛見鬼的時候,能看到二師兄真是太令人安心了!我用力抓著二師兄的上臂,問他說他是來這裡除靈的嗎還是要收了剛剛嚇我的那個鬼?二師兄皺著眉頭看了看我沒說話,我突然想到好像也不是沒有那樣的鬼故事,就是先有一個鬼嚇人,然後另一個鬼變成被嚇的人熟悉的那個,接下來若是溫柔一點的故事,對方就會變成無臉鬼問說「你看到的是不是跟我一樣呀?」若是不溫柔的故事,那通常,通常………通常砲灰路人角就是便當的份了。

我抖抖的退了兩步,想起剛剛嚇我的那個鬼說不定還在身後,就又不敢動了。

嗚嗚嗚我早死了見鬼的心,為什麼偏偏要讓我看到?

我抖抖的看著二師兄,想著如果等一下他也變成沒有五官的樣子,我究竟會暈倒呢還是會尿褲子呢……這種時候面子絕對沒有命重要,拜託看在我嚇得尿褲子或暈倒的份上就放過我吧嗚嗚嗚……

「……嚇得不輕。」二師兄嘆了一口氣:「世安,我是活人。」

啊啊啊啊啊是活人太好了好棒啊啊啊二師兄救命────我一邊喊一邊衝到他背後去,這種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覺超好的有沒有!雖然現在是大白天……不!就因為現在是大白天我才還可以撐著不暈倒!要是半夜看到剛剛那個鬼,說不定馬上就嚇暈了!可是大白天見鬼不科學!超不科學!那是厲鬼嗎?一定是厲鬼吧!他在那裏幹什麼!

二師兄看起來被我這一大串問題鬧得很暈,他拍拍我的頭(可惡人長得高真好)

「你不是我們師門的人,不要叫我二師兄,喊我呂哥或叫我建軍哥都可以。」

你們師兄弟的腦子就長一樣的是吧,猶記當年鄒志遠也是回了我這句話才甘願講其他的,難道二師兄又是一個鄒志遠?如果前兩個徒弟都是這種無口系,也難怪之後會收兩個話嘮進來補強。

「那個不是厲鬼,是地縛靈。」二師……呂建軍搖搖頭,看著剛剛那鬼的方向,口氣居然還很遺憾:「他有點修行,如果願意的話,當個陰差也沒有問題。可惜他說自己努力修行就是為了要嚇人。」

……合著這是個嚇人當興趣的無害地縛靈?被嚇到的人怎麼辦啊!

呂建軍指了指附近,我定睛一看才發現這麼小小一條街居然有三間收驚的神壇,難道這裡的道士還指著這個地縛靈傳收驚費嗎!良心呢!良心呢!這種財也好發的嗎!

結果還真的是不犯法的。

嚇人沒犯天條,幫被嚇到的人收驚也沒犯天條,當地縛靈也沒犯天條,於是只能說被嚇到的人很倒楣了,畢竟這地縛靈從不傷人,被他嚇到的人除了受到驚嚇之外也不會有什麼危險,身上真的有些什麼的人他也不會去嚇,於是一來二去的就……就固定了。

什麼鬼。

王法呢?冥法呢?天條呢?不是聽說天條這東西寫得超級詳細又瑣碎嗎?這個地縛靈在這裡嚇人也不管一管?

呂建軍看了看我,說他剛好下班要去幫忙師傅拜拜,問我要不要搭他的車一起過去。

噢耶還有便車搭!我當然說要了!雖然是機車但總比自己再搭一趟公車好,我就這麼讓呂建軍載到他們師傅的道場去。

說也奇怪,之前來的時候不覺得有什麼特別,今天站在他們師傅道場門口的時候就感覺頭特別暈,好像裏頭有台強力工業用電風扇一直對著我吹一樣,眼睛都要睜不開了。

呂建軍停好了車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迷迷糊糊地看著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

隱約好像聽到有人說了什麼話,可是聽起來有點模糊。我幾乎要閉上眼睛的時候,呂建軍又拍了拍我的肩膀,遞給我一個什麼東西。

嗯,溫的,有點燙,方形的,摸起來有點粗糙脆脆的……

「吃掉。」呂建軍說。

哦,是烤麵包。

我喀擦喀擦地把烤麵包吃掉,覺得舒服了很多,就連剛剛感覺的大風都不見了。

然後我突然就清醒了。

哇靠我的反應也太慢了吧。

剛剛我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好像很兇險?不然為什麼大家都跑出來繞在我身邊了?

「論腦補跟離魂的關聯性。」鄒志遠一臉認真。

我只覺得他很欠打。就算哥是腦補帝你也不要這樣。

我轉頭去看呂建軍,他一手抓著一包吐司,另一手上………

………呃。

那台彷彿裝了LED燈的烤麵包機是怎麼回事?我好像沒看過邊緣閃著淡淡藍光的烤麵包機對吧?邊緣閃著微光的東西若不是貴得要死的設計品牌,不然就是看動畫或打電動的時候會出現的法器,通常不會是烤麵包………

想想鄒志遠的I-PAD,小趙的蛋黃哥,我突然覺得拿烤麵包機的呂建軍在這個師們裡他媽的好正常啊,反而是拿銅錢劍的梁宸寧不正常。

這算什麼呢這是,我到底認識了一批什麼樣的道士呢,我忍不住思考了起來。

「沒問題了。」呂建軍鬆了一口氣,把剩下的吐司塞進包包裡。

我舔了舔嘴,所以我剛剛吃的就是他用那台烤麵包機烤出來的吐司?

等等,仔細一看,那台烤麵包機沒有插電,跟呂建軍的手掌也有一點距離,算是漂浮著的。

嘩!法器!貨真價實的法器!

呂建軍看我一直盯著烤麵包機看,便微笑著把手伸了過來,讓我仔細地看看那台烤麵包機。

當事人都不介意了,我當然也就不客氣地湊上前仔細的看了看。

這是一台很普通的烤麵包機。白色四方形的機身,兩個烤麵包的格子,長方形的壓紐,大概是因為剛剛考過吐司,還有一點微溫。

除了沒插電就可以烤吐司跟可以浮在半空中之外,這還真是一台很普通的烤麵包機啊。

哦不對,還有邊緣閃著淡淡的藍光。

「這是我的法器。」呂建軍笑了笑。

然後烤麵包機就不見了。

不、見、了!

去哪裡了?我驚訝地瞪大了眼問,梁宸寧洋洋得意地說那法器已經收進二師兄的身體裡去了!作為他們師門最強大的武鬥派道士,這一手隨意收攝法器的功夫,即使跟其他同門師兄弟相比,都絕對是第一流的!

我說同門不就你們幾個嗎?結果居然還被嘲笑。

我又不知道你們師門裡還分好幾個派別,剛剛說的是全部都算進去的那種第一。

聽起來真的超強大的啊。

「不收進去,烤麵包機也不好帶啊。」呂建軍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不聽這麼樸實的原因,我寧願相信那是因為二師兄很強。

等等所以我剛剛吃了烤麵包機烤出來的啥?那應該不只是麵包吧?

「沒想到你這麼容易離魂,剛剛被嚇到的時候就有一點,到我們道場門口就更嚴重,只好幫你收驚。」呂建軍說。

嗯,收驚,嗯,一般都是吃香灰喝符水………

符水?

「二師兄的收驚符,效果不會比我的符水差啦。」小趙在旁邊拍胸脯保證。

……烤在麵包上的收驚符好先進哦………

而且比較好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