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15961

    累積人氣

  • 181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二)

 人生最無奈的事情之一,莫過於你想聯繫一個理論上應該跟你很熟悉的同學時,才發現你根本不知道他的聯絡方式,連所辦都沒有他的手機號碼。

我想到就擔心一下、想到就擔心一下的過了一個週末,禮拜一才在研究是讀書室裡看到了鄒志遠,於是立刻跑上去問他上個禮拜都跑去哪裡怎麼不見蹤影之類的問題,可惜他的嘴巴還是閉得像個蚌殼,問什麼都不回答。

我不死心,還想繼續問,可是看他一臉很累的樣子,我終於還是只問了說他上禮拜處理的事情到底跟我家的冰箱有沒有關係。他猶豫好幾秒,才慢慢的點頭。

我精神一振,家裡的事情難道是什麼驚天大陰謀嗎?結果他又搖搖頭。我纏著他說不然把他當道士的故事講給我聽,最近倒是靈異的小說不是都很紅嗎,比方說那個《我當道士那些年》啦,《茅山後裔》啦,或者靈異驚悚的《盜墓筆記》或《鬼吹燈》啦,還有最近PTT很紅的美國林務局的文章啊,還有也在台灣的強者的山林紀錄之類的,他如果願意把故事收錄起來的話,說不定能寫出比那些小說更紅的台灣道士記錄啊!

結果他只是盯著我看不說話。

我被他盯得很心虛,可是還是很想知道。

他說問這些事情都有代價的,就算只是聽,沾上了因果就必須付出或承擔,有時候那個後果不一定是人類能夠承受的。聽起來超毛,不過他越是這樣說我就越想知道,marvel那篇山野奇譚的強者他朋友都可以跟他說那麼多了,我只是想聽故事難道不可以嗎?

鄒志遠說已經完結的事件可以,但正在進行的事件就不可以。

所以我纏著他講他那些已經完結的故事,或者至少介紹他們家的師門給我聽聽。

然後就又是一分鐘的沉默。不是我要說,我這個同學真的很不愛說話,大概就跟張啟靈一樣不愛說話,不知道他會不會哪天跟我說他也要回長白山,接著就是十年之約……我看還是不要比較好,我不太想當吳邪。

「我們師門有四個人。」鄒志遠說。

「啊你是老幾?」終於開口了!好感動!我忍不住打開筆電,想要把他講的都給記錄下來,說不定還能出書呢!是不是!

「我有三個師弟。」鄒志遠說到這裡,然後就停了。

「求繼續說啊!大大!」你根本就還沒有開始啊!大師兄!求繼續說啊!大師兄!快回來啊!大師兄!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鄒志遠一臉為難。不得不說,帥哥為難起來就是好看,但這擺脫不了你從此以後都要被我叫做大師兄的命運。

「你好歹也處理過事件吧,講幾件來聽聽啊!」沒見過這麼不會說故事的人啊!多講幾個字會怎樣!為什麼人家lepeace都能遇到願意跟他講好多東西的道士同學,我同學卻八棍子打不出一個屁呀!人比人就是會氣死人啊!

我跟他說了lepeace的事情,還把文章翻給他看,他邊看邊點頭,居然還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問他說他該不會認識這個拿骰子算命的人吧,他居然說雖然不認識但是有聽說過……六度分隔理論信哉斯言……

然後我問他說既然拿骰子算命真的可行,那他都用什麼算?

「程式。」他說。

蛤?你再說一次?

「或者APP。」鄒志遠非常正經:「有些網路算命程式或是網路算命的APP程式是我寫的,那算是接案。」

我記得一個APP的開發費用好像不便宜,薪水大概也不低,這傢伙讀什麼研究所啊!接案不是比較賺嗎可惡!難怪他買得起車還能常常換手機!

我問他說那能不能幫我算一算,結果他拿我的手機去點開了PLAY商店的APP頁面叫我直接購買………

五十塊一個的確不算貴啦,可是你本人明明在我面前還叫我買APP這情何以堪……

你這個科技道士,我覺得太超現實了。違和感很重。

APP沒有時間地點的限制,也沒有代價的限制,比較划算。」鄒志遠想了想,又補上一句:「付不起代價的還是能算,只是不準。」

所以不準的就是代價付不起嗎,聽起來好像詐騙集團啊怎麼說都是你對,這麼像詐騙集團真的沒問題嗎?真的可以嗎?我看著底下推薦購買裡三十塊的七王爺APP,覺得是不是買那個比較划算一點。

然後鄒志遠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起來看了看,就說他又要出去了。

大師兄!你要去哪裡!我也要去啊大師兄!不然至少把手機號碼留給我也好啊大師兄!我也想要有幾篇被推爆的文章啊大師兄!

「你不是我師門的人,不能叫我大師兄。」鄒志遠反駁的居然是這句話。

我不管我也要去!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碰上通靈的事件!就算你拿童子尿淋我我也要去!含羊糞………含羊糞的話到底去是不去呢,我很苦惱。

鄒志遠一臉為難的不說話,我趁這個空檔思考了一下,決定先確認他這個任務到底狀況怎麼樣再說。

「這個是新的案件嗎?」我問。

鄒志遠搖搖頭。

「很危險嗎?」

鄒志遠想了一下,為難的又搖了搖頭。

「跟我家冰箱有關係嗎?」我再問。

鄒志遠這次猶豫了比較久,為難的表情也比較大,但最後他還是點了點頭。

「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這次他很快就搖頭了。

「那我可不可以跟著去?」

鄒志遠又搖了搖頭。

「你不讓我跟我會偷偷跟的。」

「你又沒車。」鄒志遠說。

大師兄,禁止一下子就找到重點好嗎?

「反正我想去。」我說:「我會聽話的,你讓我做什麼就做什麼,讓我閃很遠就閃很遠,帶我去看一下就好,真的拜託,我沒親眼見過除靈的事件現場,我也想去看!」

「那就不要去。」

「沒得商量。」

鄒志遠垂下視線滿臉困擾。

這時他的手機又響了起來,他接起來講了幾句話,打電話給他的大概是認識的人吧,他看著我,跟對方說現在他同學(就是我)硬要跟著去,該怎麼辦才好之類的話。

對方不知道說了什麼,鄒志遠點點頭掛掉電話後,從背包裡撈出他另外一隻I-PAD在上面畫了半天,然後皺著眉頭把I-PAD收起來。

「好吧。」他勉為其難的點點頭:「東西收一收,我們去宜蘭。」

什麼!突然跑去宜蘭!那課呢還上不上?

我一這麼問,鄒志遠的表情瞬間就開朗了,他說那我留在學校上課不要去,等他回來再講給我聽。

講個屁!我會信你我就是白痴!剛剛是誰什麼故事都說不出來的!我還是自己去看吧!上課什麼的就先放到旁邊去!課可以補上,靈異事件錯過就沒有了啊!這種道理大家都知道!所以兩件事情完全沒有可比性!我還是要去!

為了擔心回去收行李會造成鄒志遠提前澇跑(有車的人隨時都可以跑),所以我連行李都不收,確認錢包和手機在身上之後,就決定跟他一起去宜蘭了。

衣服什麼的,反正到處都有店家,到時候再買就好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