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1196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六)

  
在開始之前,小趙先跟唐小姐商量了好一陣子費用。除了剛剛給的八千之外,整件事情包到處理完畢,居然還要再加上三萬,這樣算起來這件事就三萬八,好可怕的金額……而且還不能刷卡,得付現。照小趙的說法,這個價格還算是大出血便宜了似的,全是因為這棟大樓本來就有其他的事情,他們師兄弟已經忙了半個多月,今天也借唐小姐的客廳當座場地一用,才有這種「優惠價」。

優惠價了還要三萬八………

但唐小姐只咬了咬牙就點頭了,說等一下就去領款。難怪都說宗教的東西最好斂財,雖然我知道我同學和他師門的人應該是真的有實力的那種,但還是覺得真是夭壽貴啊。

我問小趙說,那個房間牆壁上的人形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不好的東西什麼的。結果小趙一笑搖搖頭,帶我去房間看那個人形;早前拿來焚香的白色馬克杯穩定的燒著,白色的煙直線上升,檀香在房間裡弄出了一個很好聞的味道,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這房間跟剛剛比起來,感覺模糊多了。具體感覺大概就像這房間裡突然很多人抽菸,弄得有點煙霧瀰漫的那種模糊感。

就說八分滿的檀香粉太多了吧我看,窗戶又沒有開,把好好一個房間弄得那麼煙霧繚繞的,難道不嗆嗎?

「這個是地基主。」小趙在人形前面蹲了下來,雙手合十拜了拜。

什麼?地基主?我瞠目結舌的看著那個人形,完全想不到居然會是這個答案。所以房間的迷濛感不是因為燒太多香了?是因為地基主的關係?果然靈異事件還是有點什麼的嘛!雖然是這樣的超現實小事,我還是覺得很興奮!畢竟這輩子除了小說動漫電影之外我應該是不可能見鬼了,這種事情在安全範圍內多來一點也算是過個乾癮啊。

小趙說,這棟大樓底下關著個東西,本來蓋了是拿來當成辦公大樓用的,希望藉著人多的陽氣可以鎮壓著底下那東西,誰知道最後成了一半住家一半大樓的格局,底下的東西又是動不得的,偶爾洩漏出來的一點怨氣,也是很讓人頭痛。但鎮壓著的那個東西又不能處理掉,唯一的處理方法就是「時間」,等時間久了過去了,怨氣就會慢慢淡掉。

為了這個東西,他們師門的人這大半個月來都在這附近出沒,他們二師兄藉著修冷氣之便,已經把這棟大樓整個清理過了一次。
而這個唐小姐,也不知道是幸運呢,還是不幸,或者二者兼有吧。說幸運是因為這裡的地基主雖然只有一個但還算強大而且很熱心,說不幸是因為結界維修中總有不小心露出來的些許怨氣,本來嬰靈就已經很麻煩,吸收了一點怨氣之後麻煩程度加倍,這唐小姐完全是因為本身氣運還很強而且住在這裡有地基主幫忙才沒有出事,如果哪天運勢低落的時候,就會很危險。

「好在這裡的地基主是個歐巴桑,歐巴桑最喜歡管閒……」小趙話沒說完就被煙噴了一臉。

是真的噴一臉。本來筆直往上的白煙在他講了那句話之後就空中九十度轉彎,噴了他一臉的煙,嗆得他一直咳嗽。

哇,這種靈異事件我愛看,求多來幾次。

「歐巴桑最熱血心腸急功好益了,所以才在這裡幫忙看小孩。」小趙咳完之後一臉正色的把話說完。這話題轉彎也轉得夠硬了,雖然這氣氛很超現實,但我還是沒忍住的笑了出來。

雖然地基主願意幫忙,可是唐小姐本身沒有拜拜的習慣,所以只好在牆壁上留個影子,當作立足點。用比較通俗的比喻,就是給自己拉了張椅子,方便隨時過來看看狀況。

小姐聽得瞠目結舌,小趙叫她蹲下來拜一拜,她立刻就蹲了下來,恭敬的雙手合掌。

「現在既然都這樣了,你之後去買個小凳子放馬克杯,每天早晚點香吧。」小趙說。唐小姐拼命點頭,說一定聽大師的話云云。就連接下來的十年每天都要讀《地藏菩薩本院經》十次也答應了下來,而且小趙還強調必須誠心誠意,不然那十遍也不會有用。

好累。我看著唐小姐臉色蒼白的拼命點頭,覺得如果早知道墮胎之後會這麼麻煩,她當初是不是就會堅持用保險套呢?不過千金難買早知道就是了。

我問小趙說為什麼是買凳子不是買桌子,有什麼講究嗎?還有為什麼是白色杯子而不是其他顏色的杯子?小趙沒回答我,一臉莫測高深的搖搖頭,跟唐小姐說這凳子最好是木頭凳子別買藤編的。

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分辨天機不可洩漏跟單純的瞎說了,這個師門的老三老四都不是簡單人物,每個都是人精啊。我走出房間看到客廳椅子上正在滑手機的鄒志遠,忍不住就想,你師弟們每個都口齒伶俐精明能幹,怎麼你這個大師兄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呢?大師兄加油好嗎?

小趙也走了出來,說他要下去買點東西,順便讓唐小姐去領錢。我聽了就說也要一起去,鄒志遠說他也不好一個人在人家屋子裡,就又四個人一起下去了。我問小趙說他等一下是不是要作法穿道士袍拿鈴,他笑了笑說該帶的他都有帶,不過只會開小壇,畢竟大壇動靜太大,引起鄰居圍觀的話就不好了。

我本來以為要買什麼很隆重的東西呢,結果鄒志遠開車帶我們去的又是剛剛那家香燭店,他說要買剛剛那種檀香粉再三斤。那老闆我猜大概也是道士吧,因為他一看到小趙下來眼睛都直了,一直追問說到底是有什麼大事,他越問唐小姐的臉色就越難看,小趙除了大樓地址之外一句多的都不肯說,香燭店老闆看了唐小姐好幾眼,最後好不容易才罷休。

然後我們再度回到唐小姐的屋子裡。打開門的時候整間屋子都是檀香的味道,我打了個噴嚏,大概噴嚏會傳染,所以唐小姐緊接著也打了噴嚏,小趙跟鄒志遠沒有打,反而安心的點點頭。小趙從廚房裡拖了餐桌出來,然後把鄒志遠買回來的金紙香燭擺在上頭,自己就套上了道士袍。

沒有什麼特別的,就是常見的那種主體明黃,顏色很多的道士袍,手拿著香然後站在了桌子後面,就開始大聲的唱起了我反正也聽不懂的咒語,看起來超專業的。我扭頭過去問鄒志遠說他有沒有這一身,結果得到的答案是沒有必要他平常都不會穿……
大師兄敬業一點好嗎大師兄。

我拿出手機,傳LINE問他說這次有沒有穿到道士服的必要,不是都聽說在真正的高人那裡,這種戰鬥服一樣的東西平常是不會穿的嗎?小說都說只有半吊子或是招搖撞騙的道士才會每天都把這一套穿在身上,唯恐人家不知道他們是道士。所以依照邏輯推論起來,這一套應該也屬於可穿可不穿的東西?

結果大師兄的回答一如以往簡短,他說這是制服,就跟超商店員都要套制服一樣,上工就得穿。

好好一個道士袍被你說成超商店員的制服。大師兄求放過。

是說既然上工就得穿制服,那上次去我家怎麼就沒看你穿!因為我不是業主就這樣嗎!但看在鄒志遠當時沒有收我錢的份上,這件事就還是算了好了。

……是不是漏了什麼沒有想到?我皺皺眉,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閃過腦海,可是仔細一想又什麼都想不到。我正在想的時候,小趙唸咒的聲音突然停了下來,他蹲下身翻起包包,拿出一份報紙。

唔,自由時報。

然後他叫我跟唐小姐過去,幫他壓著報紙的邊邊,他再從包包裡拿出一隻麥克筆和一罐顏料,用麥克筆沾了罐子裡的紅色顏料,在攤開的報紙上畫了一個圓圈圈。

「……用麥克筆為什麼要沾顏料?」我超不解。

「因為這隻麥克筆早就乾了。」小趙說。

那你幹麻不用毛筆!用毛筆不是比較帥嗎!為什麼要用麥克筆!用麥克筆一下子就LOW掉了你知道嗎!裝逼你們知道嗎!收費比別人貴還不知道要裝逼一下嗎!

小趙畫好兩張後拍拍手,把報紙拿到客廳邊邊,叫我跟唐小姐站在圈圈裡,沒事不要出來也不要亂走,更不要踩在紅圈圈上。

結界!小說裡常常看到的結界!我一下子就興奮起來:所以那紅色的顏料應該就是硃砂囉?現在要進行什麼大動作嗎?我眼巴巴的看著小趙等解答,果然就等到了解答!

小趙說,剛剛做給嬰靈的法事已經做完了,小朋友們雖然有被怨氣污染而變得比較兇厲,但有地基主伯母在照顧,事實上是很好溝通的;接下來他們要給結界做最後的加固,等到結界修好以後,就可以給嬰靈超度做最後收尾,然後事情就結束了。

聽起來好像會有大戰!我精神抖擻的看著門口,耳邊響起另外一種咒語。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咒語,反正跟剛剛那個不一樣就是了。我看了門口覺得看不出什麼來,決定轉過頭去改看小趙,這一看差點沒把自己的下巴給看掉下來。

他是還在唸咒沒錯,可是手掌上拿著的不是香也不是鈴也不是桃木劍也不是符。

是個蛋黃哥。

轉蛋版的,有培根的那一款。

轉蛋版的培根蛋黃哥。

我轉頭看了拿著I-PAD把手舉得高高的鄒志遠,再看看小趙的蛋黃哥。

你們這門派還能不能正常點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