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206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四)

  
這一失去聯絡,匆匆又過去了三天。我有時候會想,鄒志遠是研究生也就算了,梁宸寧一個大學生,翹課翹得這麼兇真的沒問題嗎?還是他無所謂畢業不畢業的問題?

這就讓我想到每個大學的教室裡,總有那麼一兩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同學;他們很少來上課,也幾乎不參加同學間的活動,偶爾才會看到他們,很多人根本畢業之後也不記得班上曾經有過這麼一個同學。以前我還覺得奇怪,想說這些人交了學費到底是來學校幹嘛的,難道他們都跟梁宸寧鄒志遠他們一樣,都是幹道士的?

我想了一陣子,卻又覺得應該不可能吧,台灣這麼巴掌大的地方,哪來這麼多道士啊………可是梁宸寧又說台灣很危險,搞得我心裡好亂,覺得應該問一問才安心,卻又不知道去問誰才好。

然而就算我完全不知道要去哪裡問,我還有PTT這個選項呢!我一邊覺得想到要直接去marvel問得自己好機智,一邊又很擔心這種文章會不會被劣退還是刪文警告,但我又真的很想知道,偏偏又不能把「請問台灣到底有多少道士」這種問題拿去問版問,雖然不至於被刪文但是應該不會有人理我………

所以最後還是去marvel問了。

文章很快就被版主刪掉了,但是沒有被記警告,公開的理由是這個問題沒有marvel點,但是版主寄了站內信給我,附上一個網址,說可以去這裡查。

我點進去以後到了內政部的網頁,原來還可以來這裡查我居然沒有想到……版主在信裡說,這些是登記有案的道士,和尚尼姑的度牒要去另一個頁面查,基督教系列的則要到教廷的網頁去查英文,比較麻煩一點,如果有什麼事情要處理,最好還是找有牌的職業人員,就算無法解決問題,也能確定不會遺害。

這年頭的版主都好敬業哦。

在網頁裡還真的找到了鄒致遠和梁宸寧的名字,在這種網頁上看到認識的人感覺超炫,我覺得查這種東西超好玩,於是忍不住在網路上搜尋起論壇,想看看有沒有這種陰陽風水的相關論壇可以看。

但是看了一整天卻沒有什麼結果,大部分的論壇都在講風水嘗試或者趨吉避凶的方法,有些會貼點看起來很厲害的知識,但我不是想要這種,我想找看看有沒有關於道士和尚的評價論壇,比方說某某宮廟的某某乩童很厲害啊,或是某某廟的某某道士雖然擅長某種技術但別的技術就不高明啊,之類的。

就在我決定放棄尋找出去吃晚餐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是鄒志遠傳給我的簡訊。

「已回。休養三天。」

………鬼看得懂?同學你想表達什麼?

我正想問他這是在說什麼,第二封簡訊又追了過來。

「勿擾。」

我把兩封簡訊湊在一起,覺得他應該是要表達說他現在回到台北、需要休養三天,叫我不要去打擾他的意思。

我看著簡訊只有滿心的呵呵。叫我不要去打擾他呢,他怎麼不想想,我又沒有他的住址,就算想也沒有地方可以打擾啊!

但既然回來了,就代表有人可以問了。

所以我打了梁宸寧的電話,誰叫他大師兄已經說勿擾了呢,那小師弟只好有事弟子服其勞是不是,我再度給自己的機智點了個讚。

電話響了兩聲就被接起來了,梁宸寧用聽起來快死的聲音「喂」了一聲。具體到底有多虛弱嘛,大概就是連續趕了三天報告、一天只睡一個小時多一點的虛弱感,這在趕學期報告的時候我們也經常有這種狀況,那時候的研究生看起來都面色慘綠,加幾條傷口就可以直接去演喪屍。

難道他們這幾天都沒睡?

我連忙問了他們這次到底怎麼回事是不是很兇險,梁宸寧一邊打哈欠一邊說他們都回來了就是沒問題了,但是因為超級累所以需要睡一下,叫我明天再打電話給他,然後就把電話給掛了。

哇,感覺像是鬥了好大的一個法,我忍不住撲回電腦前,把最近這幾天的頻繁地震紀錄都給拉了出來;最近這一個禮拜裡地震頻仍,震央從北到南都有,但我特意找了震央在宜蘭一帶的地震來計算,發現自從他們說去「收尾」的那天開始到今天為止,全台灣有感無感地震總共兩百多個,有感地震十個,前五名震央通通集中在宜蘭,四個花蓮外海,一個南投,其他的無感地震中,震央在宜蘭的比例居然高達百分之四十五,將近一半!

根據小說裡看來的經驗推論,他們絕對做了什麼驚天動的大事!

想到自己認識這麼屌的道士朋友,我忍不住就覺得好炫啊,真想告訴別人,說我有強者朋友是個了不起的道士,雖然人很怪但是很厲害!不知道他們鬥了什麼啊!一定很驚險很強大吧!哇靠我超想知道的啊!明天才能知道好煎熬啊!

為了讓自己不要分心去抓耳撓腮的越想越痛苦,我決定把所有收藏的靈異小說通通拿出來看,熬到明天才能打電話去問大仙。

………看得太激情的結果,就是我整個晚上沒睡覺…………      

但早上十點我就決定打電話過去,明知道他們一定幹了什麼大事卻不能問的感覺好痛苦!太痛苦了!大仙求拯救!快跟我說你們經歷了什麼!我的筆電鍵盤已經蠢蠢欲動了!我會記得在文章標題掛上「創作」才發出去的!好想知道你們都經歷了什麼啊!

梁宸寧的聲音聽起來還是很要死不活,但他聽完我的要求之後沒有立刻掛電話,而是叫我帶早餐去給他吃,說要聽故事就要付稿費,而且他還指定要吃小籠包家燒餅夾蛋再來一杯黑豆漿一杯杏仁漿,連店家都指定了。

為了聽故事,我只好衝出去買早餐,再繞到他說的地址去。

說是很厲害的大仙,可是住的地方也是頂樓加蓋專門租給學生的破爛雅房,樓梯窄得簡直歧視胖子,我小心翼翼爬到六樓頂,敲了敲第五間的門。

梁宸寧睡得亂七八糟的腦袋從門裡探出來的時候我還以為是誰抓了個布偶塞出來,但他顯然比較歡迎我手上提的早餐而不是我,差點就要搶早餐關門。

你對帶早餐來給你的人有點感謝心行嗎!我強行跟著進屋,看到的是一個普通大學男生的住處長相,除了擺放的東西會依照屋主的興趣而有所不同之外,基本上光看這房間我也不會想到住在這裡面的是一個道士。

梁宸寧一邊吃早餐,一邊跟我說他們這三天來都沒有睡覺。

「馬的爬山超累得你知道嗎,還好有請導遊,行李都給他們背,不然誰知道什麼時候才下得來?進山超累的。」梁宸寧唉聲嘆氣:「而且還碰上了大麻煩。」

「什麼大麻煩?」我精神一振,現在就要說給我聽了嗎?

「大師兄太久沒進山體力變爛,走一走還扭到腳。」梁宸寧皺著眉頭大吐苦水:「你知道嗎在山裡扭到腳是很可怕的,後來在可以背的地方他都讓導遊背著走了,好在找了兩個導遊,不然我哪裡背得動行李。」

我褲子都脫了你給我聽這個?!我瞪著他,滿臉都是你今天沒給我說出個子丑寅卯來我就不跟你善罷甘休的表情。

結果梁宸寧懶洋洋地看我一眼,說他們這次去是真的去收尾,不過不是他們自己的案子。

「算是師門很久以前接的一個案子,拖了一兩百年了吧,都換了三四代,好不容易才收了尾結案。」梁宸寧搖搖頭,把燒餅塞進嘴裡:「我們也沒去幹嘛,就是跟那個步道的時候一樣,去放東西的,大師兄特別不喜歡山裡,但是沒辦法,我們師門裡最會這些的就是他了。」

梁宸寧一邊說,一邊提到他們師門雖然以卜算符錄為主,但道士該知道的東西都還是要學的,比方說這次這個類似佈陣的案子,雖然誰都不擅長,但因為是以前師門長輩答應過的,所以只好硬著頭皮上了,幸好任務完成得還算可以,雖然傷了些元氣,但正派道門中人都會養氣,他們這個師門尤其注重這點,所以就算元氣傷了,只好要吃好睡曬太陽就能養回來。

「但是還有人不讓我好好休息。」梁宸寧說著還白了我一眼。

然後我很理虧的摸摸鼻子不作聲。

梁宸寧繼續說,像他們師門裡呢,大師兄鄒志遠最擅長的是符錄(兼一點地理),二師兄最擅長的是以現代社會來說相對不實用的戰鬥,三師兄最擅長的是感化超渡,他自己呢,他說目前還沒學到多少,所以還不確定未來會往哪個方向發展。

戰鬥耶!武鬥派道士!聽起來就超帥的好嗎!超帥的!我一臉嚮往的問說那他二師兄會不會爬刀梯,結果被鄙視了。

「你去問拿執照的,武考的都會爬好嗎?」梁宸寧只差沒有罵我白癡了,但這點小輕蔑是無法阻止我的!天啊好厲害,爬刀梯耶!赤腳爬上一百零八階的刀子做成的梯子然後還要爬下來!我問他說那他二師兄有沒有受傷流血,梁宸寧用鄙視的目光回答了我的問題。

求認識武鬥派道士大大!

「時候未到,你還不能見他。」梁宸寧一臉高深莫測的搖搖手指:「未來的某天你總是會見的,做人要腳踏實地,禁止快轉求劇透懂嗎。」

我被他忽悠得恍恍惚惚,回到宿舍才想起來問了半天我還是沒有問到他們這次到底是去宜蘭山裡幹嘛的啊!

可是早上已經去過了一次,再去打擾也實在太不好意思了……我只能含恨把這件事寫在手機的記事簿裡,提醒自己下次看到鄒志遠的時候要記得問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