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07149

    累積人氣

  • 73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五)

 所以說,人的運氣如果來了,想打瞌睡都會有人送枕頭。

在鄒志遠回來上課的前一天,我媽打電話給我,問我說有沒有聽說什麼宮廟或道士不錯的,我們家一個遠房親戚的朋友還是誰有點怪怪的,像是被什麼不乾淨的東西纏上了,可能需要驅邪。

我一聽就來勁了,但又不敢把話說太滿,只跟我媽說這幾天我去幫忙問問看,還被催促說要快一點。

所以一等鄒志遠出現在研究室,我就抓著他把這事情說了,還問說如果是驅邪什麼的,不是會請到他們家師門的那個武鬥派道士出馬,結果讓我有點失望,因為鄒志遠聽了之後沉思了半分鐘,抬頭第一個問題居然是問我那個說是需要驅邪的人有沒有去看過醫生。

……什麼年代了,應該就是看醫生看不好才會來問道士吧?我說我就知道有個人說可能需要看一下,其他都不知道,結果鄒志遠一臉無奈,那種無奈感大概就是你去醫院掛號看醫生,進去之後跟醫生說「其實不是我要看病啦,我有個認識的人要看病,但是他的症狀我都不清楚」之後醫生的無奈感……說起來如果真的有人去醫院這樣搞,醫生應該會直接把他轟出去吧?這樣一想就覺得我這問題問得好沒禮貌哦。

所以我再度把手機拿出來,直接問我媽說啊那個需要驅邪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結果故事根本超簡單的,需要驅邪的那個人本人沒事,是他住的地方有問題。那是個女生,自己住在外面租房子,因為薪水不少,所以租的房間也比較大,自己一個人住租給小家庭的兩房一廳的房子,還可以常常招待朋友到家裡來玩。聽到這裡我感到無比嫉妒。

離題了,繼續。總之那個人說他每天晚上準備睡覺的時候,都會在牆壁上看到淡淡的陰影。一開始只是一點黑黑的,他以為是誰來聊天的時候蹭上去的就沒在意,後來陰影慢慢擴大,變得像是一個人的輪廓,雖然只有巴掌大,但還真的是滿可怕的。

為了這個,她搬去另外一個房間睡,但那個陰影還是沒有改善,而且顏色越來越深,她嚇得半死,也請房東來看過,但房東不認為那個有問題,就連她把一開始的陰影到現在的人形變化照片拿給房東看也沒用,房東甚至說這是她自己亂畫上去的,還威脅她要賠錢。

「還拍照?」鄒志遠一臉迷惑:「膽子很大。」      

對耶她怎麼還拍照啊,而且現在還住在那裡,這到底是有問題還是沒問題?總之她覺得這又不是她的問題但是房東又不管,嘗試買了油漆來塗牆壁,但是新的油漆擦上去也停不了一天,那個巴掌大的人形黑影一直消不去。

講到這裡,鄒志遠叫我問我媽說,對方有沒有覺得那個黑影很可怕,還是覺得不舒服什麼的。

我媽安靜了一下,大概也在想吧……然後說這個她也沒有問,乾脆把那個人的手機號碼給我們,讓我打電話過去問。

我還沒打電話,鄒志遠就說最好想清楚再打。

「為什麼?」我興奮起來:「是因為別人的因果不要亂參與的關係嗎?」

結果鄒志遠用奇怪的表情歪頭看了我一眼,然後搖搖頭。

「我們師門收費有點貴,你叫對方要想清楚。」

……不是因為玄學的關係是因為收費問題啊…………

我覺得好失望,但還是打了電話過去。

接電話的女生聲音有點低,我問她是不是那個「唐小姐」,對方說是,我就問她牆壁上的那個人形圖案要不要處理,我這裡有人但是有點貴,還順便問了一下鄒志遠說這種事情要收多少錢之類的。

結果光是去人家家裡看就要收八千。哇靠土匪。

更可怕的是對方一口就答應下來,還說可不可以現在來看。我跟對方問了地址之後就掛掉電話,眼巴巴的看著鄒志遠,想說這次這種聽起來像是個小事的事情應該就可以讓我跟了吧?我可以跟了吧?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鄒志遠居然沒有反對的讓我坐上了他的車,就這麼一路往淡水去。

我覺得有點高興又覺得有點難過,高興是這次終於讓我跟了耶,難過是看樣子這件事肯定不大,我就算跟去也看不到什麼。這種心情真是糾結,超糾結的誰能知道呢,總之就是明知道去了也看不到什麼精彩的畫面,卻還是想跟去的心情。

到了點停了車,跟對方連繫之後就直接上樓,唐小姐打開門看到我跟鄒志遠的時候,還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說之前也有請幾個人過來看,但沒有看過這麼年輕的。我跟他說,鄒志遠他們師門還有個才剛上大學的大學生呢,唐小姐的臉看起來更不可思議了,說如果沒看出什麼東西的話她可是不會付錢的喔。

這也是啦,八千又不是什麼小數目。

鄒志遠撈出手機看了看,換了兩隻,最後拿在手裡的是一台銀紅色的機子。他自己在那裡舉著手走來走去,我就跟唐小姐閒聊。原本她還以為我也是道士,我說不是,我就是個來湊熱鬧的,但有鑑於我這道士同學願意來讓我湊熱鬧,他們家的是肯定很小咖不用擔心。

唐小姐就放心地笑了,還說要泡咖啡請我們喝。啊啊正妹笑起來就是正……

還沒等我客氣一下,鄒志遠就走出來了,他的表情看起來不太好,看了看唐小姐,又看了看我,然後再看了看有人影的那房間。

「大師,怎麼樣?」唐小姐很緊張地走過去問了。

鄒志遠為難地看著唐小姐,然後一直沒轉開視線,看到人家尷尬地轉開頭,他還在看。就算真的是正妹你也不要這樣看啊!搞得好像兩百年沒看過正妹一樣!要看正妹我硬碟裡面很多,穿什麼的都有,你不要一直看人家小姐!我才剛走上去要講兩句,鄒志遠就把視線轉開了。

「這間房子你不要搬。」鄒志遠突然說。

唐小姐愣住了,我也是。怎麼難道那個黑影其實是好的嗎?

「我會找三師弟來。」鄒志遠猶豫了半天,才吐出一口大氣似的開了口:「……保險套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作用,加上避孕藥會更高。」

怎樣啊為什麼突然做起了衛生宣導?我還莫名其妙呢,結果唐小姐的臉色就變了,一下子就跪在鄒志遠面前,苦苦哀求大師一定要幫她。

鄒志遠很堅持這個不是他的專長,他會找人來處理,牆壁上的黑色人影不要動也不要遮起來但也不要回去睡,除此之外就什麼也不願意說了,就連人家唐小姐苦苦哀求也不講,我在旁邊看著,覺得好有高人典範喔,但一定不是因為什麼天機不可洩漏的緣故吧,一定是因為他懶得說話吧,不要再裝了,我都看清你了。

唐小姐死活不願意起來,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折疊起來的紅包,千拜託萬拜託鄒志遠收下。我看人家經驗分享的都說這時候高人都會收下紅包把錢退還,但我看鄒志遠並沒有把錢拿出來退還的意思,高人你這樣可以嗎高人,那是八千塊耶高人。

然後鄒志遠掏出另外一支手機(大大你到底有幾支手機大大)打了個電話,跟電話那端的人說了這個地址。

「接手的人一小時之後會到。」鄒志遠想了想,又問:「這附近哪裡比較好停車?」

唐小姐這時候哪裡還有剛剛陽光正妹的樣子,別的不說我看她都快要哭出來了,我想問又不敢問,只好坐在旁邊看她跟鄒志遠講停車位的方向,自己在心裡亂猜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想著想著又很想看看那面牆,說起來我還沒看到那面牆呢,所以就問鄒志遠說能不能去看一下,他也沒攔我,揮揮手叫我自己去看。

房間裡的裝潢很普通,一張床、一張桌子、地板上有一張小地毯,還有一個衣櫃,就是普通出租公寓的長相。我左看右看了一下,才在門邊找到了那個黑色的人影。人影大概十二三公分高,不仔細看的確會以為是蹭上去的汙垢,但仔細一看,就會覺得是一個女的側身剪影。

除此之外我就什麼都看不出來了,也完全感覺不到什麼好或是什麼壞,反正我看起來就是一坨黑色的東西。

走出來的時候唐小姐很緊張的問我有沒有感覺,我只能搖搖頭說我哪知道啊,鄒志遠倒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說他要出去買點等一下會用到的東西,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我說好啊就一起去吧,唐小姐大概被鬧得神經緊張,無論如何不願意待在房間裡,堅持要跟我們一起下去。

鄒志遠問她這附近哪裡有香燭店,唐小姐一臉茫然地搖了搖頭,接著他轉過頭來看我,我也只好搖頭,最後我們的鄒大道士無奈地嘆了口氣,打開了google地圖。

……還可以這樣的喔。

香燭店的老闆好像認識鄒志遠的樣子,一看他踏進店裡就很熱情的招呼,大力跟唐小姐說鄒志遠是個大師很有力的,雖然收費很土匪,但品質有保證之類。唐小姐被唬得一愣一愣,我也是,雖然老闆講得口沫橫飛神乎其神,但我真的忍不住猜想這老闆難道是暗樁?不是很多神棍都有這招,安排一個暗樁來大力推薦這人有多強然後收費很貴,其實都是幌子之類……但仔細想想這家店還是剛剛才google找到的,再怎麼強大也沒有這麼準的吧?但如果他寫了個程式假裝成google也很難說啊,大陸也有山寨版的google強迫綁架首頁的,如果要詐財的話,這種事情的確最好詐財……

亂七八糟的想了半天,連東西已經買好了我都沒有發覺。回過神來的時候鄒志遠已經把一袋香放到我手上叫我拿著,唐小姐一直問說怎麼不讓她出錢,鄒志遠拿出紅包晃了晃,說剛剛已經給了錢。

我問說買這袋東西多少錢,結果沒多少東西居然要兩三千,聽說是因為手工的香和紙錢很貴的關係。

然後我們又繞去旁邊的超市,買了一堆糖果餅乾,還有小朋友收口水吃的那種米餅。

我覺得東西都買到這樣了,再猜不出來這是要來處理嬰靈問題的話,那我小說就都白看了。沒想到這唐小姐居然有這樣的問題……但嬰靈這種問題不是跟搬家無關嗎?門邊那個黑影看起來也不像小孩,反而像是個成年婦女啊。

我們買好東西回到屋子裡以後,鄒志遠先去廚房,轉了幾圈後問唐小姐說有沒有白色的瓷杯,他們在廚房翻了老半天,最後拿了個白底的無嘴貓馬克杯出來,五百CC的那種。

大概是我的眼神太奇怪,唐小姐紅著臉說她真的沒有小的白瓷杯可以用,比較接近的就是這個,本來還想出去買,但鄒志遠堅持不要。我想這大概跟玄學的東西有關,就又去看鄒志遠。

結果我們的大師一點都不意外的根本不打算解釋,把杯子擦乾了以後,從剛剛買來的香粉裡挖出了一杓就放進杯子裡,一杓一杓在杯子裡放了八分滿的檀香粉,然後點火,白色的煙慢慢往上飄,鄒志遠雙手合掌,喃喃念著不知道什麼咒文,因為聲音太低,我也沒有聽清楚,就看到點起來的香慢慢往那間房間飄去,別說唐小姐驚訝得說不出話來,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超現實的場景,這跟小說裡寫的一樣耶!

鄒志遠唸完了咒語就把杯子拿到那個房間裡放著,我滿心期待地想說接下來會有什麼新招式嗎,結果他說前置工作都準備好了接下來就是等人。

……說好的大師大顯神威呢?三個人誰都不說話的坐著很尷尬好嗎?結果鄒大師低頭滑起了手機,我跟唐小姐你看我我看你,最後也只好一起坐下來滑手機。

終於等到門鈴響起來的時候我都鬆了一口氣,唐小姐走過去開門,門外是一個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大的人,穿著XX宮廟的T恤和帽子,看起來跟廟裡的志工實在很像。

「唐小姐你好!請問鄒先生在不在?他是我大師兄,我是他師弟,排行老三,你叫我小趙就可以了。」那人笑起來還挺陽光的,把帽子摘下來以後是個平頭,他要不說我還以為正在當兵呢。

唐小姐客氣了幾句,連忙把人帶進屋子裡,鄒志遠把手機收了起來,起身跟他師弟講了句悄悄話,小趙點了點頭,笑吟吟的看桌上那一堆塑膠袋。

「沒問題沒問題,後續就交給我處理了,大師兄錢來一下。」小趙笑嘻嘻地伸手,鄒志遠就把剛剛那個紅包和剩下的錢都放到他那裏去,我看得都傻眼了,這跟小說裡的高人認知差得有點遠說……

「唐小姐,」小趙把錢收進口袋裡,面對唐小姐開口的時候,口氣居然有點重了起來:「我們能處理這次,處理不了下一次,接下來人會越來越難找,福運不是給妳砸在找人辦事上的,真的自己要小心一點,這種事情很不好玩的齁。」

唐小姐臉色都白了,唯唯諾諾的點頭。

「以後眼線不要往上畫。」小趙伸手指了指眼角:「要不然不畫,不然就往下畫,還有要乖乖用保險套,不然就找已經結紮的人也可以,女生結紮傷身體,若有男的願意為妳結紮我看就嫁了吧。」

WHAT THE FUCK啊。我不相信這是剛剛鄒志遠講的,我這同學八棍子打不出一個屁,如果這個小趙光是聽他那一兩句就可以推論這麼多,那還真是強得有點過火啊是不是?

唐小姐瞠目結舌,臉色一下子紅一下子白,然後就哭了起來。

「好咧辦事辦事。」小趙折了折手指。

「老二呢?」鄒志遠往門外張望了一下。

「他又去修冷氣了啦,O國電子就甘心哈哈哈。」小趙大笑起來:「在樓下而已,很近,出了什麼問題馬上可以上來。」

鄒志遠這才放心的點點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