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要想寫出好小說,要當個好小說家!
  • 41196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3

    追蹤人氣

[自創][玄幻]少年你骨骼清奇(一)

 我叫鐘世安,是一個普通的資工所研究生,今年剛剛二十三歲,興趣是看鬼片和鬼故事。

大家都知道,PTT上有一個marvel版,戰得很大,也有很多好文;我在很中二的時候,也曾經希望過自己可以通靈,或者看見鬼;等到長大了一點,退而求其次地希望自己可以認識會通靈的朋友;直到現在,人生大概已經過了四分之一的今天,我只希望自己可以安安穩穩的過完這一輩子,每天看marvel版的文和鬼片就行了,通靈什麼的,才不希罕呢。

我們所上同班的同學有好幾個,然而就像你知道的,資工所的人總是怪怪的,大家每天都沉溺在程式碼、01的世界裡,面對的BUG可能比面對的人還多,長久下來,大家多少都會變得很不擅長跟別人對話。

然而,怪人中總是有比較怪的,和比較沒那麼怪的,我大概算是比較不怪的那種分類,不像我一個姓鄒的同學,他大概就是怪人中的戰鬥機。鄒同學全名鄒志遠,有一台休旅車,是個奇怪的3C迷,隨身的背包裡起碼有三台I-PAD和兩個行動電源,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要換手機換得那麼勤。不過他的程式寫得真的滿不錯的,雖然有時候我路過他的位置,會搞不懂他在電腦上跑的那些東西到底是在運算什麼東西。

除了上課之外,我很少見到他,其他同學也是。不知道他到底都在忙什麼,總之就是一個很怪又很神秘的人。

但就是這樣的人,突然某一天拿著他的I-PAD,問我說我家是不是有發生什麼事。

哇哩咧,正常人聽到這種台詞,第一個反應都是「你媽的原來還兼差偵信社!幹!是我家的誰出問題?我爸找小三還是我媽討客兄?」吧?害我當時差點就跳起來打他了,結果兩個都不是,他也不是偵信社的,居然是個道士。

我突然就認識道士了,還不是在廟裡認識起乩的道士,你他媽居然是我同學。

居然還是個有照的,執照還是內政部發的。

內政部管好寬啊,還管人家道士發執照……而且護貝的職業證明書看起來好像假的,就那種,你也知道,國小領獎的獎狀的長相,塞在資料夾裡,抽出來的時候感覺特別不真實。

總之他問我說,我家最近是不是有撿什麼東西回家,比如說大型家具什麼的,沙發或者電冰箱,還是什麼大型櫃子之類的。

我說我暑假結束之就沒回老家了,家裡撿了什麼東西我怎麼會知道,我自己又是住宿舍,宿舍那小不拉機的空間我塞自己就很勉強,怎麼可能額外撿什麼東西啊,就算是個有牌道士,也不能因為自己有牌照就亂騙人啊。

依照平常我對他的了解,這時候他就會停下來了,可是這次他卻搖搖頭,很嚴肅的叫我一定要打個電話回去家裡,確認最近到底有沒有撿了什麼東西。

我半信半疑,但還是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我媽,問他說最近家裏有沒有撿到什麼東西,結果我媽莫名奇妙,叫我打電話去問阿嬤,因為最近阿嬤開始撿資源回收,把家裡的一樓堆得很亂,根本收不起來,接著又跟我抱怨了好幾分鐘最近家裡變得太亂的事,才不甘願的掛了電話。

幹,你們一定不知道掛掉電話後看到你同學直勾勾盯著你看到底有多毛。

於是不用他催我都打電話回家找我阿嬤。

結果阿嬤很高興的說他上個禮拜撿了一個廢棄的冰箱回來,阿公把它修好了,現在拿來冰一些飲料和肉,但是因為太冷了,所以不能冰青菜,免得葉子都爛掉。

然後強者我同學,一個道士,抓著他的I-PAD的同學,說「就是這個」。

就是你阿嬤啦就是這個。

但我沒種嗆他,因為這個人途然知道我家裡撿了一個廢棄大型家具,要嘛是他真的有點什麼,要嘛是他在我家附近蹲點很久,雖然我覺得後者比較可能,但考慮到我家就是一個普通的家庭,前者的可能說不定還比較大。但不管他是個跟蹤狂或真的道士,我最好都還是不要跟他唱反調比較好。

接下來他就說,一如所有鬼故事或通靈故事的發展,要去我家看一看。

我簡直要給他跪了。車票很貴的好嗎,大家都是窮學生好嗎,大大。

結果他真的差點讓我跪了,因為他叫我坐他的車一起去。

尼馬他的銀色休旅車叫做青龍,好中二。

我說叫青龍不應該是綠色的嗎,結果他說他就是隨便取個名字而已,跟青龍本尊沒有關係。既然如此幹麻叫這名字啊?

總之我們打電話跟教授請假之後就回我老家去了,距離說遠也不太遠,一小時車程很快就到了,這人把車停好之後就走到我家門口,從包包裡拿出了兩台I-PAD來,各看了一下,就把其中一台銀色的放回去了,拿著黑色的那台。

我問他這兩台差別在哪裡,他卻沒有回答。

接著他舉起另外一隻手,直直的伸向天空,開始在空中移動,腳步也跟著移動,最後定點在門口附近的地方。

我就看他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把手裡的I-PAD轉向,螢幕朝著前方。

接著他把I-PAD收起來。

接著他走回來。

接著他說可以走了。

幹!你神神叨叨的跟我說我家有事,我信了你結果真的有事,和你一起回來以後你連我家們都沒有進,轉個I-PAD就跟我說事情結束了,讓人怎麼能接受!我扯著他堅持要一個說法,並且警告他我身為資深marvel版鄉民,是不能接受敷衍胡謅的藉口的。

結果他看我一眼,只說「你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這麼輕飄飄的一句話讓人怎麼接受!還有我家撿回來的那個冰箱到底怎麼回事!我扯著他又問了半天,都快開回學校了,他才開口講了第二句話。

「跟你阿嬤說,那個冰箱以後不會那麼冷,可以冰青菜了。」

他就這麼說。

根據marvel版的經驗看來,這通常表示這個問題我問了絕對會出事,或者我根本無法承受。想到之前看的小說哩,主角通常因為一時好奇心受盡各種折磨,不論是含著羊糞或是被灑童子尿或是遇見千年難覓的大粽子之類的,反正人家有主角光環最後都能逃出生天,我可沒辦法。

想想鄒同學這一趟也沒有收我錢,也沒有額外叫我做什麼,那就還是算了吧。

所以我就這麼算了。

過幾天打電話回家的時候,阿嬤跟我說,我打電話回家的那天之後,那台冰箱就變得不冷了,雖然還能用,但已經不能像之前一樣,把冷藏室當冷凍庫用了。言下之意好像還非常可惜似的。

因為鄒志遠已經跟我說過了,所以我就沒怎麼放在心上,隨意敷衍了阿嬤幾句就想掛電話。但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福至心靈,我突然問了阿嬤說,所以那個冰箱到底放在哪裡啊?

阿嬤說的位置,就是鄒志遠那天站的位置。

想起已經四天不見也沒有來上課的同學,我突然覺得擔心受怕了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